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图流:子弹足够才有后发优势,中国货币政策储备充足

作者: xiaopi
无论是资产收益率吸引力,还是政策潜在协同空间,中国在MP2和MP3阶段都有相对的制度和体制优势。

国泰君安覃汉团队认为:

如果把货币政策划分为三种形态,美国及其他发达经济体第一阶段空间不大,大概率进入第二和第三阶段的过渡。

反观中国的货币政策,仅MP1阶段就有很大空间。从基准利率来看,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1.50%,若单次降息10-25bp至零利率,则对应6-15次降息。从政策利率来看,1年期MLF利率3.15%,若单次降息5-10bp,剩余降息空间也很充足。

在MP2和MP3阶段,中国的宽松制度和体制障碍相对更低。向金融机构提供低息贷款以定向支持实体经济融资,事实上属于MP2阶段操作之一,只是不如资产购买那么典型。截至当前,我国再贷款再贴现余额19790亿元,仅为抗疫投放的两次专项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就达到8000亿元。

可类比欧元区实行的LTROs,以欧元信用为基础,向区域内银行注入低息资金,通过银行购买压低长端利率。LTROs实施效果差强人意,一方面,实行负利率后导致资产利率偏低,多数贷款回流。也因此3月份欧央行提出允许银行下调资本充足率,期望通过监管放松以提升银行风险偏好;另一方面,欧洲核心国与边缘国经济发展与债务水平差异较大,定向支持边缘国通常伴随着向被救助国施加较为严格的财政纪律,也因此向下推行存在难度。

在MP3阶段,欧元区尚未能实现财政“集权”,财政政策的收放仍存在“国界”。在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减税、财政赤字等问题上长期针锋相对,在大选竞争白热化阶段,两党对核心政策大概率相持不下,这也是近期特朗普0工资税率受阻的原因。

总体而言,无论是资产收益率吸引力,还是政策潜在协同空间,中国在MP2和MP3阶段都有相对的制度和体制优势。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