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达股份二闯IPO突遭现场检查 多家新客户暗隐股东关联独立性“旧病未除”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郑敏芳
负值财务费用“降无可降”

在中证协日前公布的今年第三批IPO现场检查名单中,同年6月刚刚向深交所主板递交IPO申请、主营煤炭机械设备维修等业务的郑州速达工业机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速达股份)赫列其中。

这对一年多之前被创业板上市委否决的速达股份来说,无疑又将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受益于下游煤炭市场的一片火热,速达股份报告期内的业绩实现了显著增长——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19亿元、6.07亿元和8.1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0.71亿元和1.01亿元。

此番IPO,速达股份计划发行1900万股、募资6.63亿元,并拟投向“扩大再制造暨后市场服务能力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用途。

和上一次失败经历相比,速达股份此次不但将募资额提高了0.68亿元,还将“偿还银行贷款”列入了募投项目当中。

尽管速达股份解释称此举可降低财务费用,但其报告期内不但现金能力充沛,且财务费用均记载为负值,显然给这一投向的合理画上一个问号。

此外,速达股份此前IPO的被否原因之一,正是指向了其与自身第二大股东郑煤机(601717.SH)之间比重过高的关联交易;但在此番上市中,二者在客户关系上似乎仍然存在未能得到彻底解决的隐形关联,是否具备独立面向市场获取订单的能力,或仍是速达股份此次IPO一大挑战。

募资还贷的悖论

此次IPO,速达股份计划拿出此次总募资的近3成、合1.5亿元募资金额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以此来降低财务费用。

“为进一步提升主营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减少财务费用,增强公司的财务抗风险能力及后续融资能力,公司拟将本次发行募集资金中的15000万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速达股份表示。

然而,速达股份的财务费用已是“降无可降”。

2019年至2021年,速达股份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07.39万元、-118.51万元和-21.6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34%、-0.20%和-0.03%。

“简单来说,财务费用如果是负的,那就是利息收入大于利息支出。不过由于现在摊余成本计量等科目也会计入到财务费用,所以还需要将财务费用的具体科目拆借来看”。一位北京的财务人士表示。

2021年,速达股份利息支出和利息收入分别为70.40万元、-33.98万元。相对应的是,速达股份截至2021年底的银行借款合计仅为1.4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笔银行借款的偿还期限或在数年之后。招股书显示,速达股份的银行贷款授信期限截止期分别为2023年2月底和2028年7月底,其中短期借款2021年末的余额为0.22亿元。

而作为一家机械企业,速达股份2021年底的资产负债率也相对可控,仅为59.65%,而在其同期8.81亿元的负债中,超过4成均为应付账款。

从相关指标来看,速达股份的短期偿债能力高于部分同行业公司,其2021年末的流动比率为1.53倍,同期海特高新(002023.SZ)、广汇汽车(600297.SH)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40倍和1.09倍。

“企业适度举债经营是有利于发展的,因为企业正是利用自身资产放大杠杆效应进行扩产,这也有利于提高企业的资产回报率,再加上这笔借款的时间也比较长,那发行人募来的钱是要提前偿还银行贷款还是说先放在账户里面产生利息收入,等到借款到期了再偿还,都需要进一步解释。”上述人士表示。

郑煤机依赖症难解

按照用途划分,速达股份主营的机械产品可以分为煤炭、工程两大类,其中仅煤炭机械收入就达7.74亿元,占比超过9成。

正因如此,速达股份的收入体现出明显的区域性特征和大客户依赖问题。

区域上,作为我国煤矿主产区的西北、华北和华中地区,在2021年为速达股份累计贡献了高达8.05亿元的收入,占比接近100%。

报告期内,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郑煤机一直是速达股份的第一、第二大客户,二者2021年贡献的收入分别为2.52亿元、1.38亿元,合计占比超过5成。

但郑煤机的身份并不止于大客户,还是持有速达股份19.82%股权比例的第二大股东。

作为重要关联方,速达股份取自于郑煤机的大额收入显然属于关联交易金额,而这也是速达股份上一次上会失败的痛点之一。

“发行人对是否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能力、业务及财务等是否独立的相关解释理由不够充分、合理。”创业板上市委曾对此表示。

虽然速达股份2021年的关联交易占比较两年前的18.81%压降至16.90%,仅下降了1.91个百分点;但仍然足具规模——其2021年取自郑煤机的销售额仍然高达1.38亿元,较两年前还增长了0.22亿元。

不仅如此,信风(ID:TradeWind01)还注意到,速达股份2021年新增的多家大客户与郑煤机存在暧昧关联。

以2021年为速达股份带来0.79亿元收入的陕西煤业物资榆通有限责任公司为例,该公司曾在2022年5月与郑煤机联合开展运输项目招标。

再如2021年为速达股份创收0.20亿元的陕西煤业化工物资集团有限公司榆林分公司,据其官网显示,该公司曾在2022年3月向郑煤机采购煤综采工作面液压支架。

同样是速达股份2021年新增的大客户,陕西煤业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彬长分公司(下称煤陕彬长)曾在同年中标郑煤机的液压支架运输项目。该公司官网显示,自2020年成为郑煤机承运商后,陕煤彬长获得收入约800万元。

这意味着,2021年让速达股份关联交易收入比重不断得到“稀释”的新增客户,仍然与郑煤机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而当年导致速达股份上会被否的独立性问题,如今似乎仍以某种“间接形式”存在,并有可能对此次IPO形成新的挑战。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会律刺客
举报

现场检查几乎等于劝退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