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月制造业PMI再创近十年新低 服务业逾三年新低 美元短线下挫

作者: 李丹
6月美国制造业PMI初值继5月终值之后再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且逼近荣枯分水岭50;6月服务业和综合PMI初值均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经济学家称,制造业下滑越来越影响到贡献美国经济九成的服务业。

新近公布的6月先行指标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创多年新低,对美国经济发出了最新的警报信号。

美东时间21日周五,IHS Markit公布的今年6月美国制造业PMI初值降至50.1,不但低于市场预期值50.4,也低于5月终值50.5,继5月之后再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逼近荣枯分水岭50一线,意味着制造业从扩张转为收缩仅有一步之遥。

6月制造业PMI分项指数中,就业指数初值仅有50.2,逼平2016年4月50.2的低位,5月终值为51.9。产出指数由5月终值50.7降至50.2,创2017年12月以来新低。

同时公布的6月Makit美国服务业PMI初值为50.7,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预期和5月终值分别为51.0和50.9。其中服务业的就业分项指数初值为52.4,5月终值52.5。

6月Markit美国综合PMI初值为50.6,同样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

IHS 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评论称,6月企业活动接近停止,扩张速度为2016年2月以来最慢,预示着今年第二季度经济扩张速度将放缓至1.4%。

Williamson认为,近几个月制造业带头的下滑越来越影响到贡献美国经济九成的服务业。年初表现强劲的服务业6月几乎未见增长,录得金融危机以来第二低的月度增速。

Williamson指出,因为对关税、地缘政治风险和经济增长放缓更加担心,企业的乐观情绪更低迷。劳动力市场出现疲软迹象。商品与服务价格主要因为关税略有上涨。但关税带来的通胀影响被需求疲软抵消。制造业总体投入成本的通胀回落到两年低位,商品与服务的平均售价录得2016年末以来最低增速之一。

6月PMI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短线下挫,而后反弹,但未抹平日内跌幅。

美股三大股指低开,到发文时小幅转涨。

这是PMI相关指数本月再度显示美国经济的疲态。

  • 本月3日公布的5月ISM制造业指数为52.1,创2016年10月以来、即特朗普胜选总统之前的新低,其中就业指数创2017年来最低,生产指数创2016年8月来最低,进口指数连续两个月跌破荣枯线。
  • 同在3日公布的5月美国ISH Markit制造业PMI终值降至50.5,创下了2009年9月以来新低,产出分项指数终值创2016年6月份以来新低,新订单分项指数终值自2009年8月份以来首次陷入萎缩区间。
  • 4日公布的美国4月工厂订单环比降幅低于预期,但同比1%的增速为特朗普上任以来最低。4月制造产品出货环比降幅为2017年4月以来最大。3月扣除飞机非国防资本耐用品出货同样下滑,意味着三年来美国企业首次一季度设备开支减少。
  • 6月15日公布的5月工业产出同比增速在4月创2017年2月以来新低后反弹,但占工业产出约四分之三的制造业仅环比增长0.2%,今年前四个月平均下降0.4%。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