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mco加入华尔街大行 警告美债收益率可能最终转为负值

作者: 李丹
Pimco全球经济顾问称,若美联储将利率重新降至零并重启量化宽松,美国国债的负收益率可能会迅速从理论变为现实。过去九个交易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累计下降40多个基点,创八年来最大同期降幅。

和摩根大通等华尔街巨头一样,前全球最大债券基金Pimco也开始发出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由正转负的警告。

据新浪美股,Pimco全球经济顾问Joachim Fels本周二发布博客文章称,“认为美国国债的名义收益率可能会出现负值已经不再荒谬了”。至少11个国家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负,德国的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Fels写道,美国国债收益率要达到负值需要“美联储实施一个重要的宽松周期”,但这仍然只是“具有一种可能性,而不是概率超过了50%。但如果美联储将利率重新降至零并重启量化宽松政策,美国国债的负收益率可能会迅速从理论变为现实。”

Fels称,这种趋势既有长期的,也有周期性的驱动因素。主要的长期驱动因素是预期寿命延长,从而造成了储蓄过剩。“最近加剧”的周期性力量则包括美国劳动力市场降温以及美联储落后于形势变化的风险。

上月全球已经有超过14万亿美元的证券收益率为负。在Fels发文次日,本周三,全球主权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行。美国10年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创今年以来新低,30年期收益率距离2016年触及的创纪录低点2.088%仅差了几个基点。10年期美债收益率日内最低徘徊1.60%左右,临近美股收盘回升到1.70%上方,同期限的德国国债收益率约为-0.54%。

过去九个交易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累计下降40多个基点,降幅创2011年7月末至8月初以来同期最大。

本周一当天,10年期美债比三个月期美债的收益率低32个基点,这是2007年以来程度最深的倒挂。

短期美债的收益率超过长期美债收益率一般被视为现在增长将高于未来的迹象。纽约联储研究发现,3个月到10年期美债之间的关系最具有指标性。而白宫经济顾问Kudlow此前也表示,三月期美债和10年期美债之间的指标至关重要。

在过去50年间,一共发生过6次三个月期美债收益率超越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情况,经济平均在利率释放倒挂信号后的311天后陷入衰退。1989年、2000年、2006年均发生过利率倒挂,而1990年、2001年和2008年经济均陷入了衰退之中。

摩根大通策略师Jan Loeys上月曾表示,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越来越多,具有类似流沙的能力,可以吞没包括美国在内的大部分固定收益领域。

美国银行美国利率策略师Bruno Braizinha尚未预测美国国债将陷入负收益率,但预计随着美联储进入衰退式的降息周期,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在一年内史无前例跌至1%下方。Braizinha在接受采访时说,“全球收益率正在蒸发消散,”到2020年底,“日本式情景”——以极度宽松的央行政策为标志的长期低增长和通胀时期意味着,10年期收益率将跌至0.30%-0.60%范围内。如果美联储将政策利率回归至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跌至负值”。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