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神药GLP-1的下一个百亿市场——NASH | 见智研究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申思琦
GLP-1靶点的潜在疗效,远不止糖尿病和减肥,NASH已成为GLP-1下一个竞争领域。

神药司美格鲁肽在减肥领域已经家喻户晓,也让GLP-1靶点成为明星靶点。

但GLP-1靶点的潜在疗效,远远不止糖尿病和减肥。NASH(非酒精性脂肪肝)已成为GLP-1下一个竞争焦点。

NASH就是大名鼎鼎脂肪肝的下一步

说到NASH可能大家非常陌生,但是说到脂肪肝,想必就非常熟悉了。没错,NASH就是脂肪肝发展的下一步。

脂肪肝已成体检中最为常见的身体异常的信号,而脂肪肝不受控制就可能发展成为NASH,肝纤维化,肝硬化直至肝癌。NASH在过去几十年间都面临着无药可治。

一般我们说的脂肪肝是指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中最轻的形态,即为肝脏的单纯性脂肪变性(无炎症脂肪沉积),此种形态下,肝脏细胞与脂肪和平共处

而NASH(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则是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中的严重类型,被定义为5%以上的肝脏脂肪变性,合并炎症、肝细胞损伤,伴或者不伴纤维化

通俗讲,此时的肝脏细胞已经与脂肪势不两立,开始互相攻击,脂肪产生大量毒性脂质代谢产物引起肝细胞损伤,而损伤的肝细胞为了清除异己释放细胞因子,又会产生大量炎症因子,刺激新的炎症和损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肝细胞在清除异己的过程中发生程序性死亡。

但真正麻烦的还在后面,肝细胞是可以再生的,但是在反复的炎症反应修复中肝细胞再生变得紊乱和无序,伴随着大量无用的纤维结缔组织产生,久而久之,肝脏就会充盈这些结缔组织,形成纤维化,肝硬化,同时反复的肝细胞新生也大大增加了癌变的风险

NASH已成为全球最迫切的临床未满足需求之一,市场空间巨大。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到2025年治疗NASH药物的市场容量将超过100亿美元,其中2016-2025年复合增长率可达20.19%

NASH——下一个GLP-1靶点的竞争领域

随着研究者对GLP-1靶点研究的深入,发现GLP-1与肝脏细胞受体结合后能降低肝脏脂肪变性、肝细胞损伤和葡萄糖输出,在 NASH 中能减低肝细胞炎性反应和纤维化。

目前在NASH领域进展最快的也是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

根据诺和诺德公告,司美格鲁肽在治疗NASH的2期临床中结果积极,在接受最高剂量司美格鲁肽治疗组的患者中,66.7%患者的NASH症状得到消除;在改善患者肝纤维化方面,在接受最高剂量司美格鲁肽治疗的患者中,有5.8%患者肝纤维化出现进展(安慰剂组为21.4%)。 目前在中国已启动司美格鲁肽用于NASH的3期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

当然,在NASH领域也吸引了其他竞争者,作为在糖尿病和减肥领域相对落后的默沙东就另辟蹊径,选择NASH作为适应症开展竞争

今日,默沙东宣布其GLP-1R/GCGR双靶点激动剂Efinopegdutide最近被FDA授予快速通道资格,用于治疗NASH。值得注意的是,相同靶点在NASH上临床的还有阿斯利康的Cotadutide和勃林格殷格翰的BI456906

而默沙东在宣布Efinopegdutide被FDA授予快速通道资格的同时,也宣布将在6月21-24日举办的EASL会议上报告Efinopegdutide治疗NAFLD的2a期临床数据

稍早时候,默沙东在6月7日更新了Clinicaltrials上Efinopegdutide在NASH适应症上的2b期临床试验设计方案。

 根据方案,2b期将入组300人。值得注意的是,默沙东为Efinopegdutide选择了两个对照组,一组是常规的安慰剂,另一组则是大名鼎鼎的司美格鲁肽。

相比2a期针对司美格鲁肽的临床,2b期将司美用量进一步增加,从最高1毫克增加到最高1.7毫克,且用药时间进一步增长,从24周延长至36周。 

默沙东的临床设计显示了2个问题。

一方面公司认为在NASH适应症上司美有望全球率先撞线获批

见智研究认为,如果一旦司美率先获批,NASH的用药指南将会改变,如果其他在研公司还是使用安慰剂作为临床对照组,将面临无法上市的风险

此前再鼎引入的电场肿瘤疗法在肺癌上就遇到这个问题,临床做的化疗对照组,但在上市前用药指南变为K药。除了非小细胞肺癌,在其他适应症中也有多款在研药物也面临同样窘境。

另一方面也说明,默沙东对自己的双靶点药物信心更足,能够在头对头中击败司美格鲁肽,拿到潜在best in class产品。

因此,从这项临床设计来看,见智研究认为,大药厂的临床设计有着更多严谨性和对未来市场的判断

在GLP-1之外,也有其他靶点在NASH成功

除了GLP-1,THR-β、FGF等也证明了在NASH上的潜力。

去年12月,美股公司Madrigal Pharmaceuticals宣布旗下THR-β激动剂Resmetirom治疗NASH的3期试验成功。

见智研究在此前的文章《全球首款NASH新药超预期成功,百亿美元领域,国内谁能跟上?| 见智研究》中提到,从THR-β靶点来看,国内唯一进入临床的是歌礼制药的ASC41,公司在5年前开始做这个靶点验证,目前进度位于国内第一,国际第三。

今年以来在资本市场表现亮眼的89bio则是FGF靶点代表,44mg Q2W和30mg QW剂量组NASH缓解且纤维化无恶化的患者比例分别为26%和23%,是安慰剂组(2%)的12~14倍。

随着各靶点药物临床传来好消息,几十年来无药可用的NASH领域,终将迎来新药可用。

综上,GLP-1靶点在减肥领域迎来极大成功,但GLP-1的未来远不止减肥,随着临床研究的进行,在百亿NASH领域将迎来下一个竞争。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见闻用户
中国上海 举报

除非特别胖的,胖到不减肥就活不久的那种才需要吃药减肥,一般人谁要这样减肥,这不是糟蹋自己么

2
回复
bedcbfsz
中国河南省 举报

太慢了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