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3.1 大类资产中大宗商品的配置

作者: 付鹏

戳此学习付鹏的<大类资产框架手册>
30节课搭建你的大类资产投研框架

3.1 大类资产中大宗商品的配置
视频时长11分09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提要

  • 将大宗商品看作一种配置的工具

本期内容

说实话我在国内的身份比较复杂,大家会发现我一边给金融机构做顾问,一边参与股权投融资,我同时又是一些上市公司的二股东或者三股东,还有很多的投资公司和股权投资公司,也会做二级市场投资,非常复杂,但大部分人是从商品中认识我的,觉得我以前就是做商品的。其实我想说大家的认知实际上是错的,准确的说,2009年以前我只接触过铜和原油,这两个东西是大类资产框架中最重要的商品。除此之外,我可以这么说,铁矿石长什么样,没见过,螺纹钢长什么样,好像见过,因为我并不是做真正意义上的商品起家的,跟达利欧不一样。

在海外的时候,准确的说,我是做大类资产的,而大类资产中我负责的更多的实际上是利率和汇率这一块。为什么回到国内以后我们开始做大宗商品?实际上大宗商品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工具,通过这个工具切入国内市场。对于大宗商品有我们自己的深刻理解,当然这其中很重要的一块来自之前我跟大家分享的所谓的世界观,就是对于债务和杠杆的监管制度。把它放到大宗商品世界中其实会衍生出额外的一部分认知,这部分认知在2009年到2012年、2013年非常关键,第一,可以帮你赚钱;第二,实际上也完善了当时对于商品体系的一个架构。很多老牌商品分析在那几年其实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就是混淆了需求的概念。

准确的说,从2002年开始的这一轮商品的大牛市,中间牵涉的总需求的概念是复杂的。除了在经济正反馈循环中看到的正常的需求以外,由于金融监管和杠杆的放松,2002年开始全球各大类资产的浮动远超大家的想象。大家想想金融危机之前的原油价格,大概在2002年的时候油价也就二十多块钱,到后来的一百四十几,其实很多人是无法想象的。油价的抬升不是因为真的有那么多的刚性总需求,实际上我们去看能源的总需求结构的话,会发现代表着全球对于商品需求的原油的需求同比增速到2006年就已经停滞了,或者说那一轮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共振的反馈到2006年就已经结束了。2006—2008年其实更多的是金融性行为导致了资产价格的过热。

……

(订阅即可观看完整视频)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