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贫富分化的主要原因是——央行?

作者: 方凌
达利欧在最新访谈中表示,资本主义收入不均已经触发“国家紧急状态”。不过美国前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David Stockman认为,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大规模扩张已经导致世界被债务和投机所淹没,奉行凯恩斯主义的央行们才是贫富背后的原因。

上周末,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创始人达利欧接受采访时表示,资本主义必须进行改革,贫富差距过大已经触发了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4月8日,里根时代前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David Stockman在他的金融博客Contra Corner发表题为《Hey, Ray Dalio, It's The Fed, Stupid!》的文章,指出达利欧没有一次提及贫富差距背后的原因,而央行才是背后的主要原因。

美国财富分配不均背后的原因

Stockman提醒到,美国财富分配开始出现问题是在1987年,也就是在那年格林斯潘接过了美联储主席的职位。

数据显示,过去三十年,最富有1%人群拥有的财富份额从34%增长至40%,而底层90%人群拥有的财富份额从33%降至21%。

分化的原因是税率吗?事实上,税率也在不断上升。1986年的美国税改法案中,最高边际税率是28%,随后稳步上升,并在2017年12月有效税率达到42%。

那么,是因为人们被科技抛弃了吗——即机器取代了人类,生产仍保持增长。然而这个情况并没有发生。2019年2月的制造业产出实际水平并没有比2007年3月高。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此前共出现过5次商业周期,每一次周期中,在衰退中短暂下降的产出都很快获得了恢复;随着每次复苏,生产指数稳步上升。总体来看,过去35年,制造业产出指数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

在一个周期中,当产出增速突然从3%下降至0%时,意味着有情况发生,但并不意味着是机器人正在取代工人。

图片来源:Contra Corner

另一方面,过去12年间,虽然生产没有增加,但是家庭实际非耐用品消费增长了17%,耐用品增长了52%。

Stockman认为,能够解释这种现象的也许是美联储行为。

美联储通过抵押贷款、车贷、学生债务、信用卡债等,让处于底层60%的家庭停滞不前(treading water)。

毋庸置疑的是,人为债务推动的生活水平并不能带来繁荣。

是央行!

对于 “资本主义必须进行改革”的观点,Stockman也并不认同。他指出,过去数十年唯一真正发生变化的是央行们,“它们已经被凯恩斯主义的经济破坏者们接管了”

自2003年以来,全球央行大举购买政府债务和相关证券。然而随着过去11年全球范围内债务的爆发,并没有伴随着出现家庭、政府、企业的节俭和储蓄倾向。

2007年危机前,全球GDP约在58万亿美元,未偿债务总额为100万亿美元,杠杆率为1.7倍;

十年后,全球名义GDP升至80万亿美元,而全球债务总额飙升至250万亿美元,杠杆率升至3.1倍。

以日本央行为例,截至2018年底,日本央行所持日本国债份额的比例达到42.99%。今年2月底,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曾表示,若经济失去动力,“当然”会考虑加码刺激,选择包括降息、加快购买国债,如有需要可能综合使用。

日本并非个案,欧洲央行和美联储也是如此。

自1999年以来,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升了604%,以日元计的日本名义GDP仅上涨了5%。

自1999年以来,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增长了575%,而名义GDP增长了77%。

自1999年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增长了1000%,而名义GDP增长110%。

图片来源:Contra Corner

Stockman认为,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大规模扩张已经导致世界被债务和投机所淹没,并削弱了金融资产市场中的价格发现机制。

回到达利欧提出的有关贫富差距的问题,Stockman认为凯恩斯主义的央行们才是原因。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一个机制让桥水的风险平价交易蓬勃发展,达利欧本人也因此变得如此富有。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