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病”闯关再被拦?中泰证券IPO又“凉了”,“病根”究竟在哪里

作者: 刘华
“年少病根今未去”

11月7日,3家准上市公司登上第168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并最终成功获得IPO核准。

对于上述三家公司来说,上市——融资——发展的康庄大道已经徐徐展开。

而这一天,原本也可能成为中泰证券高层额手相庆的日子。他们之前也在此次审核的名单上,但11月6日晚间,证监会发行部“突然”发布公告取消其上会资格,打断了这个进程

相关公告称:中泰证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

此后的一些媒体报道披露,证监会发审委提到的相关事项,可能是有人向监管提交了举报材料。但上述原因未得到相关部门和公司的证实。

无论如何,历史悠长、各类业务齐头并进的中泰证券,其上市的脚步,不得不再一次慢下来。

在数度冲击IPO未果后,中泰这一次的审核取消,如同一个“魔咒“再次吹响…….

梦碎2016

对中泰而言,这已不是它第一次冲击IPO失败。

事发年前的2015年9月9日,齐鲁证券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工商局完成了工商登记手续。

之后第5天,中泰证券就变更公司形式事项再向山东证监局进行了备案。

次年3月22日,完成“股份制改造”的中泰证券迫不及待地提交招股说明书,正式吹响了进军A股的号角。

开始进展很顺利,两天后的3月24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已受理;3月25日,中泰证券招股书对外披露。

然而,事情并没有一帆风顺的往前发展。紧跟着的是罚单接踵而至,中泰由此也踏上了一段坎坷异常的IPO之路。

2016年9月6日,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中泰证券进行立案调查。

临门一脚时被中断,中泰证券的“上市梦”,在这里第一次被打碎。

多“病”之身

在中泰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其还被诸多问题缠身,可谓是“多病之身”。

2016年9月2日,作为新三板企业联科股份的主办券商,中泰证券因对其违规事实,未能审慎、恰当的发表意见,没有做到勤勉尽责,被要求采取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无独有偶,同年中泰证券保荐的ST鑫秋又因涉嫌上市前财务造假遭到监管处罚,股转系统同时认为,中泰证券未能发现问题,并且没有督促公司发布公告向投资者揭示风险。

2017年12月4日,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中泰证券在2015年8月至11月为新三板挂牌企业“易所试”提供做市服务期间,存在拉抬易所试股价并进行约定交易,构成操纵市场行为,决定对易所试、中泰证券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对相关负责人处以罚款和警告。

因中泰国际证券于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处理第三者存款时没有遵守打击洗钱的监管规定,2017年3月14日,香港证监会对其作出谴责并处以260万港元的罚款。

2019年4月16日,作为主办券商在推荐鑫秋农业新三板挂牌及公开转让过程中,中泰证券未完整履行对该公司存货的核查程序,对该公司存货、应收账款及销售收入尽职调查不充分,山东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的措施。

重启IPO后再“病发”

在山东证监局开出新罚单前,证监会官网于3月15日更新了对中泰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

正在大家为中泰捏一把汗时,5月17日,中泰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出现在证监会网站,暗示公司IPO之路顺利重启。

时隔3年后,中泰的IPO“征程”再次“出发”。

很快,中泰证券又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但不是因为冲刺IPO,而是其卷入到了“宁波投资人5.5亿债券违约”的风波中。

5月28日,署名为“浙江宁波一名投资者”的人士在互联网发布了 “中泰证券诱导销售导致债券违约5.5亿媒体会邀请函”。

该投资者称,他于2015年起购买了三期冠石系列私募产品5.5亿元,中泰证券作为托管人,曾承诺“保本保息”,但此后系列产品“发生严重流动性风险和兑付危机”,中泰证券却拒绝兑付。

刚重启IPO的中泰证券,很快在其官网就此事进行公开回应,中泰证券在声明中指出:

 1.自己只是代销、托管机构;2. 未向任何人出具过差额补足协议或类似文件;3.产品亏损系债券出现评级下调、违约等情况,流动性受限所致。

此后,该案件很快从大众视野里淡去。

但颇为诡异的是,这次中泰证券在上会前夕突然“横生枝节”。

IPO取消审核一事是否与举报有关,不得而知;但证监会发审委表示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这也说明了,中泰证券遇到了足以影响其审核资格的“大事”。

多年间,中泰证券反复挑战IPO之路,又反复被拦下,足见其“波折”并非偶然。

“病根”在哪里?

波折的“病根”在哪里?外人并不知晓。

但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证券经纪业务一直是中泰证券核心业务之一。

2016年~2018年,中泰证券的经纪业务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8.2亿元、20.4亿元、14.6亿元,占比33.76%、25.03%和20.76%。

其中,来源于山东省内营业部的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1.5亿元、15.2亿元和10.8亿元,占比分别达76.37%、74.30%和73.78%。

公司布局在省外的153家营业部中,截至2018年底有79家亏损,其中36家已开业两年以上;布局在京、沪、粤、浙、闽等经济发达、竞争激烈地区的25家营业部,受初期投入成本较高影响,短期内收入难以覆盖成本。

关于证券经纪业务,招股说明书里相关内容显示,以往的(区域)优势正受到不利影响,且未来还面临客户流失和市占率下降的风险。

公司同时也在招股说明书里指出,在业务快速发展时,一些风险不容忽视。

除证券经纪业务外,中泰证券在行业内较有竞争力,且也是此前“出事”较多的是其“新三板业务”。

据公开资料,中泰证券2011年即成立场外市场部;2013年3月取得股转公司批准成为新三板主办券商;2014年6月再取得从事做市业务的资格,成为最早一批做市商之一。

招募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泰新三板业务累计推荐挂牌企业排名市场第3位;做市家数排名第9位。

尽管中泰在招股说明书里表示,此前几次在新三板业务上受到的处罚未影响到相关业务的正常经营,但公司依然在上次IPO暂停期间对业务管理模式进行了调整。

上市后高层还有变数?

这边厢被取消审核,那边厢却又传出了新的报道内容。

上海本地媒体透露,来自内部人士的消息称,中泰证券的一把手李玮或于公司上市后离任。此前的4月22日,李玮已出任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资料显示,李玮生于1962年4 月,今年57岁,中国国籍,无永久境外居留权,博士研究生、正高级会计师。在出任中泰(及前身齐鲁证券)董事长前,他曾任莱芜钢铁总厂(莱钢集团前身)财务处处长,莱芜钢铁财务部主任、副总经理,莱钢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董事,鲁银投资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

李玮一直是中泰证券的“核心人物“。

中泰证券的前身系由齐鲁证券整体变更设立,而齐鲁证券的前身为齐鲁经纪公司。

齐鲁经纪成立于2001年5 月,由山东齐鲁资管、山东国际信托投资、威海市财政局等9 家单位共同出资成立。

2004年12月,莱钢集团向齐鲁经纪增资3亿元,同时更名为“齐鲁证券有限公司”。

与此同时,齐鲁着手合并山东省内另一家券商,当时业内排名前列但身负重荷的天同证券。

2006年3月16日,证监会作出了“委托齐鲁证券托管天同证券经纪业务及所属分公司、证券营业部、服务部的决定”。

2007年1月11日,双方完成交割,天同证券并入齐鲁证券,齐鲁取代天同成为山东省属最大的证券公司。

2015年7月20日,齐鲁证券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9 月9 日,完成工商登记变更事项,同时更名为“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莱钢集团持股45.91%,为公司控股股东;山东国资委系公司实际控制人。而由莱钢集团提名的李玮,自2003年7月起,担任证券公司董事长至今。

中泰在业内一直是中型券商中业务全面、机制较为市场化的典型代表。但他的上市之路却远远落后,甚至晚于许多资质不如它的同业们,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