曾拒马云投资如今跻身A股IPO队列 SKG头顶成长性、假货风险抢滩创业板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郑敏芳
转型后收入缩水三分之一

6月份以来创业板迎来了申报潮,多家拟IPO公司纷纷抢在月底前申报上市。

作为知名颈椎仪品牌SKG的运营母公司,未来穿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SKG”)于6月28日向创业板递交的IPO申请获得了受理。

SKG目前产品涵盖了包括眼部、颈椎、腰部等多个身体部位的各种按摩仪产品。由于精准切中上班族“久坐”、“低头”等痛点,SKG拥有着不俗的业绩表现——2021年,SKG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已达10.60亿元和1.32亿元。

根据计划,SKG此次IPO预计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募集16亿元,投向“智能穿戴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及数字医疗平台开发建设项目”、“终端体验互动平台与品牌建设项目”等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伴随品牌的走红,SKG也在面临着来自假货侵权的挑战,据信风(ID:TradeWind01)的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SKG就商标侵权问题状告不少于7家公司。

但是高悬于顶的假货风险并没有被SKG完整披露在招股书中;此外,报告期内的2019年时其曾将子公司转让给经销商的相关信息也未被做出更多解释。

对于此次冲刺IPO的SKG来说,背后似乎还隐藏着诸多谜底需要揭开。

收入“前高后低”拷问成长性

“SKG的S其实就是Smart,K就是Kind,G就是Global”。SKG的实控人刘杰曾经如此谈到SKG品牌的由来。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刘杰在创办SKG之前,与颈椎仪等智能穿戴行业并无交集,中专毕业的刘杰在重庆老家先后开过餐厅、经营过煤矿,并在不同行业摸爬滚打多年。

直到2007年,刘杰来到被誉为“家电王国”的顺德创办了SKG,并一开始将市场瞄准海外,品类一度涵盖空调、冰箱、洗衣机等白色家电,并试图成为一家跨境电商。

但第一次“走出去”并未成功,在后来复盘这段经历时刘杰曾坦言:“在错误的时间段做了正确的事情,而且跟自己的能力并不匹配,导致很多资源都没跟上。”

海外市场失利的B面,是海量产品的滞销和公司濒临倒闭的窘境,对此刘杰的解决办法是“出口转内销”。

虽然这一策略给SKG陷入后来的“假洋品牌”争议埋下了导火索,但客观上的确成为了SKG“救命药”。

伴随国内互联网电商的腾飞,SKG的产品在淘宝、京东等多个电商平台实现了大卖,并最终于在2010年实现扭亏为盈。

SKG的迅速发展还一度引起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关注乃至投资兴趣,而创始人刘杰也曾与马云面谈达4小时。

不过马云的投资意向最终还是遭到了刘杰的婉拒:“当时我们考虑到公司的规模不是很大,放弃了他对我们的投资。”

谈及过往增长历程时,SKG副总裁卢书平2021年曾公开表示,“2010年到2015年时SKG高速发展的几年,但是同时我们也发现我们要想获得下一步增长很吃力,遇到了增长的瓶颈,这时候我们重新思考SKG带给消费者的价值以及未来。”

2015年后原本聚焦于白色家电的SKG面临着转型的阵痛,刘杰等人又将赛道瞄准了大健康,并砍掉其他品类,聚焦于低头族这一细分市场。

2018年SKG推出了第一款颈椎仪——4098颈椎按摩仪,并于当年取得了天猫京东保健按摩行业的单品第一。

“4098一上市这两年时间,我们卖了将近五百万台,我们二代的K5是4098的迭代产品,上市两个月就卖了将近五十万台。”SKG副总裁的卢书平2021年曾公开表示。

创业十五载后,刘杰如今要带领SKG步入上市之路,若以募资规模推算,对SKG直接持股达11.32%的刘杰所持市值将不少于13亿元。

2019年至2021年,SKG已实现营业收入分别达7.92亿元、9.91亿元和10.60亿元。

蹊跷的是,看似足具成长性的这一品牌,却在与一些历史过往数据的对比中,显露出“开倒车”的迹象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据广州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报道,SKG早在2014年的营业额就已突破了15亿元,这意味着2021年的10亿元收入仅为其7年前的三分之二。

这究竟是报告期之前其对外宣称的营业额存在夸大陈述,还是其潜在的成长性风险并未得到充分披露,这无疑是关乎此次SKG申报IPO过程中的一个待解之谜。

偏高的经销毛利率

目前SKG的产品以各种按摩仪为主,颈椎按摩仪是其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9年至2021年,颈椎按摩仪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86亿元、8.55亿元和7.43亿元,占比分别为74.19%、86.67%和70.33%。

而其他品类的按摩仪在收入中占比都仅为个位数——以2021年为例,眼部按摩仪和腰部按摩仪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87亿元和0.58亿元。

在毛利率层面,SKG与已完成上市的竞争对手倍轻松(688793.SH)基本持平——2021年,SKG、倍轻松的毛利率分别为52.31%和56.73%。

尽管如此,但二者在主要销售模式上却大相径庭。

其中SKG的经销收入占比高达98.74%,而倍轻松的直销收入占比却高达62.45%。

拆解来看,倍轻松的线上、线下两类直销毛利率分别为59.75%、71.16%,而经销毛利率则不到4成。

由于“中间商赚差价”,经销模式的毛利率通常低于直销模式,但同样在经销渠道下,SKG的毛利率何以较倍轻松高出不少于10个百分点,无疑备受关注。

SKG将这一现象解释为品类和驱动原理的差异,首先SKG主要为颈椎按摩椅,而倍轻松则涵盖各类按摩产品;其次SKG产品以脉冲电流驱动为主,而倍轻松则大多以机械揉捏式为主。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机械揉捏式的同类产品终端售价大多高于脉冲电流式产品,以淘宝平台示列的颈部按摩仪产品为例,倍轻松的机械揉捏式颈部按摩仪定价高达1299元,远高于SKG普通颈部按摩仪399的定价。

不过,经销为主的销售方式给SKG带来远低于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优势——仅以2021年为例,SKG、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0.24%、40.75%。

SKG表示,由于经销商承担了渠道拓展与具体运营,一定程度上较直销而言节约了门店运营等费用。

但经销模式背后SKG似乎也存在一些信披“猫腻”,例如其存在将子公司转让给经销商,却并未进一步完整披露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SKG曾于2019年1月将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艾诗凯奇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艾诗凯奇进出口)对外转让,但是对于转让对象和价格并未披露。

信风(ID:TradeWind01)发现,SKG旗下子公司——艾诗凯奇进出口的受让方是其经销商——上海谷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谷隐)。

2019年至2021年,上海谷隐为SKG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07亿元、1.87亿元和1.02亿元,占比分别为13.47%、18.89%和9.62%。

然而在招股书中,SKG对于这一转让行为的信息披露过程颇为“轻描淡写”,甚至连转让对象和价格以及公允性问题都未进行详细说明。

遭遇假货侵权风险高悬

SKG的另一风险问题,是屡次遭到不法分子的“制假、售假”侵权。

据信风(ID:TradeWind01)不完全统计,SKG仅在2021年一年内与不少于7家公司就商标问题发生纠纷。

据了解,上述涉事公司主要问题在于对制售假冒的“SKG”产品,但由于上述公司大多为个体工商户,在被SKG申请强制执行赔偿时,均无可处置的财产,而这也让作为权利主张方的SKG有些“无可奈何”。

以个体工商户义乌市海媚电子商务商行(下称义乌海媚商行)为例,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9年3月的义乌海媚商行,在1688平台上售卖单价为258元的假SKG颈椎按摩仪,该产品的正品价格为400元左右。

遭到SKG起诉的义乌海媚商行后来被要求赔偿1.50万元,但是由于商行实控人刘志海名下并无可执行的财产,该赔偿最终并未成行。

如何防范假货侵权问题,无疑成为了摆在SKG面前的难题,关键难点还在于,SKG按摩仪的制假成本相当低。

据一份假冒注册商标的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10月至2020年11月,自然人王建超销售SKG颈椎按摩仪达3000余台,销售金额为5.94万元,获利4.50万元。

据此估算,假货版本的SKG颈椎按摩仪的单件成本仅为4.80元,若以SKG约52.31%的毛利率推算,一台正品售价约为399元的正版SKG颈椎仪,单价成本高达190元。

一方面,如此之多的假货诉讼未被SKG写进招股书之中无疑是对其信披质量的拷问;而假货风险也对SKG的成长性以及技术壁垒或也构成了一定的挑战,SKG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也让其此次IPO颇具看点。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