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1.4 大国博弈的本质是在竞争什么?

作者: 付鹏

戳此学习付鹏的<美股投资大师课>

1.4 中美博弈的本质

本期提要

  • 1、如何避免债务坍塌?

  • 2、中美之间竞争的本质是什么?

本期内容

各位华尔街见闻的用户和朋友,大家好,我是付鹏。

我们现在的大问题,大家想想,我之前举的几个例子是不是都出现了?比如在中国,早期的杠杆率很低,生产、加工、制造过程中挣到的钱都变成了储蓄。但是当我们发现生产、制造的利润非常高的时候,大量的储蓄转化成投资。投资上来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增长肯定是高速的,但是产能也在快速的释放,同时企业利润率快速下降。当企业利润率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简单,我们会发现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很低。房地产就是抬高居民部门杠杆,把它未来现金流折现最好方法,也可以借此最快的进一步剥削投资回报,而不是继续企业。

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实体部分的比重在减少,而以房地产、金融为代表的虚拟经济的比重在加大。此时内部的杠杆率快速的抬升,当所有的杠杆率都达到极致,也就是能折现的都折现回来的时候,如果收入不能进一步的抬升,我们必然会面临着杠杆率的坍塌,也就是经济层面的繁荣、衰退、萧条到再复苏的一个过程。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就是加杠杆、去杠杆,而中间的那条斜线,实际上就是所谓的收入增长,也就是真正的收入的源头。

所以你会发现,这样的一个图形,既可以用于微观,又可以用于中观、宏观,还可以用于顶层的宏观框架,甚至可以用于从哲学的维度去探讨。有这样一张全球分工的图就足够了,只不过看你怎么理解。大家完全可以自己把它画出来,然后去思考。

我们现在的问题,如果简单去看,已经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了。我们已经把这个东西透支了,所以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20岁的中国了,已经是40岁的中国了。其实大家在讨论的所有这些宏观问题都一样,看债务杠杆率就知道了。我们的债务杠杆率已经告诉你我40岁了。如果你去看我们的人口,你会发现也是40岁了。简单讲,20岁能够让你赚钱的这些生产要素,一个一个都在消退。而到了40岁以后,你面临的问题就是能不能获得更高的收入增长的源头。

所以2008年之后我们提出的口号非常简单,经济转型、万众创业、万众创新。为什么?因为如果不提高我们的生产率,不实现下一维度的技术性进步,债务的坍塌就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说这两中间就一个时间配置问题,如果不想让债务坍塌,就得以尽快的速度、尽早的时间度完成这样的转型。如果完不成,很简单,债务的坍塌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当年的日本,后来的亚洲四小龙,以及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其实是完全雷同的。有人说中国跟日本不一样,这个不一样更多的是微观细节上不一样,但是在整个大的宏观框架和哲学维度上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