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和DM的分化——逆全球化的必然结果【219】

作者: 付鹏
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还会“你好我好大家好”吗?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EM和DM的分化——逆全球化的必然结果
视频时长8分17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前期回顾

不可调和的矛盾再次升温,全球风云再起【201】

特朗普的既要、又要、还要【209】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今天继续聊聊关于新兴市场的问题。

前面我大概跟大家分享了一下关于新兴市场危机的原因、逻辑和框架,从另外一个程度上来讲,问题会体现在债务上,但是另外一层的核心是源自于收入。目前来讲,还需判断是否是全球经济走弱的状态导致了我们看到的以往的整体收入的下降,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我们应该还是看到了在以前这种全球经济一体化结构下,新兴市场的风险,就是全球的风险。应该说,无论是发达经济体也好,还是新兴经济体也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框架下,大家其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之前我用了JP摩根的新兴市场EM的汇率的波动率指数,还有标普,来代表发达经济体的标普的风险。我们能够看到,大多数时间它是一个比较明显的共振的状态。尤其是上一轮周期,无论是新兴市场风险向发达经济体传导,还是发达经济体向新兴市场传导,经济一体化下大家的波动率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最近的这段时间,新兴市场的汇率的波动率其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可以堪比2014年、15年的水平。

14年15年是一个正常的全球的顺周期,所以在那个过程中更多的是新兴市场的风险向发达经济体传导。比如说,我们看到新兴市场的风险传导到发达经济体的股票市场上,那两年我们看到跟美股上面所谓的周期类的股票、矿山类的股票、机械类股票,跟新兴市场高度相关的股票同样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杀跌,尤其是包括矿、能源在内的板块。我们可以看到波动率大家基本上是同步一致的,可以说是新市场向发达经济体传导波动率的一个标准的过程。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一个情况,就是发达经济体的标普波动率在2月份起来过一次,在那之后基本上又回到了15这样的一个水平,很沉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新兴市场的风险在不断地放大,汇率代表了新兴市场的风险一直在不断地加大,并且已经大有超出2015年正常顺周期的一个风险的水平。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一个分歧?将来分歧会怎么样去走?最终是新兴市场把发达经济体或者把美国拖下水,还是说继续出现这样一个劈叉的关系?从我的角度上来看,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理解右侧这张图,也就是原来我们付鹏说里解释特朗普政策给全球带来的影响的时候,我很重点的用到了右侧的这张图去解释关于特朗普的政策。因为正常来讲,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模型框架下,美国本身应该是大量的全球化的转移,由海外的供应,也就是所谓的外部供应,由外部供应来满足内部供应的不足,进而对总需求进行平衡。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