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奥地利学派与凯恩斯主义者的纷争:我们应当如何追求稳定的经济?

作者: 见智宏观研究

今年以来,美联储画风突变,雷厉风行地释放着与过往两年截然不同的政策路径信号,耶伦不断提到“政策的非对称性”,诸多官员也纷纷提及缩表。

市场将之解读为联储从“Bernanke Put”转向了“Yellen Call”。

我们回顾了PIMCO首席经济学家Paul A Mcculley 11年前的文章,有趣的是,他在当时的观点对当下联储非常具有警示意义:

  • 联储政策的“Put”特征起源于格林斯潘,格林斯潘否认在他的任期内联储存在某种资产价格(比如股票)的下限目标。但无可争议的是,格林斯潘治下的联储确实存在一个非对称的反应函数,市场参与者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显然,这种政策势必会压制风险溢价并引发资产估值上行——这是一种形式的道德风险,事实上可能催生泡沫。
  • 对于追求稳定这一政策目标,海曼·明斯基曾提到,稳定终将引向不稳定,因为资产价格以及信用水平在“稳定的负荷”下溢出。简单地说,稳定不是一个目的地,而仅仅是通向不稳定的旅途。
  • 有关政策透明度,前纽联储主席盖特纳(Giethner)曾经提到,政策透明度包括坦白地陈述你所知道的,以及你所不知道的。承认存在真正的不确定性并不意味着不透明的政策沟通,(联储)只需要透明地传达不确定性的来源和性质。相比之下,当不确定性是一种现实时,阐明政策的确定性不是一种政策透明度,而是道德风险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