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DAY1:降幅超预期,多为独家品种,涉诺华、礼来。PD-1或在第三天

来源: E药经理人
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后的首次医保谈判中,企业降价幅度在30-40%左右,以独家品种为主;PD-1产品将在谈判的第三天上午举行。

本文首发于12月14日(周一),作者:一票人马,来源:E药经理人

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后的首次医保谈判来了!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今年第一天的主题居然不是“降价”。E药经理人现场获悉,今天多家参与谈判企业降价幅度在30-40%左右,以独家品种为主。与历年医保谈判保持50%以上价格降幅来看,这次谈判的好戏还在后面。上午参与谈判的约10家企业中,至少有两个为中成药独家品种,至少一款为糖尿病药物,至少有3家跨国药企参与,包括礼来和诺华。而令人期待的PD-1产品谈判,很有可能在第三天即12月16日举行。而去年PD-1产品也是放在了谈判的第三天上午举行。

-9°的北京,太太太太冷了。

刚经历三批四轮国家带量采购的药企,再次迎来了“生死大考”。2019年因“灵魂砍价”出圈的医保谈判,今年又在北京的寒冬中开始了。

8点34分,西皇城根北街,晴。很多药企代表从各地来到这个不起眼的街道、不起眼的大门,拉着行李箱的、裹着羽绒服的、还有蜷缩呢子大衣下的南方姑娘。“有点像古代进京赶考”几个代表自嘲道。

他们来这只有一个最终目的:送自家产品进医保。

除当天“赶考”的代表外,现场还有不少明后天参与谈判的药企代表,心里没底“先来探口风”,以了解今年压价狠不狠、谈判专家都来自哪里、谈判形式和以往有什么差别等问题。不过与去年的焦灼失眠相比,口罩之下的他们明显多了一份从容,9点还在拍照留念。

据E药经理人现场了解,本次医保谈判或将维持4天(亦有药企人士称仍是3天),时间为12月14日-17日。据谈判现场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谈判首日共设有三个时段,分别是上午9点、下午1点和晚上7点。该工作人员还表示,谈判期间的峰值企业最高为80家。

据今日参与谈判的企业代表介绍,今年每家企业入场谈判的人数依旧为3人,谈判时间为半小时,每组配有5名来自各省医保局的谈判专家,医保谈判规则与去年一致,企业两次报价,超过预期价的15%即出局。“只有两次机会,大家都小心翼翼”一位谈判成功的企业代表感慨道。

至于参与谈判的品种,此前9月18日医保局发布的初审名单通过形式审查的共有751个品种,有业内人士曾透露经过评审后有300多个产品通过,亦有声音传进入谈判的品种100余个。粤开证券表示,无论是条件1、条件2,还是条件7,药品单价普遍不高,即使进入医保,并不会引发市场的强烈反响,对于企业利润的贡献有限。带量采购品种本已通过大幅度降价实现了以量换价,进入医保对于企业的贡献同样有限。

而条件5的171个品种,即“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17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均是十三五期间上市的新药,不乏一些药品价格高昂,利润空间巨大的药品,且大多是独家品种,最值得关注和研究。

据上午现场消息汇总来看,谈判成功的品种下降幅度均未超过50%,去年平均降幅为60.7%。上午基本上是独家品种,与条件5产品契合度较高。其中,至少有两个为中成药独家品种,至少一款为糖尿病药物,至少有3家跨国药企参与,包括礼来和诺华。

回顾去年,共有150个药品参与了医保谈判,其中包括119个新增谈判药品和31个续约谈判药品,最终有97个谈判成功。在119个新增谈判药品中,有70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下降60.7%。

随着医保谈判的进行,此前E药经理人曾经发起的2020医保目录调整十问!答案即将揭晓。

01 医保谈判面面观

上午9点,第一批约10家企业,依次入场谈判。

10点30分,开始有代表陆续走出,有的击掌庆祝,有的面色凝重。出场的第一家企业产品为中成药独家品种,压价1/3中标。出场的代表表示,“现场气氛和谐”,“不用太紧张”。另一家谈判成功的中成药企代表也表示,“今年的谈判感觉没有去年狠”。

第二家是一款糖尿病产品,谈判成功,但并未透露细节,而彼时礼来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在打听具体是哪款产品。从最有潜力谈判的药品名单中,E药经理人发现至少有6个品种参与谈判,其中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参与了第三批全国集采,非独家品种,大概率不在今天上午的谈判范围内。

余下的5个品种包括辉瑞/默沙东的艾托格列净片、勃林格殷格翰/礼来合作研发的利格列汀二甲双胍片、默沙东的西格列汀二甲双胍片、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制药的度拉糖肽。

其中辉瑞/默沙东共同研发的艾托格列净片身份可谓最新。今年7月份才获得国家药监局上市批准,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据了解,艾托格列净片于2017年12月获得FDA批准,该产品是FDA继卡格列净(强生)、达格列净(阿斯利康)、恩格列净(勃林格殷格翰/礼来)后批准上市的第4款SGLT2抑制剂。

而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于2019年5月获批中国上市,进入中国市场仅一年有余,是首款可溶性双胰岛素制剂,主要用于治疗成人2型糖尿病。

勃林格殷格翰/礼来原研的利格列汀二甲双胍片(Ⅲ)(商品名为欧双宁),2017年3月在中国获批进口。2019年,欧双宁全球销售额近25亿美元。默沙东的西格列汀二甲双胍片(Ⅲ)(商品名为捷诺达),于2007年3月获得FDA批准,2012年7月在中国获批进口,2019年默沙东该产品销售额为20.41亿美元。

礼来的度拉糖肽(商品名为度易达)是其业绩的主要动力来源。2019年度拉糖肽在全球销售额达到41.28亿美元,同比增长29%,占其全年收入的20%左右。2019年度易达进入中国市场,主要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目前全球市场上最主要的GLP-1受体激动剂还有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索马鲁肽,利拉鲁肽已经进入了医保目录,而来自上海仁会生物的贝那鲁肽也将在今年进行谈判。礼来的压力可想而知。E药经理人现场获悉,礼来是上午第六家出场的药企,其代表出场后,形色匆匆没有停留。

综合上午药企代表信息,并没有竞价谈判出现,这或许意味着今天谈判的产品以独家产品为主。在具体的产品上很可能就是中成药和糖尿病药物的谈判。

E药经理人现场获悉,上午参与谈判的产品品种至少有两个为中成药独家品种,至少一款为糖尿病药物,至少有3家跨国药企参与了上午的医保谈判,其中有礼来和诺华。诺华本次谈判主要有司库奇尤单抗注射液、盐酸芬戈莫德胶囊等6款条件5产品。

下午第一家代表出来透露,价格降幅约在30%~40%。截至下午3点半,已有15家药企完成谈判,约占首日谈判企业数量的一半。在这之中,不少企业代表手握计算器走出谈判现场。

02 医保谈判下一步预测

这是第5次医保谈判,也是国家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后的第一轮谈判,这也意味着今年的谈判将更能显示趋势性。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主导的医保谈判展开,包括厄洛替尼、吉非替尼、埃克替尼、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来那度胺5个品种参与谈判,3个成功进入医保,平均降幅58.6%。2017年人社部展开第二轮医保谈判,44个品种36个中标,平均降幅44%。医保谈判的品种和成功率都大大增加。

2018年,国家医保局第一次以独立身份展开了18种抗癌药的专项谈判,17种抗癌新药纳入医保,成功率刷新高至94.4%,其中包括伊沙佐米、塞瑞替尼、安罗替尼、阿扎胞苷等大多是2018年获批产品。

去年的“灵魂谈判”则在品种类目、数量和降幅上都创下了纪录,150家参与谈判97家中标,谈判成功率降至64.7%,新增成功率仅为58.8%,新增品种平均降幅达到60.7%。

显而易见的趋势是,从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新药开始寻求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而随着谈判价格降幅的增加,新增品种谈判成功率有所降低,尤其是2019年刷了新低。今年品种更多更复杂,业内普遍预计通过率将打下新低,还有大胆的猜测认为能通过100个就算是比较高的水平了。

很多医药分析师一致认为,今年最值得关注的就是条件5的171个品种。包括目前国内所有获批上市但未进医保的8个PD-1/PD-L1产品均在列,除去年已经进入医保的信达生物,包括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在内的3家本土药企将与默沙东、BMS、AZ等4家跨国巨头正面交锋。E药经理人从知情人士获悉,百济神州等药企已给代表们明年降价的心理预期和相关安排。

今日有代表透露,自家品种是需要竞价的品种,不在第一天谈判。根据此前医保局相关公告,新一轮医保谈判涉及癌症、乙肝、糖尿病等重大疾病。随着第一天已经出现多家拥有中成药独家品种的企业以及与糖尿病相关的数家企业。次日或将出现更多化药独家品种及来自符合“纳入形式审查条件5”的171个目录外药品投身到谈判队伍中来。

对业界来说的重头戏PD-1谈判,依然是今年的焦点。有知情人士透露,PD-1产品或在医保谈判第三天举行(即12月16日)。而去年PD-1产品也是放在了谈判的第三天上午举行。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