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的IPO失败率超过3成了

林克
知“难”而退

创业板的IPO入口似乎正在“击退”更多尝试者。

6月29日晚,包括宝宝巴士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宝巴士)、深圳市瑞能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能实业)、广州智特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特奇)等在内的6家拟IPO企业宣布因撤回上市首发申请而终止审查。

上述6单IPO项目涉及拟募集资金合计达38.08亿元,分布在互联网、食品制造等6大不同行业,部分公司在打“退堂鼓”前已历经了交易所的多轮问询。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这已是创业板实施注册制改革以来,单日内发生IPO撤回项目数最多的一天,此前单日内撤回项目数最多为3单,分别发生在2020年12月16日、2021年2月1日以及2022年1月11日。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透露,不排除近期还会有更多拟IPO撤回项目被披露的可能。

在业内人士看来,撤回项目数增加的背后,意味着创业板IPO审核程序对于板块定位、信息披露等环节的从严依旧,而不少项目的纷纷盲目抢报,也是造成不少存在障碍项目最终知难而退的背后原因。

创业板“撤回潮”涌至

据深交所披露,仅6月29日一天内就有不少于6单拟IPO项目因主动撤回首发申请而终止审查,六单项目分别为宝宝巴士、瑞能实业、智特奇、长沙博大科工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朗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南联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密集出现在一天内的IPO撤回现象或许并非偶然。

信风(ID:TradeWind01)统计发现,今年前五个月累计撤回的IPO项目数量也仅有36单,即月均撤回数仅为7.2单;但截至6月29日,6月以来创业板累计主动撤回的IPO项目已多达20单,是今年1-5月份月均撤回单数的近3倍。

不但如此,今年6月份以来的撤回项目数量也明显超过创业板实施注册制后的整体水平。

统计显示,2020年9月至2021全年的合计16个月内,因在交易所排队期间主动撤回而终止审查的项目共计85单,合月均撤回数仅为5.31单。

值得一提的是,6月份以来撤回的20单IPO项目在保荐机构分布上较为均匀,其中海通证券、西部证券、长江证券、中信建投各有2单撤回项目,其余中信、中金、国泰君安等在内的11家券商各有1单项目在6月份出现撤回。

但如果从2022年上半年来看,国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华泰联合则有望分别以5单、4单、4单成为上半年创业板在手项目撤回数最多的三家机构。

撤回项目数的增加,客观上也提高了创业板IPO的失败率。Wind数据显示,创业板实施注册制改革后共有403家公司成功过会,通过率高达94.60%。

根据统计,创业板实施注册制后在上会过程中遭到否决的公司数仅有23家,但另一方面,在交易所审核期间累计撤回的拟IPO公司却多达142家,在证监会注册阶段因撤回的终止项目达9单,不予注册1单,即全流程中的撤回、否决家数共计达175家。

若按照上述“撤回+否决”合并推算,则创业板实施注册制以来的“撤否率”高达30.28%,相反上市成功率仅不到7成;这也意味着,每四家申报创业板上市的拟IPO企业中,就有一家“败走麦城”。

“这可能是冲刺创业板前要考虑的一个真实的失败率,绝大多数的项目目前并不是以‘上会被否’的形式宣告失败。”一家中字头券商投行人士指出。

持续从严审核发力

短时间内撤回项目的密集增多,也引发了市场有关创业板IPO入口是否有所“收紧”的猜测和担忧。

但有投行人士认为,上述现象无关创业板IPO审核标准的变化,更多是创业板实施注册制近两年来申报项目数量不断增多,而监管层持续维持从严审核态势所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方面在注册制的市值发行等条件下,试图在创业板IPO的公司数量增多了。”上述中字头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但申报基数增多同时,从交易所到证监会一直在坚持对信息披露、板块定位等细节的从严审核,同时还有一些行业的资本化现阶段也存在障碍,这自然就让存在潜在问题的项目‘知难而退’了。”

以锂电池检测企业瑞能实业为例,在排队审核阶段该公司已先后经历了来自交易所的三轮问询,而三轮问询的重要焦点,均指向了该公司与此前一度遭遇经营困难的银隆新能源(现“格力钛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风险,以及后续业绩的可持续性问题。

在2018年-2019年,瑞能实业来自银隆新能源相关项目的收入分别达2.23亿元和1.89亿元,占当期收入比重达59.84%、49.59%,而银隆新能源关联的珠海格力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是其同期的第一大客户。

然而伴随着银隆新能源经营困难而引发的验收、回款不及时问题,瑞能实业2020年的锂电池后端生产业务出现明显下滑。

与银隆新能源合作期间,瑞能实业实现了约40%-50%的毛利率,但在2020年与其他项目合作中,其毛利率大多降至30%以内。

在首轮问询中,交易所要求瑞能实业解释与银隆新能源合作的历史沿革;而在第二轮问询中,交易所继续要求其说明与银隆新能源的合作背景及原因;在第三轮问询中,交易所则要求其解释在银隆新能源经营不善后为何仍然选择与其开展合作的合理性。

针对大客户暴露风险的一连串追问下,瑞能实业最终还是以“撤材料”结束了此轮IPO之旅。

再以宝宝巴士为例,尽管该公司在营业收入上体现为广告收入,但由于其免费内容属于面向学龄前儿童的启蒙音视频,因而在排队阶段就一度受到涉“教培”的质疑,加之小米、好未来等股东在申报前夜退出,更让如今宝宝巴士的撤回原因,被猜测与行业障碍有关。

“不排除还是和行业问题有关。”一位曾从事教培IPO的投行人士分析称,“目前教培行业的IPO限制并没有松绑迹象,而且‘沾边都不行’”。

值得一提的是,创业板以外的其他板块也有部分拟IPO企业纷纷因“撤材料”而败北。

例如本安排于6月30日上会、募资额超过百亿元规模的广西扬翔股份有限公司6月29日也被宣布因撤回申报材料导致取消上会审核;无独有偶,由华泰联合担任保荐机构且已进入注册程序的江苏新视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亦主动撤回了注册申请文件。

“确实算得上是一次(IPO的)撤回潮了,其中不少项目确实是因为自身信息披露存在问题或自身定位有障碍而不得不选择放弃,并不能认为是创业板的审核尺度有变化。”一位北京投行人士表示,“实际上撤回项目的进一步增多,也是保荐机构乃至市场对交易所上市规则更加了解的体现,也说明市场和监管之间的信息沟通更加通畅了,所以不少项目在上会之前就选择了主动放弃。”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