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陌生的“收益率曲线控制”:美联储能从二战经验中吸取什么教训?

作者: 涂子君
通胀是制约收益率控制政策的关键因素。

本轮危机中美联储购买最多的资产是美国国债,自3月以来累计买入了1.4万亿美元规模各种期限美国国债,这也压低了长期利率,过去一个月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0.75%附近盘整。未来如何遏制借贷成本成为关键问题。

如果美国国会通过新一轮经济纾困计划,为了给几万亿美元救市资金筹款,美国财政部势必将发行更多国债,导致美债收益率面临上行风险。正如瑞信分析师Zoltan Polzar所说的,现在根本的矛盾在于美国债券发行与美联储债券购买之间的竞争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