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大师课串讲·搭建投研框架2.10:两张图看懂中国发展核心动力源

作者: 邵宇
字数 4,019
阅读需 11分钟

戳此加入 大师课VIP会员

大师课串讲·搭建投研框架2.10:两张图看懂中国发展核心动力源

本期内容首发于邵宇大师课从“全球化”到“双循环”》

本期提要

  • 双循环1.0的内涵与“朱楼周”体系
  • 双循环2.0发展逻辑:需求、供给、投资和分配
  • 新制度:七大改革拉动新三驾马车

本期内容

大家好,欢迎来到见闻大师课,我是邵宇。

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双循环2.0。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做双循环,只是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年代,它有不同的内涵。比如过去这40年,我们也在做一个双循环,可以叫做双循环1.0。它包含什么样的循环呢?

首先我们可以看需求侧,我们提到的全球化3.0,就是iPhone的故事,它其实就是双循环1.0中的外循环或者大循环的逻辑。也就是我们把美国的技术跟中国的资本和土地结合在一起,生产出来iPhone,卖到全世界,这不就是一种大循环吗?

同样我们有内循环。内循环大家都明白,也就是我们的城市化,特别是城市化1.0,又叫做新城模式:开发一片新的区域,打造一个新区。

比如上海浦东新区,30年之前是一片农地,怎么样去做城市化?首先要修一条过江的隧道,然后修一条地铁,最好把区政府迁到新区的核心区域,然后一边做招商引资,做开发区、做工业区,另一边卖地,做房地产,这样内循环也就启动了。

所以从需求来看,其实是两个逻辑,一个是全球化3.0的逻辑,一个是城市化1.0的逻辑。

当时在供给上要怎么样去做?双循环的一个要点在于,我们的供给是不是能够提供相应的产出和产业的基础。我们当时做供给,主要是工业化2.0和信息化1.0。

所谓工业化2.0,也就是大规模的自动化生产,又叫做福特制。福特就是美国的汽车公司,大家对福特制的印象可能来自一部电影——卓别林的《摩登时代》,电影中卓别林饰演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他看到任何一个像螺丝的东西,都会拿着扳手去拧一下。

其实我们的富士康,包括中国所有的白电或者优秀的制造企业,几乎都在经历这个过程。

包括大家学的很多管理学的课程,比如经典的MBA或者EMBA的课程,其实都来自这种大的机械化生产、大的资本和劳动力流水线结合的福特制管理方式。大家不断在学,包括它的营销、它的管理,包括整个的商业逻辑都是这样逐渐展开的。

在做工业化的同时,我们还做信息化。信息化1.0也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像BATJ这些公司,也就是信息的搜索、传播,广告、索引、引擎等等这样一些东西。这构成了我们为双循环1.0配套的供给和需求的各个方面。

当然我们经历了一个快速的经济发展阶段。如果更加技术化一点,我们知道它有一个特定的体制基础,我们称为“朱楼周”体系。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什么叫“朱楼周”体系?其实是这样一个体系的核心构架人的姓氏总称。

“朱”是朱镕基总理,他构建了一个市场化的主体,以及通过WTO把中国放入全球化,也就是大循环的一个结构中去。

“楼”代表财政体系,就是楼继伟,他曾多年担任财政部长,构建了1992年的分税制,从而启动地方土地财政的过程,然后到最后的融资平台,到现在的地方债的发行,构成了财政的一个支柱。

另外一个支柱是“周”,也就是周小川行长,他担任中国的中央银行行长15年。他启动的是双层构架的货币供应体系:

基础货币是由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的扩张来释放高能的货币;通过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仍然是我们金融体系的一个核心的构成部分)的乘数的放大以及贷款,产生了广义货币的供应。

就是这样一个体系,推动了我们整个经济在双循环1.0中的发展。这是我们取得当下这样一个重大成就的一个技术设计。

新一轮的循环是什么样的逻辑呢?我们认为它也会对我们原来的各个方面做出全面的系统的升级。还是4个步骤,也就是需求、供给、投资和分配。

大家总说经济学老师们说得很复杂,各种各样的内容、各种各样的概念,可以说是应接不暇,但其实它也是由4个方面构成的,首先你要掌握的就是需求和供给。双循环2.0版本的构成内容是什么呢?

首先我们还是看需求,需求原来是全球化3.0,现在要做到全球化4.0,这个4.0可能并不一定就是以美国为中心,很有可能是以中国巨大的市场为中心。

其实美国是双循环非常成功的一个大的经济体,但是大家都提到它巨大的国内市场,正是因为巨大的国内市场,它拥有了对全球资源的驾驭的能力。大家知道,我们的消费很快也会追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

这样一个快速的增长,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对全球资源有更多的调配的主动权。如果说全球化3.0是通过美国巨大的市场去调配中国的劳动力和土地,调配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美洲的铜矿或者矿石等等,中国是不是可以起到这样一个作用?

也就是中国引发产业链全面的布局和调整,这样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大循环,并且努力的配置资源。

另外,我们的内需也在做一个调整。我们特别提到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做深度城市化

它是城市化的2.0版本,和原来全面开发的新城建设模式不太一样,它可能会更加集中在一些主要的城市群,并且它需要的是在城乡之间往返的人群,能够最终定居和稳定的生活在城市群。

换句话说,它是一个农民或者叫农民工变成市民的过程、市民变成公民的过程。

同样在供给方面,我们认为工业化要越过3.0,直接奔向为了需求定制化生产的工业化4.0,也就是包括工业物联网的内容。

同时我们的信息技术也会有一个全面的升级,也就是从ABCD的技术(人工智能、区块链、云、大数据),加上5G和IoT的技术,成为新一代的供给的核心。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分配跟原来一样,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这句话还有后半句,叫做先富带后富,也就是在分配上,我们更多强调的是共同富裕。

收入的一定程度的再分配可能会成为这个循环中的重要逻辑,因为只有让边际消费倾向比较高的普通居民的收入得到实际的增长,他们才能支持更为有利的消费的增长。

最后我们看到投资。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供给侧的改革,我们要提供更有效的产能跟制度,以及相应的核心技术,作为我们投资的重要标的。我们相信在这里能够找到新一代的“漂亮50”,而不仅仅是原来的一个简单的重复。

以前,大家不管是做房地产也好,做投资也好,总是把中国的城市分成一线、二线、三线、十七八线,我自己来自一个十八线的小镇。

未来我们觉得中国只有4类城市群,一类是三个蓝色的超级一线城市群,三个大湾区。

然后是5个绿色的二线城市群,分别位于京广线,也就是南北的大动脉,以及东西的大动脉,也就是长江黄金水道的十字路口,这是未来我们发展的特别重要的一个基础部分。

黄色代表区域或者次级的中心,它是一个第三级的城市群。有两个黄色的城市群,一个位于辽东半岛,一个位于山东半岛。如果它们和京津冀加在一块,就构成一个环渤海的超级大湾区,其他区域也有类似的分布。

最后就是第四线,这些红色的点,我们称为能源或者地缘的敏感区域,它是中国输入能源以及输出地缘影响力的一些关键的节点。这种点有多少个?不会超过20个。

未来以我们现在的发展阶段,以我们的财政和货币的资源,以及我们整个资源投放的趋势,我们只可能在这些有颜色的区域进行重点的投资,才能够获得相应的产出,所以我们称为深度城市化。

当然这里的投资有什么样的类型呢?有很多,比如房地产投资,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还有产能投资,也就是制造业、服务业的产能是不是投在这里,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开公司、开餐馆、开工厂;

然后是基础设施投资,比如地铁、城铁应该修在哪里;第四是人力资源,比如大学,孩子在哪里受到教育;还包括公共服务投资,医院、养老的基础设施,这些公共服务是不是应该投在这些区域。

这些东西放在一块,就构成了一个核心的投资拉动的蓝图。这将是维持我们经济在4%~5%增长的核心热点,它会持续10~15年。请大家注意,这是中国内循环的终极的动力源头。

在这样一个源头的基础上,我们经济能够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增长的内核。同时我强调一点,不仅仅是投资,这里最大的意义在于什么?

有很多的空白区域其实分散了很多的人口,未来这些空白区域的功能划分会变成农业区或者生态保护区,而大量的人口将会真正落户在城市群。

当这样一些人,3亿、5亿的人,真的能够落户在城市群,中国发展内循环的核心动力就已经找到并且锁定。这是我们未来非凡增长的主要的动力来源。

但是只有这张图还是不够的。这张图要完成,需要做一系列的制度的调整,制度调整也非常重要。也就是我们刚才提到所谓的“朱楼周”体系。大家仔细看,财税这块其实就是“朱楼周”体系中“楼”这个部分,金融体制就是“周”这个部分。

以前的架构使得我们快速增长,未来是不是能够启动新一轮的调整或者升级?同样是做要素的价格改革,朱镕基总理主要是做了终端产品的价格改革,现在可能要做要素的。

同时,通过新一轮的自贸协定,开放更多的市场给海外。然后是财政和金融体系的系统调整,财政调整什么?我们觉得主要是对债务的重新化解,不能再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因为地方融资平台相对来说风险比较大,特别是在这些白色的区域,可能很难自求平衡。

金融体系也是一样,因为大量的商业银行不大会贡献创新的资本的支持,比如互联网企业,就几台服务器或者几个创意,商业银行是没有办法给你贷款的,它是基于抵押物的文化。

我们需要这样一种金融体制,更多的是通过资本市场,比如创业板、注册制、科创板这种形式提供直接的融资,而且这种直接融资也不会提高整个的杠杆水平,因为你提供的是股本,而且股本越多,杠杆其实是下降的。

完成这样一个架构以后,别忘了还有两个特别重要的,我们要解放户籍和土地,特别是放开超大城市和中心城市的户籍,这样人口才能够流动起来。

土地也是一样的,原来的土地,每块的功能划分非常明确,未来可能在一个大的城市群的范围,它的土地能够自由的进行调配。

也就是说像这些超大型城市,可能更多的土地可以用于房地产的开发,这样一方面能够适当的平抑物价,另一方面也能够提供相对可负担的公共服务。这样才能构成整个城市群发展的逻辑。

做完这个以后,我们要推进的就是这样一张图,这张图会更加关键。也就是说我们通过深度城市化,基本上是一个城市群,再加一个人口的属地提供公共服务的逻辑,只能使我们经济比较大,但是它并不能保证我们在双循环中经济比较强。

在双循环中,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的产业、让我们的技术创新的力量能够真正得到体现,也就是这张图。

也就是我们所有的努力,在未来15年里,可以用简单的两张图来构画。第一就是之前那张地图,第二就是这张结构图。如果在这15年里,我们能够在它的动力没有全部被耗尽之前,顺利的从第一张图获得第二张图的增长模式的转变,我们就能成功。

如果只凭第一张图,大概在10~15年之内,中国又会回到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

但是1840年之前,我们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持续了2000年,那又怎样?第一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枪炮,包括英军5000人的队伍,就把原本的帝国打翻在地,所以只是大是不行的,还得强。

强的逻辑在于哪里?需要发动一次属于自己的产业革命,也就是我们认为双循环中,构成内循环跟外循环核心的节点,关键就在于是不是能够形成一个自己的有创新能力的产业跟创新的集群。

在这里,我们看到资本市场为此所做的一系列设计,都是围绕它展开的。

这就是本次课程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 — 加入大师课VIP会员— —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Browniehu
举报

特别棒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