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之火正在燎原——逆全球化的思考(2)【268】

作者: 付鹏
从欧洲判断未来全球宏观趋势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星星之火正在燎原——逆全球化的思考(2)【268】
00:00 / 00:00

付鹏说:星星之火正在燎原——逆全球化的思考(2)【268】
音频时长14分05秒,请合理安排学习时间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我们接着之前的话题聊聊欧洲,因为所有当下的问题,包括中美存在的这个问题,其实在欧洲身上或多或少地都能找到影子。

我很喜欢拿过去十年里的欧洲做例子,原因就是在于,这样的一个联盟其实它本身就存在着一个内外的结构,也都存在着这种失衡关系。它不仅仅是有着对外的失衡,其实也包括了一个对内的经济失衡关系。并且欧洲处在中美构建的G2全球化的路径中,对外的空间也受到了影响,对内的结构矛盾又更能体现这种联盟存在的一些问题,所以说欧洲的事情是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

在二战之后,欧洲在政治正确的困境下,整体的思路都是沿着左翼的路径在走,也就是所谓的欧洲一体化,欧洲命运共同体、欧洲人的概念,但是欧洲的状况绝对没有这些政治家们设计得那么美好,只是在好日子下面,掩藏了这些问题。前面的发展导致的问题,在这十年的路径中间反映得非常极端。

当外围的整个经济形势、也就是在全球分配中不容乐观的时候,欧洲的问题会率先地爆发出来。简单来讲,当全球蛋糕不能够更多得分配给欧洲的时候,更多的裂痕会体现在欧洲内部的失衡关系上。所以说南北的矛盾、东西的裂痕一直发展到现在,从欧洲人的身上其实都可以看得到,不可能大家坐下来牺牲小我来完成对于大国的贡献。所以在欧洲里边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联盟,分配失衡一旦出现,它就会迅速地发酵和演变,现阶段其实除了经济上的这些问题正在逐步地影响着各国民粹主义的日益活跃和升温,其实以国家利益来获得选票这样的一个路径在西方体制内应该说都是普遍可行的。

索罗斯以前讲过,但凡经济上面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所有的西方民选制度本身会推着极端性的路径出现。就像前面我们聊到的一样,在中国我们有自己独特的政治体制的优势,可以避免类似于这样的情况出现,也可以约束。其实我们大部分的老百姓最后是有着牺牲小我来成就大我的一个结局,但是在欧洲恰恰是相反的。

这几年整个欧洲内部,因为它的地理位置距离中东又很近,应该说整个中东的动荡加上欧洲自身结构性的问题,欧洲人其实想的还是有点太天真了,这里边德国人是比较明显的,欧洲自身的经济结构上面又陷入到这种困局,人口的增长上面也陷入到一定困局,想用移民去解决这个问题的结果却是在地球资源分配上带来了难民的危机,这个东西又会反向地催生民粹主义进一步的增强,甚至是走向极端的右翼的方向。

在几年前,其实很多的观察家们早就已经预言了,欧洲早晚要走上这一步。其实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究竟是什么点会导致这样的事件发生,当然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应该是某个政治性的时间点,所以大家都在密切地关注这未来的一两年欧洲政治体内的极端性的一个变化。随着2009年的金融危机开始,其实金融危机以后一直到欧债危机,经济的问题已经使得欧洲欧盟内部的这些国家开始走向了中右翼的路径,在这个过程中左翼已经开始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一些极右翼的势力在欧债危机以后,以小的边缘的政党的形式开始出现在了欧洲政坛,包括英国、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西班牙、匈牙利,意大利等等,其实都已经在欧债危机以后有这样的一个苗头,而时至今日应该说已经从苗头开始变成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下在奥地利也好,意大利也好,法国也好,德国也好,在这些大的欧洲经济体内,这些极右的政党已经开始或多或少地登上舞台,并且取得执政权力,在过去几年的选举中已经获得了超预期的选票,已经形成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格局。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