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赵长鹏:一切都是一场梦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朱雪莹
“华人首富”昔日940亿美元身家悉数蒸发,这场在加密货币领域上演的流动性盛宴,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现在梦要醒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赵长鹏在加密货币的游戏中,凭借创办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追逐着财富自由的梦。

在去年年底的比特币东风之下,这个美好的梦几乎已经成真。赵长鹏凭借941亿美元(约合6348亿元人民币)身家荣登华人首富,同时也跻身世界十大富豪,扬名全球。

虽然圈内经常戏谑地说道:“玩币 归赵”,意思就是个人投资者手中的币最终总会进到赵长鹏的口袋。但是在昔日加密货币的光芒之下,仍有人同样带着财富自由的梦,一头扎进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同样获益不少,觉得暴富已经瞬息可达。

然而随着全球紧缩大势愈演愈烈,风险资产首当其冲。面对各国央行的疯狂扫射,加密货币更是成为了第一批牺牲品。

所以,当整个游戏都无法再进行下去的时候,无论是百亿美元身家的华人首富,还是小试牛刀的初级玩家,统统被卷进了崩盘漩涡之中。

在今年4月,赵长鹏还能够凭借650亿美元身家成为“福布斯2022年全球富豪榜”第19名,风头盖过张一鸣、曾毓群等。

然而金钱如浮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截止今年6月中旬,“华人首富”身家较去年巅峰暴跌89.3%,856亿美元(约5800亿人民币)直接烟消云散。截止7月6日,在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中,赵长鹏的财富暴跌至174亿美元,排名也暴跌至第96名。

但是,就像他在2021年夏季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曾说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净资产是多少,我不太在意它。

也正如他在荣登华人首富宝座后所发的朋友圈:

没有流动性的估值都是虚的,流动性为王。

以及他今年4月在推特上写道的那样:

我只算我钱包里的钱,一点也不多。

赵长鹏似乎能够较为冷静的对待这场加密货币盛宴的高潮与落幕,从他7月3日在币安官网上所发的文章也能略知一二。

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赵长鹏或许个人能够做到“自洽”,他对待加密货币的态度,也符合他的人生观点,那就是“我相信我们都生活在虚拟世界中”。

“一切都是一场梦”

他在7月3日所发表的文中这样写道(摘选):

在40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住在一个没有自来水和电的小村庄里,我们不得不从井中打水,晚上用油灯照明。

后来出现了巨大进步,我们先有了水泵,后来有了自来水和电,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手机、互联网和区块链。

考虑到技术的指数级增长,想象一下在20年后,我们是否会像电影《黑客帝国》一样,有一根线插入我们的大脑,并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虚拟世界?这是很有可能的。

这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如果20年时间有点短,那么500年之后,我们所拥有的技术可以模拟一切事物,可以帮助百万人乃至数十亿人实现这一点。

就像任天堂的游戏,它为数百万玩家营造了一场梦。当超级马里奥前后奔跑时,他周围的世界会被营造出来。

所以今天,当我看着一面墙时,我不知道它背后是什么。当我走到拐角处时,墙后面的东西对我来说是虚拟的。

那么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而不是一个虚拟世界中的概率是多少?

如果我们已经拥有这项技术,那概率将是百万分之一或数十亿分之一,或最多0.000001。从数学上讲,如果我们四舍五入到3到5位有效数字,那么概率则为0%。

就好比人类近500年历史,出现在138亿年的宇宙生命中的概率有多大?如果我们同样四舍五入到5个有效数字,则500在138亿中的概率也近乎为0。

但这是否代表着我们的生活毫无意义?不,生活依旧充满意义。

因为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身处虚拟世界中时,生活中的许多压力都会随之消失。

这个虚拟世界已经为我们提前设计了无法回避的挑战以及一些随机发生的偶然事件,让我们无从分辨,但这并没有关系。我们所有的压力都能被消除,每当你面对新的挑战时,要知道它只是虚拟世界的一部分,你只需要充分利用它。

我的团队就深知这一点,所以每当挑战降临时,他们总是告诉我:“这只是一场游戏”,压力确实能够被消除,我从2015年就开始这样思考。

所以,我们只需要充分利用我们已经拥有的,并依旧认真对待工作和生活。不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充分利用这个虚拟世界。

或许因为身处虚拟世界之中,昔日华人首富才能在身家悉数蒸发后依旧淡定自若。然而,从他今年“流浪地球”的踪迹来看,他还是相当“脚踏实地”,想要把这场游戏继续玩下去。

“流浪地球”之旅

为了寻求安身之地,今年3月赵长鹏先是奔向英国,与政府官员、立法者们一道参加葡萄酒会,促膝长谈数个小时,极力展现“良好的企业形象”。

然而英国人嘴上客气心里清醒,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已经明确表示,由于币安没有设立总部,“币安集团内的任何实体均未持有任何形式的英国授权、注册或许可证”。

随后赵长鹏并不气馁,他重振旗鼓转向迪拜。

为了向迪拜政府示好,没房没车且宣称“从不购买固定资产”的他却在迪拜购买了一套公寓,只为了让币安能在那里大展拳脚,但似乎也没有下文,赵长鹏只好继续“流浪”。

浪啊浪,浪到了东南亚,这次赵长鹏又将赌注押在了越南。

赵长鹏6月跑到越南,刚下飞机不久之后就发了一条推特,说他爱Pho(越南语中指河粉)。

当时一款快要归零的加密货币PHO倒是蹭上了热度,半天之内涨幅达到了360%,由此也能体现“赵老哥”在圈中的地位。

币安最终能在哪里安身落户尚未可知。或许正如今年3月赵长鹏所说,币安“很快”就会宣布一个适当的总部地址”,已经有一些“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的G7和G20国家“争相吸引我们在他们的国家建立总部。”

然而在全球紧缩大势和各国监管部门的围追堵截之下,赵长鹏也可能真的一语成谶,这场流动性盛宴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身处如此地位的赵长鹏可能并不在意这虚拟的身家,于他而言只是数字而已,但是对于昔日万千的普通追随者来说,实际情况只会更加“骨感”,毕竟梦要醒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8 条评论
無花寺
举报

文笔不错

3
回复
MobileUser5374
举报

170亿美金还是很富裕,超过99.99999999。。。99%地球人。

0
回复
MobileUser8802
举报

跌吧,最好跌回解放前,我就可以抄底了

0
回复
MobileUser8802
举报

还有一百多亿美金了,有什么好说的

1
回复
改变丶
举报

一切都是梦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