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房地产金融政策与调控取向一致 货币政策完全有能力应对各种内外部不确定性

作者: 曾心怡
近来,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曾在5个交易日下降95个bp。对此,央行表态认为,货币市场利率短暂下行是正常现象。

2019年5月10日周五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就2019年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解读召开媒体吹风会。

此前一天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当月社融增量环比腰斩,新增人民币贷款亦大幅回落至仅过1万亿,二者均处于2018年以来较低水平;货币供应数据亦不及预期,M1增速重新大幅下滑。

调统司张文红副司长指出,如果看社融的回落,“我们认为还是主要受季节性影响,以及今年信贷投放的节奏跟去年不同有关”。

央行货政司孙国峰司长则进一步表示,总的来说货币信贷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不存在4月份货币信贷增速下滑的问题,稳健货币政策是松紧适度的。

下一步判断货币信贷走势可以从两方面来看:

一方面从作为货币创造核心环节的银行角度来看,去年以来我们采取多方面货币政策的措施,缓解了银行的流动性约束、资本约束和利率约束,促进银行主动的增加信贷,支持实体经济。

另一方面,从资金需求端来看,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和经济的转型升级,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信贷需求还是比较强的。

从供求两端来分析,未来的货币信贷还会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货币政策还会继续坚持稳健的取向,保持松紧适度。

对于市场颇为关心的“个人新增的中长期贷款是不是去买房子了”,央行也给出了回应:

至于大家关心的是不是进股市,是不是进房地产了,目前从统计数据上我还没有看到明确的指示情况。

在房地产的金融政策方面,市场司邹澜副司长表示,推动建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强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抑制流动性过度流向房地产,促进形成金融与房地产的良性循环。

应该说过去几年总体上政策效果已经逐步有所显现,而房地产调控和房地产金融政策的取向是没有改变的,是一贯的。

此外,在5月6日本周一,央行曾非常罕见地在A股盘前对中小银行降准、释放2800亿资金。孙国峰称,经过这次定向降准之后,“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基本确立。

“三档”是指:

第一档是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3.5%,体现防范系统性风险和维护金融稳定的要求,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六家大型商业银行。

第二档是中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1.5%,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

第三档是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8%,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

服务县域是指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

“两优”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和比例考核政策。

这“三档”享受“两优”是有一定区别的,第三档因为已经享受了普惠金融的优惠政策,所以在“两优”当中只享受比例考核政策,也就是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的优惠政策。

第一档和第二档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享受了“两优”之后,金融机构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要比基准档更低一些,这就是新的“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

在流动性方面,近来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下降得比较多,5个交易日下降了95个bp,一度降至1%左右。对此,孙国峰指出,单个时点货币市场的利率波动,并不能反映银行体系总体的流动性状况。

通常货币市场利率月末升高、月初回落在我国是常见现象,主要原因是月末财政集中支出会推高流动性总量,但月末银行体系流动性需求也会上升,所以货币市场利率水平会上升。

但是到了下月初,流动性总量还处于较高水平,而银行体系的流动性需求会下降,因此货币市场利率会有所下行。

回顾今年以来,各月月初都或多或少出现利率临时性下行的情况,应当说是正常的。

他进一步称,“总的来说,货币市场利率运行是平稳的。需要注意的是,判断资金状况,应根据一段时间市场利率的总体走势和水平来分析,而不是过于关注单个时点的利率波动。

在他看来,央行未来将继续按照稳健货币政策要求,合理搭配各类货币政策工具,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对流动性进行边界调节,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在合理区间内平稳运行。

针对货币政策的未来取向,孙国峰则坚定表示,“面对内外部经济环境变化,我国货币政策应对空间充足,货币政策工具箱丰富,完全有能力应对各种内外部不确定性”。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