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大类资产框架加餐3: 付鹏 X 大师访谈录——如何把握后疫情时代的宏观变局和投资配置(下)

作者: 付鹏

戳此加入学习付鹏的<黄金投资大师课>

加餐3: 付鹏 X 大师访谈录——如何把握后疫情时代的宏观变局和投资配置(下)

本期内容首发于  黄金大师课 2020年7月9日 链接

本期内容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华尔街见闻出品的大师访谈录,我是主持人周宏。

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付鹏毕业于英国雷丁大学,先后任职于雷曼兄弟、所罗门国际投资集团,拥有10余年的对冲基金工作经验,对全球资本市场大类资产之间的轮动,以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把握有深刻的理解。曾对2008年金融危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并参与了2008年著名对冲基金狙击英镑的全过程。目前他担任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付鹏在华尔街见闻大师课中,从大类资产配置与交易的核心议题出发,系统梳理了大类资产的底层逻辑与投研交易心得,已推出《大类资产框架手册》和《美股投资思维特训》。而黄金被认为是2020年投资者必须看懂的资产,如何把握黄金未来的投资机会、如何搭建最实用的贵金属市场分析体系,见闻大师课再次邀请付总为大家解读。 付总好。

主持人:1998年前后发生了什么,导致了这么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付鹏:简单讲,把中国拉进全球化进程以后,美国完成了经济结构转型,它从生产、加工、制造,转成互联网信息技术,然后明确下来,经济比重开始发生变化,以全球化为代表。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从显性通胀税变成隐性通胀税,这个过程中就开启了完全不同的时代。

所以你看黄金的变动,应该这么说,1998年后完全是由名义利率导致的,而1998年前,包括保罗·沃尔克时代在内,实际上是由通胀导致的。这就是我们说的,1998年以后,原则上讲黄金并不抗通胀,因为它跟通胀的关系越来越少,但是1998年前你说黄金抗通胀是对的,这其实就是1970—1985年的重大转型期里酝酿的结构的差异,所以它不是一个统称。

主持人:美元的强弱会和黄金的价格走势有什么样的一个关系?

付鹏:大概是没动静,因为现在全球利率曲线已经全都扁平了,扁平就意味着美元作为各国实际利率的差异已经没有了,它后面如果波动起来,一定是因为类似于1985年《广场协议》,类似某种G20或者G7的协议,而不再是市场本身,因为市场本身目前没有利差了。

但是它和黄金之间没有关系,原则上来讲我们从来不会说美元涨了黄金跌了,黄金跌了美元涨了。说白了两个都是实际利率,无非就是汇率是两个实际利率的差,而黄金是一个实际利率,仅此而已。你可以这么讲,黄金是美元的变量之一,而不是说美元影响黄金,这么说是不对的。

主持人:那么未来这个阶段,投资国内的债券是一个好主意吗?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