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

姜超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发布个人观点,以更便捷的方式和大家交流
43567 粉丝
0 关注
帮助数 0
点赞数 0
预测准确率 0
专栏
总浏览数 8,752,716
抽丝剥茧,房地产融资到底有没有好转?
抽丝剥茧,房地产融资到底有没有好转?
2018-12-06 07:54:53
海通姜超认为,再度大幅放松地产调控政策的可能性不大,在过去透支了地产需求后,明年销量增速大概率还会向下,地产企业将面临内部现金流的持续弱化。
海通姜超明年展望:股债双牛!中国资本市场迎接历史机会
海通姜超明年展望:股债双牛!中国资本市场迎接历史机会
2018-11-29 10:38:38
姜超团队认为,17年开始的金融去杠杆在18年开启了债券牛市,而18年开始的减税让新一轮股票牛市也在酝酿当中。未来中国会选择收货币、减税负,这意味着有望走向美国式股债双牛之路。
居民高杠杆未来如何化解?
居民高杠杆未来如何化解?
2018-11-28 07:58:32
姜超认为,在控制居民债务规模的同时,大规模减税不仅能刺激经济增长,同时也是降低居民债务率的有效手段。
降准之后会有降息吗?
降准之后会有降息吗?
2018-11-22 07:46:00
海通姜超团队认为,2019年若出口大幅下滑,或宽信用政策迟迟未能有效传导,不排除央行会考虑启动降息。但全面降息或引发资产泡沫、债务加剧和资本外流,因此如果降息也会附带一定条件或采用定向方式。
如何托住下滑的消费?——来自美英日的减税经验对比
如何托住下滑的消费?——来自美英日的减税经验对比
2018-11-20 07:58:36
海通姜超团队认为,从发达国家来看,消费增速下滑可通过减税政策来解决。并且应从增值税入手,减增值税意味着产品会降价,削减消费成本,惠及人群最广泛,减税规模可观,能有效对冲经济的下行压力。
债务的轮回与启示:中国处在金融周期什么位置?
债务的轮回与启示:中国处在金融周期什么位置?
2018-11-07 08:02:03
海通姜超团队认为,中国刚越过金融周期的顶峰,开始进入金融周期下行阶段,这也带来了经济下行的压力。此时只有减少对举债的依赖,通过补短板、降税费、促创新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才能经受住金融周期顶点的考验!
姜超再次呼吁:市场化与减税,是通往繁荣之基!
姜超再次呼吁:市场化与减税,是通往繁荣之基!
2018-11-04 14:18:06
姜超认为,要想激励创新,就需要减税让利给企业;要想激活内需,则需要减税让利给居民。而税收又代表政府掌握的资源,如果愿意真心实意大力减税,其实就是走向市场化的最为直接证据。
投资中国的历史性机会
投资中国的历史性机会
2018-10-28 15:10:34
中国14亿人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没有变,那么代表未来的好企业跌下来,更多的是机会而不是风险。
让减税来得更猛烈些吧!为何说减税是通往繁荣之路?
让减税来得更猛烈些吧!为何说减税是通往繁荣之路?
2018-10-21 16:15:31
海通姜超认为,只要愿意减税,哪怕时间晚一点也没有关系,总比不减税要强多了。
货币政策与经济周期——兼论如何应对经济下行?
货币政策与经济周期——兼论如何应对经济下行?
2018-10-14 15:14:46
从投资的角度出发,中国未来不宜启动地产投资,而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启动设备投资的空间也不大,因此在短期可以通过基建投资来托底,而长期真正的希望其实在于启动技术创新周期。
姜超:9月经济未见改善迹象 地产金九成色不足
姜超:9月经济未见改善迹象 地产金九成色不足
2018-09-28 07:51:15
9月前26天,41城地产销量增速下滑至-12%,由正转负,其中一二线销售转弱,上周十大城市商品房库销比也升至38.8周,而三四线销量跌幅扩大。
基建、减税or重新放水?三种政策选择与经济未来
基建、减税or重新放水?三种政策选择与经济未来
2018-09-24 15:25:19
三种可能的政策选择背后,其实对应了三种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日本、美国,还是拉美国家?
实体经济观察:需求仍在降温
实体经济观察:需求仍在降温
2018-09-14 09:04:49
从9月上旬高频数据看,产需双弱的局面并未改变。
二孩也拯救不了出生率?——出生率低迷的前因后果
二孩也拯救不了出生率?——出生率低迷的前因后果
2018-09-12 14:58:40
海通证券姜超认为,90 年代后出生人数的减少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导致适龄结婚和生育人数的下降,同时女性职场压力、看护时间、育儿成本等问题都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因此,全面放开生育限制难以从根本上提振出生率。
社保征管改革:影响几何,如何破局?
社保征管改革:影响几何,如何破局?
2018-09-11 07:54:57
社保征收两难困境并非无解。目前我国社保费率偏高,社保相关税费负担占税前利润比重达48%,居全球高位,但征缴力度偏弱。从广东和浙江经验来看,降低缴费率可对冲征收尺度变严影响,确保不增加企业总体负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