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l-label

徐佳熹 X 大师访谈录(下)——当下新冠疫苗的研发和医药投资策略

作者: 徐佳熹
字数 3,299
阅读需 9分钟
我觉得疫苗的研发其实还是一个比较系统化的工程。目前值得庆幸的是的确由于疫情的严重程度,所以主要有研发能力的国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包括我们中国在内,大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应该说各个路径的优劣势它是不一而足的,大家要关注的点也不同。比如说可能减毒活疫苗,大家就说,研发时间会稍微长一些,能形成稳定传代的毒株是不容易的。比如说灭活苗,和重组蛋白疫苗就是亚单位疫苗,大家主要担心的是第一你要打几针,第二的话你的免疫原性是不是够强,你能不能打出足够强的抗体来?

戳此学习徐佳熹的《逐浪医药高成长赛道》

徐佳熹 X 大师访谈录——

当下新冠疫苗的研发和医药投资策略

本期提要

  • 新冠疫苗的适用性不应被忽视
  • 当下投资医药板块应该注意什么

本期内容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再来聊一下当下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关于新冠疫苗您怎么看?

徐佳熹:我觉得疫苗的研发其实还是一个比较系统化的工程。目前值得庆幸的是的确由于疫情的严重程度,所以主要有研发能力的国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包括我们中国在内,大家也都在尝试各种路径。应该说各个路径的优劣势它是不一而足的,大家要关注的点也不同。比如说可能减毒活疫苗,大家就说,研发时间会稍微长一些,能形成稳定传代的毒株是不容易的。比如说灭活苗,和重组蛋白疫苗就是亚单位疫苗,大家主要担心的是第一你要打几针,第二的话你的免疫原性是不是够强,你能不能打出足够强的抗体来?

那么另外的一些平台,比如说mRNA疫苗,大家看到像Moderna他现在做的实验,包括国内有几家公司也在做,那么也是有一定前景的。但是同时大家也关注,这毕竟是一个新技术平台,以前全球范围内没有用mRNA获批的疫苗产品,那些东西还值得去关注,我觉得各个领域我们都去做尝试,相信总能找出解决方案来的。

那么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要看疫苗的实际的可适用性。这里边涉及到几个问题,第一是产生的抗体衰减的时间,我们当然希望抗体峰值高一点对吧?然后衰减的慢一点,这样的话我们能够用更少的针,用更少的注射次数,用更长的注射间隔,能够形成有效的保护,这是一个方面。然后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还有,疫苗在因为这是可能是一个大规模需要接种的疫苗,假使它问世的话是个大规模接种的疫苗,它在生产运输储存当中的很多实际的操作性的问题,大家也要注意。因为全球的疫情防控是取决于这是个短板效应,它取决于防控能力最弱的一些经济体,那些地方,可能你在疫苗生产运输储存环节当中是存在很多压力的,这也要注意。最后一点就是我想大家可能要两条腿走路,不仅要关注疫苗,也要关注治疗的方案,就像一些中和抗体等等,这方面我们也是要加速研究的。

华尔街见闻:医药行业一直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行业,而且它的一个讨论的门槛也是比较高的。那么在您看来,市场对医药行业都有哪些误解呢?

徐佳熹:我觉得的确,现在大家对于医药有两种这个看法,我觉得都稍微极端了一点,有的是对于估值没有概念,没有畏惧的,也有这样的投资人。那么我们客观的说,医药从历史上来看,它的确是一个 EPS驱动的这样的一个行业,虽然很多牛股都是我们叫戴维斯双击,大家EPS跟PE是同步上涨的,那么但是就拉长了来看,其实业绩还是在医药行业当中还是非常重要的。科创板的诞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比如说第5套标准,带来一些科技股属性的东西,对于大部分的公司来说,可能大家还是要看业绩,所以说估值我觉得还是一个要参考的指标。

那么另外一个方法,另外一方面,投资人有些人会觉得当下太贵,确实我们如果从目前从估值溢价率也好,或者我们从机构的持仓比例也好,确实是历史的偏高水平,我们也毋庸讳言。

但是在现在这种我们说公共卫生事件的这种新常态下,可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医药还会维持在聚光灯下的中心,所以我们说医药看长了,可能成长性还是毋庸置疑的。我记得在10年前我们刚入行看医药的时候,可能医药的市值占比是不到3%的,现在的话大概有9%左右,8到9这样的一个水平,这是A股啊,港股其实也是一样的,十几年前港股我们叫专业的医药研究员,就是specialist是比较少的。现在的话其实已经出现了一批这样的机构跟投资人,那么我们相信假以时日,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其实都会有更壮大的医药研究投资的团队诞生。

华尔街见闻:徐博,我们现在聊一下您自己,我们都知道您是新财富医药行业连续4年的第一,而且您还是复旦遗传学的博士,那么从实验室到金融市场这个转变是非常大的,那是什么原因让您来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呢?

我觉得其实首先是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因为其实做科研每个人的适合程度确实不一而足。那么在整个当年做科研的过程当中,确实大家的职业发展的想法也在发生一些变化。但是如果在当时考虑了以后,不一定再走科研这条路径的时候,但毕竟读了这么多年相关的专业,总是希望自己的专业能够学有所长,所以说就发现有一条既能结合投资,同时又不荒废之前的一些专业背景的这样的一个职业,也就进入到了这样一个职业,干到了今天。

是一个很朴素的是一个想法。就目前来说,比如说以我们团队为例,它不见得每一位都是博士,但是基本上我们是以复合背景或者是理工科背景为主,在各家的卖方买方的医药分析师当中,确实也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华尔街见闻:我们可以看到您这次课程设置是非常全面的,从宏观政策到行业细分,那么还有一个行业的演变,再到估值系统,您可以分享一下您这次课程设置的思路吗?

徐佳熹:我觉得首先是希望我们所有听课的同仁对于行业有个全面性的了解。那么另外,我是一直跟大家强调,医药其实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不同行业逻辑的这样的一个合集,这里面它既有消费属性的,又有科技属性的,甚至有一些品种它还有周期属性的,所以我们就把每一个属性的公司能够拉出来,跟大家从行业从公司角度做一个条分缕析的这样的一个说明。

那么比如说像原料药,其实它就是有点偏周期对吧?比如说像医药消费品OTC它就有点偏消费,那么另外一部分的创新药、高端处方药,还有这种高端的这种新型医疗器械,它就有一些科技股属性。那么这里面有很多的赛道需要大家去理解,所以我们是一个条块化的这样的设置。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汇总的这些东西,比如说10年以来的医改的大的方向,三医联动是怎么做的?那么包括怎么去看中国现阶段的医药的发展水平跟国际上的差距,哪些是接轨的,哪些我们在逐步接轨。那么再往后,在老龄化的背景下,哪些赛道会做得更精彩,疾病谱的变化,政策的演进,包括参考我们说欧美日这些经济体哪些更适合我们去学习,哪些可能大家的国情差异会比较大,那么在从总论角度我们也做了一些逻辑的梳理。

华尔街见闻:明白,这么看来如果选对赛道的话,基本上能选对正确的标的,可以这么理解吗?

徐佳熹:我觉得行业是非常重要的。那么首先细分领域要好,其实好领域的一般的公司有的时候甚至比一般领域的好公司更值得投资,就是所谓大家现在去看赛道的问题,另外的话在医药领域确实团队与团队之间差别还比较大,那么执行力也是相当关键的。

华尔街见闻:在您看来这个好怎么定义?

徐佳熹:我觉得有这么几点,第一本身行业增速还是要快,它是一个成长性的赛道。第二个的话竞争格局要好,或者企业本身有一些我们叫独门绝技,或者说技术上他的确领先其他人,或者是在赛道当中他执行力很强,他跑到了前面,即便让大龙头去追赶它也望尘莫及,这样的企业我们觉得也是好企业。

好的,那么在您看来技术上,我们怎么去理解它这个技术?如果说对于普通的投资者可能也没有那么多的医药的背景,那么让他去挑技术上的难点可能有点难,那么在您看来有没有什么样的捷径可以走?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样的指标可以来去观测一下?

如果说是捷径,最好的捷径买医药基金,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对于普通个人投资者比较合适的做法,因为现在的确是一个体系性竞争的时代,我们看到头部的这些基金都配3个人5个人,甚至有配10个人的公募基金。然后这样的基金经理如果他要努力工作,他要是科班出身,普通的个人投资者你是没有办法去竞争的,所以其实如果你打不败他,那就加入他,这是一种做法。

第二种就是如果您是一个对医药行业非常了解的深刻了解的投资人,当然你可以去涉及个股,但这里面前提一定要满足,你是非常的了解。那么如果说到竞争壁垒的话,我觉得如果从财务指标,既然您说不看技术角度,如果看财务指标,让大家普通投资者能够通用的理解到的,我觉得一个合乎常理下的高ROE。我们讲合乎常理,是为了确保报表的真实性,那么与此同时的话,高ROE其实某种程度上是能反映它的高比例。

华尔街见闻:您也是第一回和我们华尔街见闻合作,那么您想通过这次大师课向我们华尔街见闻的用户传达一种什么样的理念呢?

徐佳熹:因为我觉得今天我跟咱们的很多用户也做接触,确实有非常深刻的感受,咱们是一批有思想,然后有一定专业度的这样的一批投资者,可能有一部分是机构投资者,有一部分是个人投资者。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大家都是热爱学习,然后同时有比较高专业素养的一批投资者,所以我也想能够传达的一个是专注,一个是专业,另外让大家能够真正的去考虑价值投资。就像我们巴菲特先生说长坡厚雪的这样的一个理论,我觉得医药就是这样的一个赛道,让大家变成或者变成专业的投资者,或者变成专业的资产配置的人员,把你的这些资产去配置到良好的赛道上去。

华尔街见闻:最后请您能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您今天在大师课上所讲的内容。

徐佳熹:
我觉得如果或者不叫概括吧,我们的希望,还是希望倡导价值,提倡价值投资,然后让大家的投资变得更专业。

华尔街见闻:好的,谢谢徐博。

- END -

阅读全文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