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饭碗”转手,中小银行又现“吸收合并”潮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陈圣洁
年内明显提速

银行的工作因为稳定、规范且收入不低,而被誉为“金饭碗”、

但谁又想得到,有一天,捧着“金饭碗”的员工也会被动的变换东家。

“哪里想到有一天我们(曾经的)银行会没了”,作为一家被合并的中原地区城商行的员工,小白(化名)日前在社交媒体上曾发出这样的感慨。

遥想当年,小白以面试和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城商行,结果近十年后,该银行被中原银行吸收合并。虽然她现在仍然留在银行系统,但回想起去年看着原行招牌被一点点拆下的情景,仍有些伤感。

不过她也知道,曾经的老东家不是第一家被合并的银行,更不会是最后一家。

多家中小银行被吸收合并

2023年以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明显提速。

据第三方对金融监管总局官网数据的统计,年内已有超过120家中小银行通过监管部门的股权变更审批。仅11月,就至少有1家银行被吸收合并,11家银行因被合并或因被收购而解散,还有10余家小银行获批股权变更,控股权“易主”。

例如11月13日,华夏银行获批收购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并设立分支机构。

根据相关批文,华夏银行受让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10%股权、受让北京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10%股权。

受让股份后,华夏银行合计持有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100%股权。

华夏银行收购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将承接其全部资产负债、权利义务,并设立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康庄路支行及北京庞各庄支行。而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将按规定办理法人机构解散。

“村改支”案例频频

前述华夏银行收购案例,属于典型的“村改支”(村镇银行该建为下属支行),更由于收购人是股份行而备受关注。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唯一的“村改支”。

除此之外,年内还有巴彦融兴村镇银行、延寿融兴村镇银行、昭通昭阳富滇村镇银行等多家村镇银行被收购,“变身”成为主发起行的分支机构,也有多家村镇银行获得发起行的股权增持。

此外,一些城/农商行的吸收合并工作也在持续推进。如今年10月,库尔勒银行就审议了《关于新疆银行吸收合并库尔勒银行方案的议案》。

各行“改革”方式不同

从此前的改革案例来看,各家银行“合并吸收”的方式不尽相同。

例如山西银行是以原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和阳泉市商业银行为基础,采用合并重组的方式成立;

辽沈银行是由辽宁金控等8家国资股东共同发起设立,成立后吸收合并了原辽阳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

四川银行是在原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与原凉山州商业银行的基础上,以新设合并的方式成立;

中原银行是在本行基础上,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成立。

事实上,“村改支”的做法早获监管部门许可。

2021年1月,原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对于部分处置难度较大的村镇银行,在不影响当地金融服务的前提下,如主发起行在当地设有分支机构,属地监管部门可探索允许其将所发起的高风险村镇银行改建为分支机构。

多种模式并存

前述的《通知》提出四类模式(如下图所示):

简单来说,可以分为四类:

一是好村镇银行吸收坏村镇银行,改为支行;

二是主发起行有分支机构地区的坏村镇银行,吸收改为分支机构(避免出现跨区域经营);

三是坏透顶的村镇银行要求主发起行牵头实施重组、协助接管直至关闭;

四是探索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将其他主发起行的坏村镇银行改建为分支机构。

2019年后,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开始下降。有券商研究员认为,随着后续地方金融业的监管加强,改革步伐相对稳健的中小银行吸收合并工作,或仍将继续推进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