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最重要的庭审:华尔街“秃鹫”基金Elliott就“妖镍”案与LME对薄公堂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杜玉
另有10家对冲基金排队等着向LME索赔,全看本次司法审查的结果而定。还有分析称,本案甚至可能负面影响到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声誉。除了面临司法与监管双重调查,LME镍市场本身也尚未完全恢复正常。

美国知名对冲基金经理保罗·辛格(Paul Singer)旗下的对冲基金Elliott Associates,以及另一家华尔街做市商Jane Street Global Trading对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诉讼将于6月20至22日(本周二到周四)在伦敦高等法院开庭审理,执行“司法审查”程序(judicial review)。

美国对冲基金控诉LME取消交易不合法或动机不轨,分析担心影响伦敦金融中心的声誉

该诉讼针对去年3月全球闻名的“妖镍”事件,当时镍价曾在数小时内翻了一倍多,达到每吨超过10万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并令全球最大和历史最悠久的金属交易所LME追溯式取消了2022年3月8日全天约120亿美元的镍交易,也是其自1988年以来首次暂停交易。

这起市场混乱发生后的两个月,上述两位原告便递交诉状,要求被告方、香港交易所的全资附属公司LME及清算所LME Clear Limited赔偿约4.7亿美元,理由是取消镍交易的行为违法,也违反了LME自身公布的政策,且不成比例地偏袒了某些市场参与者,构成侵犯原告方的人权。

有分析指出,此案不仅将挑战并考验拥有146年历史的LME规则手册,影响到其他对冲基金对LME相同诉讼的后续结果,案件的影响也会超越LME本身,除了深入探讨一家金融资产交易所何时有权取消合法交易之外,甚至可能负面影响到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声誉。

本案的两位华尔街原告认为,LME的规则缺乏明确性、指导性,并没有提供交易所何时可以使用其取消交易权力的先例。他们认为,LME未能适当调查混乱的镍价、市场是否表现理性,以及取消交易的决定对一些市场参与者将造成什么损害,潜在替代方案或造成更小的市场破坏性。

总之,原告方将试图证明LME取消去年3月8日全天镍交易的决策不公平、非理性或是出于不当动机。如果在本次司法审查中LME被认定有过错,将进行二审以决定赔偿事宜。

LME则一直表示,它既有权力也有义务关闭市场并取消交易,否则197亿美元的追加保证金通知将导致多个清算会员破产并产生系统性市场风险。该交易所称,前所未有的状况导致了“无序”的市场,它采取了公平的行动来保护稳定和诚信:

“两位原告方的指控理由毫无根据,是基于对情况的根本误解。2022年3月8日LME采取的所有行动都是合法的,并且符合整体市场的利益。”

还有知情人士透露,LME将提出,规则手册赋予其广泛的干预权力以维持市场秩序,若让LME对Elliott等华尔街对冲基金的损失负责,可能会威胁到所有履行类似监管职能的交易所生存能力。

另有10家对冲基金和资管公司排队等着跟LME打官司,监管机构也罕见展开调查

有法律专家表示,以激进策略著称的华尔街“秃鹫”基金Elliott将面临一场“艰苦的斗争”,英国司法审查程序确实可以审议公共机构的决策过程,适用于在金属市场发挥监管作用的LME,但该程序聚焦作出决策的方式,而非结果。

前几年也出现过不利于LME的司法审查裁定在上诉中被推翻的先例。同时,去年12月,一位英国高等法院法官驳回了AQR Capital Management等对冲基金的诉求,令他们无法要求LME提供“妖镍”事件中涉及交易所决定的电话与会议记录。

今年3月的备案文件显示,除了Elliott Associates和Jane Street Global Trading之外,伦敦金属交易所还面临AQR Capital Management和Commodity Asset Management等10家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针对取消镍交易的诉讼案,至少要求索赔9600万美元。这些对冲基金同意等到Elliott和Jane Street的诉讼做出裁决后再继续推进。

在应对“妖镍”余波的法律挑战之外,LME还面临其直属监管机构——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在今年3月启动的罕见调查,聚焦于LME在去年1月1日至3月8日期间实施的行为、系统和控制措施,这是FCA在历史上首次对一家英国交易所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展开调查。

LME的清算所LME Clear受英国央行(BoE)监管,后者曾表示暂停交易突显了几大缺点,作为回应,LME Clear需要加强治理安排,提高中央对手方的管理和治理独立性,并改善更广泛的风险管理措施。此外,镍期货和期权的总体日均成交量在去年10月触底,至今尚未完全恢复正常。

“秃鹫”基金大佬保罗·辛格的愤怒之源:不取消交易的话,能因多头头寸赚发了!

还有知情人士称,保罗·辛格本人对LME取消镍交易感到非常震惊和受到侮辱,认为这是对自由市场的歪曲,在现代金融史上几乎没有先例。Elliott对冲基金在大宗商品市场也是相当大的参与者,交易范围包括能源、金属和农产品,以及碳信用额度等更鲜为人知的市场。

据悉,在“妖镍”危机爆发前夕,Elliott一位大宗商品投资组合经理建立了镍看涨期权的大量多头头寸,如果价格飙升将获利。去年3月7日至8日镍价暴涨之际,Elliott开始抛售,打算以总计7.28亿美元出售9660吨镍,平均价格略高于每吨7.5万美元,若没被取消交易本应获利颇丰。

还有分析称,外界对LME的批评除了意外取消上百亿美元交易,还包括危机期间其他几项有争议的决定。

例如,在LME清算所去年3月7日停止发出盘中追加保证金通知,且数名成员未能按时支付保证金之后,市场仍保持开放;3月8日,LME在亚洲的运营人员暂停使用其“价格区间”(这是一种旨在限制极端波动的熔断机制),这一决定本身可能加剧了镍价飙升。

公开资料显示,Elliott Management由保罗·辛格创办于1977年,截至2022年底管理约552亿美元的资产。据海外第三方机构LCH Investmen统计,在2021年最赚钱的前20家对冲基金中,Elliott位列第五。该对冲基金素有“秃鹫基金”之称,是以强硬风格和激进手段著称的激进投资者,甚至因为主权债追讨过南美某国总统。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
冷静
中国湖北省 举报

负油价的时候就是交易所无作为的表现,看来伦敦还是要高过纽约一筹

0
回复
见闻用户
中国山西省 举报

是这个正常,还是负的原油正常?

0
回复
冷静
中国湖北省 举报
回复 见闻用户:

肯定是都不正常,区别是一个有人管,一个没人管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