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李迅雷 X 大师对话录(三)未来阶段的中国资本市场的趋势判断

作者: 李迅雷
字数 2,572
阅读需 7分钟

戳此加入大师对话录

李迅雷 X 大师对话录(三)未来阶段的中国资本市场的趋势判断

采访嘉宾:李迅雷

在国内的宏观经济学家中,李迅雷的资历、见解与预判皆独树一帜。

他可能是业内对资本市场和投资理解最深刻、最具前瞻性的经济学家之一。2006年他撰写了《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一文,提出满仓甚至负债买入大城市房地产、垄断行业和高增长行业的龙头企业的观点,为后市所完全验证。

2018年他再度提出《买自己买不到的东西》强调关注民族品牌、专利技术和稀缺资源,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他25年前进入券商研究机构,期间曾一手带出两支业内最领先的卖方研究机构,并担任证券公司高管。如今他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上海市人大常委、人大财经委委员。这样的从业经历,业内少有可匹敌者。

他的研究往往落点其时大众最感兴趣的话题:股市、房产、货币发行量、比特币,以研究者的严谨推导,辅之“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文笔,娓娓道来。

也难怪上至“庙堂”之高的决策层,下到“寻常百姓”都会深感兴趣。这和业内一些“文字晦涩”、“故作深奥”的同行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早已功成名就,但李迅雷近年仍笔耕不辍。其中的佳作大多汇集到了《趋势的力量——分化时代的投资逻辑》一书里。

2021年初夏,见闻大师课对话李迅雷,围绕中国和世界经济走向、国内投资者的机会与风险,及这本新书展开了对话。

未来阶段的中国资本市场的趋势判断

 华尔街见闻:对于下阶段中国资本市场的你趋势,您有什么判断?

李迅雷:对于资本市场,我只能够判断结构性的变化。要判断比如最高点、最低点,这是很难的,因为大部分人所谓的预测其实就是猜测。但是市场总有它的规律,比如结构性牛市已经持续两年了,今年应该要调整一下,这很正常。

2020年大家都在骂抱团(指机构集中持仓),尤其是散户觉得机构抱团,让机构获得了超额收益。现在抱团基本上也解体了,解体之后,下一步怎么办?我觉得共识还是很重要的。

对于资本市场,大家最终会有一个共识,而这个共识就是大家会共同看好某些行业、某些板块或者说某些股票,这些股票的集中度会不断提高。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趋势是集中度还会进一步提高,不是说抱团解体之后就不再抱团了。

我觉得以后是打引号的“抱团”,因为英雄所见略同。大家可能会集中在一些行业中,像高科技行业、新能源行业、生物医药行业等等。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科技进步,我觉得这些行业未来有大的需求。这是从长远来看。

短期来讲,它属于大家共同看好的模式的估值提升过快,出现回落也是正常的,但是大的趋势、大的方向,我想是不会改变的。

至于指数,我还是比较看好成分股指数。相对来讲,我对综合指数看得比较弱一点。因为成分股指数是优中选优的,美国的、欧洲的、日本的成分股指数都是涨的。

人类在进步,市场只要存在,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成分股是代表优秀的,它把不好的剔除了,所以我对股市长期来讲还是乐观的。

当然,要获得更高收益,肯定不能够简单的去买成分股了,还是要优中选优,这可能是一些专业人士比较擅长的事情了。

华尔街见闻:白酒作为过去一段时间机构最关注的行业板块,近期的波动也比较大,大家的分歧也比较大,您怎么看这块核心资产的表现,以及未来的价值?

李迅雷:白酒作为核心资产,一个最大的逻辑就在于高端消费的繁荣。高端消费的背后是中国的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比较快。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大概计算过,从2016年到现在为止,过去5年中,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了35%,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增长了25%,相差10个百分点。这对于高端消费是有利的。

而现在来讲,这些被当作核心资产的白酒股,卖得好的还是高端品牌。当然经过这几年的上涨,它们的估值水平都是不便宜的。所以我认为今后可能还是会继续的调整,白酒板块作为核心资产不是长期的,因为它的科技含量还是比较少,主要是以传统的民族品牌作为支撑。

在选择核心资产时,我们更多的还是要看有科技含量的、高成长的。白酒恐怕未来很难持续高增长。

华尔街见闻:按照您的分析,包括借鉴海外的经验,高端消费的增长趋势会持续吗? 

李迅雷:也不一定能持续,更何况我们现在的国家政策更多鼓励的是中低端的消费,而不是高端消费。

华尔街见闻:美股在2008年以后持续表现很强势,历史罕见,您认为什么支撑了如此之强的长阳趋势?

李迅雷:我也觉得这有点不太正常。美国股市连续的上涨,没有一个像样的调整,每一次大家都以为会大调整,结果到后来它又起来了。2020年3月美股暴跌,跌幅超过20%,进入技术性熊市,后来又变成技术性牛市了,这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但是我觉得美股可能还是有一定风险,它的风险来自经济复苏之后,美联储可能要收紧货币、要收缩。像前两天,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也说美国经济过热,应该要加息。一旦加息,美股大概率是下跌的。

1987年、2000年、2008年三次美联储的加息都引发了股市的暴跌。所以我觉得未来可能会触发美股下跌,也就是这种经济全面复苏背景下的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

华尔街见闻:美股如果将来出现大幅的调整,会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有什么影响呢? 

李迅雷: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如果说前期美股的大幅上涨没有给中国股市带来巨大的推升,你说它下跌也要让中国股市大幅下跌,这个逻辑恐怕也不成立。毕竟中国股市和美股之间存在关联度,但不是特别大。

华尔街见闻:近期投行对大宗商品的价格表现比较乐观,您怎么看? 

李迅雷:我觉得大宗商品的价格应该还能涨。但大宗商品最重要取决于基本面,因为大宗商品,尤其是在金属这个领域,中国的消费要占到全球的50%。而这两年中国都在收缩,我们的货币政策也是稳健中性,财政政策说是积极的,但其实是有点偏紧的。

这样,我们的基建投资的增速就会放缓。而房地产现在一直提倡“房住不炒”,所以我估计2021年的房地产的投资增速也会下降。如果来自中国的需求没有明显增长,对于大宗商品的基本面就不要太乐观了。

但是我觉得这一轮的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主要还是靠经济的复苏、补库存的需求,是顺周期的。这一轮顺周期的上涨应该没有涨完,我觉得可能还会继续上涨。但长期来看,它总归要回归基本面的,而不是一种纯粹的炒作,或者是因为纯粹的补库存的需求。 

华尔街见闻:对于现在年轻一代的投资人,您会给他提怎么样的理财方面的建议?

李迅雷:投资上的建议,还是和我的大逻辑相关,就是要增加对金融资产的配置。金融资产也是广义的金融资产,像固定收益类的,如果能够获得5%左右的回报率,又能够保本,还是可以配置的。

因为今后房价的平均涨幅不大会超过5%,这是我的一个判断。这是因为 “房住不炒”使得地方政府对于控制房价还是有压力、有任务的。

另外对于金融资产,我的建议就是买产品,比如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的产品,比自己去二级市场买股票会好一些。因为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对专业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所以你要配置权益类资产,最好不要自己直接去二级市场买卖,除非非常专业。

还有房地产,我觉得刚需肯定还是要满足的。如果没有房,还是可以考虑买一手房,尤其在目前限价的情况下,我觉得一些核心城市、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的房价,还是有上涨的潜力。

华尔街见闻:好的,谢谢您。

— — 加入大师课VIP会员— —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