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李迅雷 X 大师对话录(二)未来有长期配置价值的还是高成长的行业,有望获得超额收益

作者: 李迅雷
字数 3,563
阅读需 9分钟

戳此加入大师对话录

李迅雷 X 大师对话录(二)未来有长期配置价值的还是高成长的行业,有望获得超额收益

采访嘉宾:李迅雷

在国内的宏观经济学家中,李迅雷的资历、见解与预判皆独树一帜。

他可能是业内对资本市场和投资理解最深刻、最具前瞻性的经济学家之一。2006年他撰写了《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一文,提出满仓甚至负债买入大城市房地产、垄断行业和高增长行业的龙头企业的观点,为后市所完全验证。

2018年他再度提出《买自己买不到的东西》强调关注民族品牌、专利技术和稀缺资源,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他25年前进入券商研究机构,期间曾一手带出两支业内最领先的卖方研究机构,并担任证券公司高管。如今他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上海市人大常委、人大财经委委员。这样的从业经历,业内少有可匹敌者。

他的研究往往落点其时大众最感兴趣的话题:股市、房产、货币发行量、比特币,以研究者的严谨推导,辅之“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文笔,娓娓道来。

也难怪上至“庙堂”之高的决策层,下到“寻常百姓”都会深感兴趣。这和业内一些“文字晦涩”、“故作深奥”的同行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早已功成名就,但李迅雷近年仍笔耕不辍。其中的佳作大多汇集到了《趋势的力量——分化时代的投资逻辑》一书里。

2021年初夏,见闻大师课对话李迅雷,围绕中国和世界经济走向、国内投资者的机会与风险,及这本新书展开了对话。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喜欢资产?我们的文化追求的是福禄寿

华尔街见闻:在未来的一个阶段,普通投资者要保持自己的财富不缩水,具体有哪些选择和注意点是?

李迅雷:我们如果看一下美国的历史,会发现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美元开始超发。再之后,它就引发了房价、股价,还有黄金价格的大幅上涨。但是是物价指数,走势并不强。

由此推理,中国其实也是一样。人民币原本就没和什么挂钩,我们的货币发行量其实也比较可观。回看过去20年,房价的涨幅是远远超过股价的。所以在过去20年,买房子是绝对正确的,不管买一二线,还是买三四线,都能涨。

但是未来20年,我们再看大类资产中,到底是股市好,还是楼市好,还是固定收益类的债券好?这几个比较来讲,我感觉股市可能会相对好一些。

因为在过去很长时间里,股票的表现还是比较差,大部分投资者没有赚到什么钱。在楼市中,大家都赚到钱了,但不能因为大家都从楼市赚到钱了,就认为楼市以后还能继续赚钱。

我觉得需要有一种逆向思维。从逻辑来讲,楼市的泡沫应该比股市会更大。股市经过这几年的调整之后,与全球的水平基本相近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们还是要把更多的资产配置在金融资产上面

华尔街见闻:我们的感觉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的房价的增长惯性是很强的,会强于海外的一些国家,背后有什么因素吗?

李迅雷:我觉得一个和我们的整个货币量有关系。我们一直说美元泛滥,2020年,美联储的扩表使得它的总资产增长了76.8%,而中国央行总资产只增长了4%。大家简单一看,肯定觉得美国在大放水,我们是比较收敛的。

但是,我们看另外一个数据,美国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长了9%,而中国中国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长了18%,说明中国货币创造主要是靠商业银行创造的。

过去这么多年,商业银行创造了大量的货币,这些货币流到了资产领域,使得中国整体的资产估值水平要高于西方的平均水平。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还是中国人的这种投资偏好。相对于西方人来讲,中国人更喜欢拥有资产,不管是什么资产。所以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我们整体的资产估值水平比西方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要高。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喜欢资产?这和我们的文化是相关的。我们的文化追求的是福禄寿,福就是有更多的资产、更多的财产;禄就需要“优则仕”,当了官之后,也能够发财致富;寿就是我们的寿命要更长,因为中国的传统宗教是道教,它追求长生不老,所以我们要炼丹、炼出长生不老药。

在这种理念下,我们其实追求的就是拥有更多的财富、财富能够实现增值,使自己能够越来越富裕,可以享福。

和西方不一样,西方的宗教都是追求来世的,中国的传统宗教追求的是今生。既然是追求今生,就要节俭,就要多储蓄,然后给子孙后代留下一大笔遗产。在这种文化下,大家更加喜欢财富。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居民对房地产的青睐度比西方社会要高。中国居民的房地产配置大概占到整个资产配置中的60%,西方大概在18%。

华尔街见闻:您觉得中国的房价未来还会持续的上涨吗?

李迅雷:中国的房地产经历了20年的牛市,它整体的估值水平是还是比较高的。

华尔街见闻:您说的估值水平,指的是房租和收入的比例?

李迅雷:我基本上用租售比,还有人用房价收入比,但是我觉得租售比更能够反映问题。租售比相当于市盈率,我们现在房地产的市盈率水平大概在50倍,但我们银行股的估值水平大概在5~6倍。所以从估值来讲,可能权益资产的估值相对会便宜一点。

第二,从配置比重来讲,比如美国对房地产的配置比重相对会高一点,大概也就是25%;西方,像欧洲这些国家,配置比重大概是18%。所以我们明显是偏高了。随着人口老龄化,大家对房地产的刚性需求会下降。这也会导致投资投机性需求的下降。

我觉得我们看问题应该要看得更长远一点,不能说过去20年房价一直涨,所以今后还是涨。当然这里还是要讲到结构性的机会,我觉得无论是A股,还是楼市,目前都处在一个分化的阶段。

对于A股来讲,它在过去两年就是一个结构性的行情。2020年大概有一半的股票是下跌的。楼市我也观察了三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70个大中城市的房价表现有一个特点就是,下跌城市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所以今后来讲,我估计楼市虽然不会大跌,但它也会呈现这种结构性的行情,也就是下跌的城市数量会越来越多,而上涨的城市数量会越来越少。我觉得在我们国家对房地产高度调控的背景下,这种结构性的分化也是会出现的。 

未来有长期配置价值的还是高成长的行业,有望获得超额收益

华尔街见闻:在股票市场里,您未来更看好怎么样的板块?

李迅雷:我在15年前,写了一篇文章《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因为那个时候觉得大家的资产配置的比重很低,中国居民大量的钱是用来消费的。当初衣食住行中的衣食基本上能解决,但住行都还没解决,住就是住房,行就是汽车。

所以在那个时候,你要配置资产,买房子是符合逻辑的,而且那时候应该加杠杆,举债买房。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已经从资产短缺变为资产过剩了。这个时候,我觉得在配置资产时就应该配置那些比较稀缺的资产、核心的资产。楼市其实也是一样,核心城市或者核心地段的房地产,依然有结构性机会。

您前面提到的所谓的高成长、高科技行业,也是稀缺的。所以我在2018年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买自己买不到的东西》,就是说要配置这些核心资产,配置那些拥有专利技术、核心技术的产业,像医药产业、芯片产业,还有健康养老等等。

华尔街见闻:这篇文章还是蛮有前瞻性的,因为后续确实看得出来,医药也好,科技产业也好,表现是很出色的?

李迅雷:我觉得在未来还是一样,值得关注的还是这种高成长的行业、高成长的企业、头部的企业。它们还是有长期配置价值,也有望获得超额收益。

华尔街见闻:按照您的分析,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具有稀缺性的资产。过去几年有稀缺性的资产,未来它的稀缺性是不是还会持续?

李迅雷:最近大家都在讲碳达峰、碳中和,在此之前,我们一直强调环保、强调发展新能源。所以我想过去5年,这类行业的成长性是非常好的。这个行业中头部企业的增长会更快,市场份额会更大。

我想我们在配置的时候,一定要在好赛道中寻找千里马,不能在好赛道中寻找那些跑得不快的马,这时选择性就显得更加重要。 

华尔街见闻: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目标提出以后,对中国中国传统的制造业存在怎么样的机会和风险?

李迅雷:我觉得这个目标意在长远,我们是为了子孙后代能够青山绿水。同时,我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要对全球的碳排放量减少做出贡献,就是我们首先要做到碳达峰、碳中和。

这样做的结果,对传统产业,会增加它们的环保成本,比如原来用煤的、用油的,为了减少碳排放量,要改用更先进的设备、技术,这样肯定会增加成本。所以对传统产业来讲,可能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但是对于传统产业中转型升级成功的企业来讲,这反而是一个利好。因为它们可以在符合碳达峰、碳中和的要求下,生产更多的产品,具有更强的生产能力。这样那些转型升级的企业就有了更多的产能,有了产能就有更多利润。

我觉得这加大了行业分化的力度、加速了行业分化的速度,使得强者恒强能够更加体现出来。

对于全社会来讲,由于有碳达峰、碳中和的要求,所以全社会要增加投入。有人估算它大概可以拉动140万亿的投资,当然这是到2060年之前。这样的投入也是比较大的,投入大了之后对经济也有拉动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正面的影响。

当然也有负面的影响,比如会不会影响到传统产业的就业问题。由于碳达峰、碳中和的要求,生产成本上升,上升的成本由谁承担?如果由消费者承担,是不是会带来通胀压力的加大?

所以我觉得总体是一个好事情,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但是这个过程又会导致分化、导致机会的增加,也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要客观、全面的去评估这样一个过程。

华尔街见闻:资本市场给予碳达峰、碳中和非常高的关注度。在您看来,这是一个主题性的炒作,还是一个长期的趋势性的表现? 

李迅雷:这应该是有实实在在的效应的。以钢铁行业为例,钢铁行业本身就是一个产能过剩的行业,最近由于库存少了之后,钢铁行业整体复苏非常明显,但长期来讲,按照目前中国这样的体量,它还是过剩的,而且它也造成了碳排放量的巨大增加。

这会导致一些生产比较落后的企业被淘汰。而头部的钢铁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不断提升市场份额,从而增加利润。我觉得这已经体现在我们的实体经济中了。

华尔街见闻:感觉上,对行业的影响可能是辩证的,但对具体企业的影响是结构性的。

李迅雷:对。

— — 加入大师课VIP会员— —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