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专栏 | 不确定中的确定:G20气候治理现状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劳佳迪
人生的态度是,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柏拉图《理想国》

当对气候治理机制的有效性进行分析时,学者保罗·海因贝克( Paul Heinbecker) 和戈登·史密斯 ( Gordon Smith) 指出: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足够大又足够小的组织”。

“大”指的是组织的包容性,能够囊括所有对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来说必不可少的国家;“小”指的是需要足够精练以保证谈判的高效。

二十国集团(the Group of Twenty,以下简称: G20)看起来是完美的组织。它占据了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二,覆盖超过80%全球贸易;运作方式又体现出敏捷性,避免了冗长的谈判。

据普华永道9月22日发布的“2022年净零经济指数” ,目前G20经济体脱碳率降至0.5%,为二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远低于保持气温上升符合目标所需的15.2%。

如果说人类已经坐上同一条驶向地球未来的巨轮,这条船的舵手们似乎有点短暂迷航。不过,巨轮毫无疑问还将坚定地驶向正确的方向,只是需要更多基于共识的合作。

“逆风”

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中通过、并在去年COP26会议上认可的气候目标,即将全球每年的升温速度限制在工业化以前的1.5°C的水平,根据普华永道2021年发布的指数,全球平均每年脱碳率需要达到12.9%。

据悉,净零经济指数是用于跟踪G20成员脱碳进展的指标。脱碳率即降低碳强度,是指每美元GDP所减少的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今年的新指数将全球需要的脱碳率从12.9%调整升高到了15.2%。

这是因为减低碳强度的行动似乎刮起了一阵逆风。华尔街见闻注意到,从2000年到2021年,全球碳强度平均每年下降1.4%,而2021年仅下降了0.5%,正在距离两位数数字的目标越来越远。即便将条件放宽,将升温限制在2°C,每年脱碳率也需要达到6.3%。

尽管在微观层面,越来越多政策、企业和投资者发出了“绿色”承诺,但从普华永道的分析结果可以看到,这些承诺还未能得到充分的兑现。

按照普华永道的观点,15.2%的脱碳率可以保证到2030 年将全球排放量减半,到本世纪中叶达到净零排放量。这是实现 1.5°C的《巴黎协定》目标并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所需要的轨迹。

而这个数字意味着,倘若G20要完全兑现气候责任,必须以比2000年以来的速度快11倍的速度来推进进展。

现实却非常骨感。华尔街见闻注意到,G20中有 9 个经济体(合计占全球能源相关排放量的80%左右)在 2021年反而增加了碳强度。2019年以前,仅有4个经济体如此表现。

2019年全球脱碳率为2.4%,2020年是2.5%,虽然同样无法达到将温升控制在1.5°C以下所需的进度,但对比去年的情况还是明显要好上一些。

不确定

普华永道公布的数据发出了一个重要提醒。“现在需要实现 15.2%的年脱碳率,以弥合气候紧急情况与强劲和可持续经济之间的差距。我们已经看到了改变的意愿,但能源价格飙升,以及疫情后刺激经济增长的需要,阻碍了近期的进展。现在坚持行动和投资才能使各国走上通往净零经济的正确道路。”普华永道英国净零战略与转型合伙人Dan Dowling如是说。

今年早些时候,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也接连敲响警钟,强调未来几年至关重要,温室气体排放必须“最迟在2025年之前”达到峰值,到2030年减少48%,同时甲烷也需减少三分之一;即便是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左右,也需要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在2025年前达到峰值,并到2030年减少四分之一。

从排放轨迹来看,这本身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2010-2019年的年均排放量比2010年高约12%,比1990年高54%。随着到2030年排放量几乎减半的最后期限的到来,企业和政府采取紧急行动的必要性从未如此明确,这让“刮逆风”的G20脱碳率倍增压力。

“气候议程总是不得不与其他优先事项竞争,特别是那些由系统的重大冲击造成的优先事项,今年的数据反映了经济活动的反弹和经济刺激措施,在许多国家,这些措施不成比例地支持了更高碳的复苏。”普华永道英国全球气候负责人Emma Cox分析道。

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尤其因为欧美制裁俄罗斯,俄国不能够以美元/欧元结算,油价及天然气价格大涨,油价由2021年12月70美金升到2022年3月中124美金,不仅造成全球通涨危机,能源价格的上涨和对供应的威胁在短期内也造成了对化石燃料的追捧。

据悉,与2020年的水平相比,全球能源消耗和与能源有关的排放增加了5.5%,完全扭转了前一年的下降趋势。2021年全球每创造一百万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就会排放266吨二氧化碳。

“这种情况对我们如何减少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了真正的风险,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拖延努力了,”Emma Cox强调,“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实现雄心勃勃的净零目标,通过加快政策变革和投资机会,各国可以释放有弹性和负担得起的能源、清洁和生产性产业以及健康和公正的社会。”

同时,这位净零指数的负责人之一也提出:尽管企业似乎也准备好抓住新机遇,但如何才能将气候行动置于转型议程的首位呢?

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普华永道发布的脱碳率清单上,中国的表现居于上乘。G20经济体中,南非表现最强劲,下降了4.6%,其次是澳大利亚,下降 3.3%,中国位列第三,下降了2.8%。

美国、印度、日本、德国、法国等国的排放量均有所增加。其中,印度增加了2.93%,意大利增加了2.28%,俄罗斯增加了3.09%;巴西则增加了5.64%,数据垫底。

在气候治理中一直扮演了领先者角色的德国也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在2017年12月接任G20峰会主席国时,德国就表示气候变化议题将会是汉堡G20峰会的重要议题,并期待以此重塑德国及欧盟在该议题中的领导力,在普华永道的报告中,其脱碳率也在疫情因素拖累下不降反升,增加了1.67%。

在独立观察者看来,来自IPCC和咨询机构的警告并不是为了传递负面情绪,而是从科学角度展现了人类需要的速度,并告知差距究竟有多大——这依然是为了增加具体气候行动的确定性。

来自民间的好消息是,现在有超过3000家企业和金融机构正在承诺加入 "基于科学的目标 "倡议(SBTi),制定有意义的减排目标,并开展“格拉斯哥突破 "等全球运动,增加企业的行动和跨行业、跨系统的合作。

作为当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经济合作组织,G20对于气候治理的目标现任是义不容辞的,大国们也被理所当然地要求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方面,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不久前再度公开表态,当前全球面临俄乌冲突,经济、金融、能源、粮食、产业链、供应链不稳定等多重挑战,一些国家气候政策出现一些回摆,但中国坚持应对气候变化的战略定力,按照既定的目标方向持续推进碳达峰、碳中和。

数字显示,2020年中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降低了48.4%,超额完成对外承诺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目标,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57.9亿吨。能源结构也进一步优化,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比重从72%下降到56%,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从7.4%提高到15.9%。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