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新CEO上任后首份业绩不及预期;固收拉动,花旗2019强劲收官

作者: 曹泽熙
花旗去年一整年强劲的业绩带动起股价全年累计大涨超60%,领跑美国银行股;富国则由于此前的丑闻和危机,股价表现不及同行。

1月14日周二美股盘前,富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相继发布2019年四季度业绩。

富国银行的业绩显示,公司第四季度稀释后每股收益60美分,不及上年同期的1.21美元;第四季度经调整后每股收益93美元,逊于市场预期的1.11美元。

富国银行第四季度营收199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10亿美元;第四季度净利息收入112亿美元,略低于市场预期的112.4亿美元。

财报发布后,富国银行盘前股价一度下跌超2%。

去年10月,Charles Scharf接替Tim Sloan,成为富国银行新一任CEO,此次财报也是Scharf上任以来富国银行发布的首份业绩。

与富国银行相反,花旗集团的四季度EPS、FICC等主要业绩指标则超出市场预期。

花旗第四季度经调整后EPS 1.9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1.83美元;营收183.8亿美元,高于预期的178.6亿美元;报告期内净利润达到50亿美元。

分业务来看,花旗集团第四季度固定收益市场营收29亿美元,强于市场预期的23.7亿美元;投资银行营收13.5亿美元,亦高于市场预期值12.6亿美元;但股票交易业务营收为5.16亿美元,逊于市场预期的6.74亿美元。

财报发布后,花旗集团盘前股价一度涨近1.5%。

富国去年10月换将以解决危机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富国银行在过去几年中并不顺利。

2016年9月,富国银行爆发假帐户丑闻,5300名员工自2010来私下创设200多万个假帐户并收取空头帐户管理费,随之而来的全国谴责声浪中,John Stumpf辞任 CEO,Tim Sloan取代前执行长John Stumpf在 2016 年成为富国集团CEO。

而在去年10月,曾在VISA、纽约梅隆银行担任CEO,以及在微软董事会效力的Charles Scharf接任富国银行CEO。

近年来,由于种种丑闻和频繁的人事变动,富国银行股价表现难以令投资者满意。去年全年,富国银行股价仅上涨23.4%,但是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的股价则在同期的涨幅分别超过了50%和60%。

巴克莱的分析师 Jason Goldberg指出,目前富国银行最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减少其费用开支:

我们最关注的就是富国银行的费用开支,很明显这方面富国银行的开销多于同行。现在的问题是,富国什么时候开始削减费用开支,以及他们能削减多少。

固收业务拉动 花旗四季度业绩大增

花旗集团强劲的四季报主要归功于其固收业务的优异表现。

花旗称,固收业务同比增长49%,主要是从2018年四季度的欠佳业绩中“有所恢复”。

但与此同时,花旗去年四季度的股票交易业务营收则同比下降了23%,花旗称这是由于金融衍生品市场环境“变得更有挑战性”。

花旗的消费者金融业务同样迅速成长,其全球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比增长5%,四季度营收达到了85亿美元。

花旗CEO Michael Corbat特别强调了花旗的信用卡业务,该项业务营收增长10%至24亿美元。

花旗集团去年全年股价飙涨超过63.8%,创下近20年来最佳表现,同时大幅领先华尔街其他主要银行:摩根大通、富国银行、美国银行等。

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股价去年一整年涨幅也超过50%。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