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影业终回A股 于冬“朋友圈”大曝光

来源: 大摩财经
三年来首家闯关IPO成功的影视公司。

11月5日晚间,证监会发布的审核结果显示,博纳影业首发获得通过。2016年,博纳影业从美股私有化退市后回归A股,2019年3月,受瑞华事件影响,博纳影业IPO审核被迫“中止审查”。

四年时间,影视行业已经不再是博纳影业私有化时锣鼓喧天的热闹景象。

2016年前,影视行业上市公司进行高溢价的外延式并购的案例不在少数,IP的资本化似乎让明星找到了新的致富路,同时商誉高企也让当初实行高溢价并购的影视类上市公司“自食其果”:业绩对赌不能完成的情况下,商誉减值像慢性病一样吞噬着上市公司的利润。

影视行业很难上市,这几乎是熟悉资本市场的人的共识,2017年438家公司登陆A股,其中仅有3家影视公司,2018年至今,几乎没有一家影视公司登陆A股。

影视公司盈利的可持续性一直是影视制作公司谋求上市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开心麻花和新丽传媒在上市之前都因盈利的可持续性受到质疑。

博纳影业冲击上市的四年时间里,博纳影业的老朋友万达电影已经成功将影视制作板块万达影视装进了上市公司主体中,华谊兄弟在2018年和2019年主投主控项目空白后,2020年集中发力,先后放出《八佰》和《金刚川》。

时代不同了,影视行业的格局也在发生变化,重回A股的博纳影业是“特例”还是能够带动影视行业公司的上市潮仍然未知。

延伸产业链,为上市买保险

2018年以来,影视公司冲击A股纷纷折戟。

曾以《夏洛特烦恼》以小博大斩获14亿票房的开心麻花没能将话剧搬上大荧幕做成工业性产品,《驴得水》没能复制上一年《夏洛特烦恼》的成功。先后推出《我的前半生》、《如懿传》等知名电视剧作品的新丽传媒也最终放弃IPO,卖身腾讯系的阅文集团。对于影视制作公司来说,如何保证盈利的可持续性是每次IPO前都受到监管和媒体追问的问题。

2010年,博纳影业作为国内首家在美上市的影视公司登陆纳斯达克,股价却没有太大起色,2015年,博纳影业决定退市。2016年,博纳影业完成了私有化,随后回A股。2017年,博纳影业正式提交招股书,冲击A股。当年,成功登陆A股的438家上市公司中仅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三家影视公司。

近三年来,博纳影业是第一家首发通过的影视公司。

从业绩表现来看,2017年至2019年,博纳影业实现营收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3.5亿元。其中,电影业务分别贡献了总营收的62.29%、63.33%、54.25%。

主旋律影片是博纳影业的制胜武器。2018年,《红海行动》实现收入3.34亿元,2019年《中国机长》实现收入3.77亿元。2019年,为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博纳影业推出了《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三部电影,即“中国骄傲三部曲”。

今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了黑天鹅事件,对影视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实现营业收入7.55亿元,净利润仅为2680.0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3.11万元。

发审委同样关注到了盈利可持续性的老问题。受疫情影响,博纳影业今年第一季度亏损,第二季度凭借着影视剧线上发行、版权销售业务的增长,才实现上半年扭亏为盈。

不过,博纳影业目前正向下游的院线延伸,试图打通全产业链。

截至2019年底,博纳影业已在北京、上海、深圳、重庆等城市投资建成并管理79家五星级标准现代多厅影城。博纳影业这次IPO所募集资金也将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拟投入募集金额分别为6.05亿元和8.196亿元,总计14.24亿元。

影视行业的全产业链发展增强了抗风险能力,在一定程度上院线作为现金奶牛能够保证盈利的可持续性,或许是博纳影业为上市购入的一份“保险”。

阿里腾讯齐入股

博纳影业回A上市,也是创始人于冬的“朋友圈”共享资本盛宴的过程。

博纳影业上市,绑定了章子怡、黄晓明、陈宝国、黄建新、张涵予、韩寒、毛俊杰等一众明星,引起了更多的关注。

上述明星们是在2017年3月博纳影业正式申报IPO前突击入股,影视公司在收购明星“空壳”公司实现明星IP的资本化受到严监管之后,绑定明星做股东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中,张涵予认购343.63万股,黄晓明认购343.63万股,章子怡认购206.18万股,陈宝国认购137.45万股,黄建新认购68.73万股,韩寒认购68.73万股,毛俊杰认购34.36万股。博纳影业与明星进行了更深度的绑定。

博纳影业不光有明星股东,更有阿里系和腾讯系。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前十大股东中,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以7.72%的持股比例,位列博纳影业的第三大股东,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则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4%。

阿里与腾讯早在博纳影业私有化的时候就已经出现,2016年,博纳影业私有化买家包括:阿里、腾讯、中信证券、复星国际、红杉、软银赛富,以及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马云、马化腾等人组成的豪华买家团也陪博纳影业重回A股。

同样作为明星公司股东出现的还有博纳影业的“老朋友”万达电影。2017年5月,万达电影发布公告,其和博纳影业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万达院线斥资3亿元入股博纳影业,持股比例1.875%。

在影视行业较为低迷的时期,老牌资本开始现身影视行业。2019年博纳影业推出的《中国机长》中,中植企业集团作为出品方出现十分耐人寻味。在招股书中,博纳影业的第八大股东为浙江中泰创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创信”),持股比例为4.11%。

2019年,中泰创信的净利润为-8681.79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泰创信的净资产为-350.37万元。中泰创信的唯一股东为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中泰创展”),中泰创展为中植系旗下的资本运作平台。

中植系擅长于二级市场的资本运作,在影视方面,中植系的投资版图中曾出现骅威文化的身影。中植系曾于2018年6月拟30亿元收购东阳曼荼罗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知名导演张纪中之女张悦。

在骅威文化的前十大股东中,第七、第八和第九大股东湖州中植泽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州融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湖州泽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持有骅威文化5.46%的股权,三家公司背后均为中植系。同样,中植系也通过高晟资本接盘了星美部分院线。

中植系虽然没有高举高打进入影视行业,却在影视发行、制作和院线领域逐渐渗透。

本文作者:颜迪,来源:大摩财经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2 条评论
freedomdu
举报

这类公司上市目的很明确,最后就是一地鸡毛

0
回复
MobileUser8958
举报

跳楼的副总裁大家都忘了?!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