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l-label

徐佳熹 X 大师访谈录(上)——医药行业的三医改革与技术趋势

作者: 徐佳熹
字数 3,713
阅读需 10分钟
本次访谈我们以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和研究方法为核心议题,从监管政策到细分领域来全面的了解医药行业的底层逻辑,并展望未来,探讨下半年医药行业的投资交易机会,搞清楚主要的子领域的投资逻辑。

戳此加入学习徐佳熹的《逐浪医药高成长赛道》

徐佳熹 X 大师访谈录(上)——医药行业的三医改革与技术趋势

本期提要

  • 医药政策频发的核心逻辑是什么?
  • 漫话医药行业技术趋势与药企出海

本期内容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华尔街见闻出品的大师访谈录。我是主持人黄绎达。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2016-2019新财富医药行业第一名徐佳熹博士。

徐佳熹是复旦大学遗传学博士,先后获得了2014、2016、2017、2019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生物医药行业的第一名,2018、2019年水晶球最佳分析师第一名,还有IMAC14年到18年的五连冠,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对医药健康多个领域都有深度的覆盖。

本次访谈我们以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和研究方法为核心议题,从监管政策到细分领域来全面的了解医药行业的底层逻辑,并展望未来,探讨下半年医药行业的投资交易机会,搞清楚主要的子领域的投资逻辑。

而作为投资者,我们又当如何科学地认知医药行业,并建立专业的投资思维。今天大师访谈录有请到徐佳熹博士就以上问题来分享他的见解。下面有请徐佳熹博士。

华尔街见闻:徐博好。

徐佳熹:你好。华尔街见闻的各位用户,大家好。

华尔街见闻:徐博您看,近年来医药政策频发,那么这些政策的核心逻辑是什么呢?

徐佳熹:其实我觉得最近几年大家还是比较关注整个三医联动的这样的一个大的格局。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从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之后,医药、医保、医疗对应都有对应的部门去做。那么当然总体来说,三医联动的我们称作为时间的推进与演变的路径是稍有不同的,应该说最早启动的是医药领域的改革,就像2015年722事件之后,及之后的这两年时间内,基本上当年的食药监总局即现在的药监局,把我们的整个药品体系从审批前端的研发,包括后端的生产,整个都做了一个系统性的规划。

那么随着中国现在加入ICH ( 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Harmonisation,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然后我们有优先审评制度,我们也推了一致性评价等等这样,包括我们现在的新药审批整个流程的提速,那么使得中国的整个创新药领域的药品审批制度基本上跟欧美接轨了,在这方面我们基本上可以称为一个完成时。然后现在在进行时的,并且是在高速推进的,是我们医保体系的改革。

从2018年的5月底成立的国家医疗保障局,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医保局,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我们看到每一次的集采,包括创新药的价格谈判,包括新的医保目录的推出,以及后续我们可能做的按病种付费,就是DRGs(Diagnosis Related Groups,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的这些试点也在不断推出。

现在除了药品,我们还在做器械集采的试点,那么这方面我们相信新的政策框架已经逐步的搭建完成了,而卫建委体系下医院的深度改革也在逐步的去推进,应该说这个是最难啃的骨头,但是也在慢慢的去在做规划,包括一些公立医院制度性的改革,人事制度、财务制度,包括我们讲怎样能让各种的临床指南更加的规范,能让患者逐步的不再来回的折腾奔波,解决一些看病难的问题,在这些方面我们相信都是在不断推进,应该说政策的体系是在日臻完善。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现在再把视野放眼全球。那么从近年来国际药企的一些趋势来看,有一些非常大的并购出现,那么在您看来,这些并购的底层逻辑是什么呢?

徐佳熹:我觉得这方面的主要的想法还是品种线上的互补,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国际上这些年形成了一个特征,如果大家回头看30年前或者40年前的国际药企的格局,很多重磅炸弹的品种其实是这些Big Pharma这些大药企自己研发的。

现在近30年更多的是大家一个精细化的专业分工,就是小的这些生物技术公司,这些Biotech它自己去研发,做早期的产品,比如推进到二期临床之后,由具备商业化能力的这些大公司以一个比较高的价格去完整的去进行收购。那么另外大公司之间的合并,现在也越来越多,更多的是补齐产品线,大家能够有更强的整合性的这样的竞争力,有这样的一个考虑,这是从并购整合的角度,从产品的研发的领域角度,包括病种的角度,大家也都在做不断的尝试。

早期是一些像单抗或者小分子靶向药,这几年来又出了一些新的平台,比如说大家知道像ADC (antibody-drug conjugate,抗体偶联药物),像双特异性抗体,包括这几年的像基因治疗,像PROTAC(蛋白降解靶向嵌合体)这些新的一些技术平台,我们觉得也是比较值得大家去关注的。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再把目光回到药企本身,那么我们都知道创新药的估值是比较高的,那么我们就拿小分子来举例,它跟化工企业其实蛮相似的,都有一个化学合成的过程,那么为什么化工企业的估值那么低,而小分子这些创新药的估值又那么高,他们俩的估值差距中间说明了什么?

徐佳熹:我觉得其实一些精细化工做的非常好的公司,其实也应该享有高估值。其实本质上来说是一个竞争壁垒的问题,其实不是说严格意义上讲化工或者医药它的行业属性,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核心是你的产品竞争力,那么还有你的市场的优势地位如何去建立,如何去保持。那么医药相对来说大家给高估值,首先因为我们叫“人命关天”,所以在质量控制上它的标准更高,而且有一系列的法规性的认证,对吧?不仅说是像化工这样,你要有安全生产,你要有环保这些方面,我们还有要有GMP(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良好生产规范)的认证。

那么在这个实验阶段要GLP(Good Laboratory Practice,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对吧?生产阶段要GMP,销售阶段要GSP(Good Supply Practice,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这是一个整个流程的监控,既然你能够去花力气去通过这样的资格的认定,同样生产一个化学的相同分子式的东西,它的投入其实就该更大,所以说它的壁垒相对来说也更高一些,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医药可能也不能简简单单的看成一个精细化工,因为它的前后的研发它有很多,比如说体内的人体实验的研发,包括它前期的一些药理、药化、药代动力学这些方面,它其实有更成体系的这样的一个研发周期,它时间拉的也会比较长一些,所以相对来说它形成的壁垒也高,ROE水平也是比较高的。而且他往往说,哪怕是一个原料药企业,它也与下游的制剂企业形成了比较确定性的这样的一个绑定关系。

那么他在很多文件当中,我们知道如果你是在GMP监管的环节当中的化合物的话,你的整个注册包括你做任何供应商的更换,其实你都是要做报备跟法律文件的更新的,这也造成了就是说它在更新上会有一些比较高的壁垒,对应的也会有一些估值溢价。

华尔街见闻: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那么近年来医保覆盖了非常多的单抗,那么单抗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品种,从03年第一支阿达木单抗上市以来也就不到20年时间,那么您怎么来评价单抗这个品种呢?

徐佳熹:我觉得这一类的品种现在在国内还是风头正盛的,虽然在海外可能大家已经是偏成熟的一个品种了,很多生物类似物也上了,一些老的品种也在降价,现在中国还是成长期。那么另外的话我觉得在中国大家曾经觉得定价是比较高的,但是通过这几年的谈判,通过国内的生物类似物的上市,其实价格在明显的下降,您刚才提到的阿达木单抗以前可能要十几万一年,现在已经变成2万多块钱一年了,所以我相信这样的一个过程是会惠及大众的。

包括大家看到的PD-1,我们现在也是全球最低价,包括我相信其他的像赫赛汀,像美罗华、依巴斯汀这些产品,其实它大家都会变成全球的最低价,但是我们中国可能有400多万500万每年的肿瘤的新患者,然后存量可能有超过1000万的患者。在这样的一个庞大人群基础上,无论我们说是肿瘤的赛道也好,包括你说阿达姆的类风关强直性脊柱炎这样的赛道也好,它的长期空间还是不可忽视的。尽管我们会是全球最低价,但是这个市场仍然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华尔街见闻:那么单抗在您看来其实在国外已经发展的还算蛮成熟的了,那么包括现在他有一些新的方向,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那么您能不能给我们来介绍一下?

徐佳熹:我觉得在单抗上面,比如说衍生出的一些产品,最典型的几个分支,比如说像抗体药物联物就是ADC的产品,那么它可以实现一些普通的化药治疗,没有办法去达到的这样的一个效果,因为它可以加强它的疗效,因为它有靶向性,所以它可以用一些我们叫更毒的分子去做治疗。

那么另外还有我们可以把不同的单抗做联用,就是做combination或者把它加在一起就做双特异型抗体,那么这种的话有的它可以实现更小的副作用,有的它可以实现。比如说像跨膜运输等等,或者说实现 T细胞的联合杀伤这些作用,那么应该讲也是不错的一个使用的前景。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现在再聊一下医药出海的情况。相比于印度药企,我们国家的出海可能做的没有那么多,也就是华海那么几家在做。那么对于医药出海的情况,您怎么看呢?

徐佳熹:先跟您讲一下关于印度的这个事,我们经常会拿来做对比,包括前几年《我不是药神》大家也说印度的仿制药如何如何。

那么其实我觉得两个市场还是有所区别的,因为大家知道印度本土由于它的专利的一些特殊规定,所以其实它本土对于定价它是偏低的,其实我们现在所说的这样的一个出海,印度的出海主要是指的他们往规范市场、欧美市场的这样的一个销售。

那么这一块他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而且我们发现这些企业无论是早期的像Dr. Reddy,Ranbaxy,像这些年的阿拉宾度,包括Sun Pharma这些公司,其实他们的主要市场都在欧美,特别是美国。

那么这个方面的话中国有所不同,因为我们第一,国内市场比较大,而且我们国内市场的利润率也还是比较高,所以某种程度上之前大家犯不着去在美国去拼杀仿制药的市场,因为那个市场竞争也是比较激烈的,也要跟印度企业头对头的去进行竞争。那么这两年的确,一则我们的生产能力,我们的法规、硬件、软件的建设,我们的GMP监管这些方面条件都上来了。然后中国的一批海归人才,包括注册方面的这些国际化的人才也都在逐步增加,使我们具备了国际化的能力。

第二个就是国内的仿制药在集采这样的一个影响下,其实也没有这种,暴利时代也在逐步的过去,所以说也推动了这些企业逐步的向海外去发展。那么整个的投资逻辑再跟国际上去接轨,创新药领域呢,其实印度在美国他做的也相对不是那么多,虽然我们刚才说像Sun Pharma之类它也有一些布局,但总体来说不是那么多。我们也是处于刚刚起步,我们看到百济神州的BTK这一些品种初露端倪,但总体来说我们以NDA(New Drug Application,新药申请),美国的新药去报批的还是非常的少,那么相信未来5年这个方面会逐步的去增多。

- END -

 

阅读全文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