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效减重!诺和诺德6亿美元布局下一代减重疗法

药明康德
开发下一代GLP-1疗法的关键问题将是持久性、便利性和可扩展性。开发比当前方案需要更少频繁用药的长效疗法会是一项重要的目标。

今天,Metaphore Biotechnologies与Flagship Pioneering共同宣布与诺和诺德(Novo Nordisk)达成一项总额高达6亿美元的研究合作,共同开发下一代减重疗法。

Metaphore是一家在2021年由Flagship创立并在去年5月走出隐匿模式的生物技术公司,该公司将机器学习和分子模拟相结合以设计新型疗法,尤其专注于靶向之前难以攻克的药物靶点。该公司的MIMIC平台是一种计算驱动的生物平台,旨在设计新型疗法,实现药物在功能、特异性和选择性上的优化。

MIMIC平台旨在开发针对药效团(pharmacophores)为设计重点的独特疗效方案,药效团是药物与其靶标相互作用的关键特征集合。该平台旨在系统性地分离具有单个氨基酸分辨率的药效团,设计分子模拟物,并优化分子的治疗属性,包括功能、特异性、选择性和多靶向性。这次的合作将利用Metaphore的MIMIC平台设计多靶点疗法,针对GLP-1受体及相关生物学机制,开发可大量生产的长效剂型,以减少给药频率。

该合作建立在诺和诺德与Flagship Pioneering之间的广泛战略合作关系之下,该合作协议旨在共同开发心脏代谢疾病和罕见疾病的新型治疗方案。Flagship的内部药物开发与合作部门Pioneering Medicines与诺和诺德的生物创新中心(Bio Innovation Hub)共同负责领导这项合作,共同开发最多两种的下一代减重疗法。其中,Metaphore、Pioneering Medicines及诺和诺德将共同推进基础研究和临床前开发,然后由诺和诺德将这些项目推进到临床研究阶段。

根据协议条款,诺和诺德可能向Metaphore和Pioneering Medicines支付高达6亿美元的预付款、开发和商业里程碑付款。此外,诺和诺德将同时支付研发成本,并参与Metaphore的未来融资。

近期诺和诺德与Flagship Pioneering的合作活动频频,Metaphore是第三家Flagship Pioneering旗下公司与诺和诺德进行合作。今年1月,诺和诺德分别与Flagship Pioneering旗下的Omega Therapeutics和Cellarity达成每项合作总额可能高达5.32亿美元的研究合作。诺和诺德与Omega的合作将利用Omega专有平台技术开发一种表观遗传控制器,旨在增强代谢活性,作为肥胖管理潜在新疗法。诺和诺德与Cellarity的合作则旨在发现代谢功能障碍相关脂肪性肝炎(MASH,原名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新型生物驱动因子,并将利用Cellarity的平台开发针对该疾病的小分子疗法。

继Wegovy(司美格鲁肽,semaglutide)的成功开发后,诺和诺德也持续在减重领域持续布局。诺和诺德生物创新中心负责人Uli Stilz博士在接受行业媒体Endpoints News采访时表示,诺和诺德计划继续靶向能够抑制食欲的GLP-1受体,并认为可以在GLP-1领域继续创新,例如通过与Metaphore的合作共同开发靶向多靶点的下一代减重抗体疗法。他并指出,开发下一代GLP-1疗法的关键问题将是持久性、便利性和可扩展性。开发比当前方案需要更少频繁用药的长效疗法会是一项重要的目标。

除了在GLP-1领域继续耕耘,诺和诺德也通过多项收购以扩展其减重管线的广度。例如,去年8月,诺和诺德以高达4.56亿欧元款项收购Embark Biotech公司,囊获其主打代谢项目,并进入为期三年的研发合作,以发现和开发治疗肥胖和相关合并症的新型药物。同月,诺和诺德与Inversago Pharma亦达成协议,若后者达到某些开发和商业里程碑,诺和诺德将以高达10.75亿美元的款项对其进行收购。对Inversago的收购将使诺和诺德获得该公司的主打在研药物INV-202,这是一款口服CB1反向激动剂。在之前公布的1期临床试验中INV-202展现优异的减重效果。经过28天的治疗,INV-202组患者平均体重减轻3.5公斤(3.3%),而安慰剂组患者的体重则是增加0.6公斤(0.5%),两者具统计学差异。INV-202用于治疗肥胖的2期试验已经开展,而INV-202的下一代小分子INV-347的1期试验也已经启动。

本文来源:药明康德,原文标题:《长效减重!诺和诺德6亿美元布局下一代减重疗法》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