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18亿资金却拿不出6000万分红 辅仁药业遭上交所“连环追问”

作者: 黄黛玉
辅仁药业表示,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及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

即便辅仁药业已在7月25日复牌,但其6000多万的分红款仍未到帐。

根据该公司于24日发布的公告,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大部分还处于受限状态,受限金额为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

“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及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

然而辅仁药业此前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报中却披露,其实现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并且截至今年3月31日,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

也就是说,18亿元如今却秒变1.27亿元。对此,上交所的第二封问询函随之而至,要求公司就资金问题、核心子公司经营状况、是否违规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等事项予以详细披露:

“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具体存放情况、利率水平、资金受限情况及原因,是否存在被他方实际使用情况; 一季末至今,公司账面资金大幅减少的具体情况及原因,公司大额资金支出的具体流程及负责人;截至目前公司有息负债金额,是否存在逾期债务、表外债务,并结合公司最新实际资金余额,说明后续偿债安排及是否存在债务违约风险;公司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之间的资金拆借情况。”

自复牌以来,辅仁药业已连续两日一字跌停,两日市值蒸发约12亿元。

突然消失的6000万分红

辅仁药业的黑天鹅事件不仅突然且极具戏剧性,而这就要从7月19日说起。

这家医药企业原定于当天进行红利派发股权登记,预计共派发现金红利6271.58万元。但到了19日晚间,辅仁药业却突然公告称,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

一石激起千层浪。公司一季度账上此前明明写着有18亿元资金,却拿不出6000万元给股东分红,此举自然引发了业内对其财务造假的质疑。

上交所也在第一时间发出问询函,一方面,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目前货币资金情况,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另一方面,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辅仁药业于24日发布的公告也正是对这第一封问询函的回复。该公司表示,经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进行沟通,因涉及公司多,需要对每一笔往来实质和内容进行客观判断后才能得出结论,上述工作尚需要进一步核实。

另一个康得新?

其实在事情曝光之前,辅仁药业近年的财报表现亮眼。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约为50亿元、58亿元、6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分别达到约3.49亿元、3.92亿元、8.88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年为正。

但现下,不少投资者已在担心,这家曾经备受资本追捧的医药白马股会不会是另一个康得新?

2019年2月,账上曾登记了100多亿元现金的康得新出现了15亿元的债券违约,随着监管机构的介入,其财务造假的惊天大案最终浮出水面。

有意思的是,辅仁药业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正是因康得新涉嫌财务造假而处于风口浪尖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上交所也在第二封问询函中要求其对辅仁药业的相关问题进行核查并发表意见。

证券时报对此更是评论称,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恰好都是瑞华会计所,这不得不令人心生警惕起来。虽说瑞华是国内第二大会计所,由其经手的上市公司,有上百家之多。在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也通常会声明其独立性,且审计意见是基于相信获得的相关证据充分、适当的前提:

“然而骨感的现实是,各家上市公司每年花费的审计费用,通常高达数百万元,基于甲方、乙方天然的地位不平等,会计师是否严格执行审计纪律,恐怕就很值得打上问号。”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