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空大战”之舆论战:散户VS机构,谁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作者: 巩舒心
美国散户联合逼空,究竟是小散“站起来了”?还是“用革命口号伪装的庞氏骗局”?

GME股价的飙升使得空头对冲基金损失惨重,此次“世纪大战”继而引发了散户与机构孰是孰非的“舆论之战"。

周三收盘时,GME股价达344.99美元,较1月12日19.95美元的收盘价,短短10个交易日就上涨了16倍。

受此次事件影响最大的空头Melvin Capital周三向CNBC表示,在经历巨额亏损后,已于本周二下午清掉了对GME的空头头寸。

被推为此次“世纪大战”散户代表的“总舵主”Chamath,受邀与CNBC展开讨论,并向外界抛出5点对抗华尔街的“灵魂拷问”。

Chamath表达了其对散户此番操作遭到质疑的不满,并表示华尔街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关于散户与机构孰是孰非,国内也有机构发声。

泷韬全球宏观袁玉玮认为,Chamath鼓吹的散户联合起来逼空,是一种用革命口号伪装的庞氏骗局,其结果最后倒霉的一定是更多的无辜的,被愚弄的羊群。

过高的空头占比成诱因

申万宏源金工团队对此逼空大战分析称,此次事件的本质是过高的空头占比最终导致了轧空事件的出现:

个股卖空占比过高的状态下,当多头开始集中买入并持有股份后,大量的空头可能会出现无股份可买,进而无法偿还借来的股份,最终被迫只能以高价买回股票或强制平仓而承受巨大的损失。因此,过度做空单只股票对做空机构来说可能会带来较大的损失。

FactSet的数据显示,GME的空头净额是股票流通量的138%,这一数值远超美国市场的多数公司(特斯拉的空头/流通股数约7%),2020年美国市场上占比超过50%的公司总计仅8家。

对于这场“世纪大战”后续如何,申万宏源金表示,头占比明显下降,期权对冲持仓或较高,未来或演变成纯博弈。

根据Markit的数据,1月26日的空头股数已降至1月15日的一半以下,空头占比不到50%。

五点“灵魂拷问”

作为此次事件的“总舵主”,Chamath被CNBC作为散户代表受邀参与讨论。不过,本意要将这群“造反派”嚣张气焰打消的CNBC却不得不招架Chamath发出的5点灵魂拷问。

交银国际研究部负责人洪灏转发了分析人士对这5点的总结:

1,GME股价暴涨的原因是这只股票被机构做空了140%,凭什么可以多40%?要不是华尔街机构天天利用散户不能用的工具,怎么可能多40%而被散户抓到空子?

2,论坛上的研究水平,很多都和对冲基金的研究水平相当,凭什么散户不能根据这些研究来买卖?

3,华尔街上的量化基金(指明文艺复兴),根本就不看基本面来买卖,凭什么他们不看基本面就可以不受到指责,而散户不看基本面就要被指责?

4,从特斯拉股价的历史来看,所有的对冲基金都错,所有的散户都对,凭什么对冲基金就一定要比散户对?

5,对冲基金只开放给大户投资而不开放给散户,现在散户赚钱了就不满了要限制散户,凭什么?

Chamath还表示,市场中性原则(market neutral)基金靠着10亿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亿美元的杠杆,这些都是散户没有的优势。华尔街就靠着秘密,靠着好的晚餐,靠着相互之间勾肩搭背,来垄断投资市场。而论坛的讨论很透明,这些都是华尔街应该学习的东西。

实质是伪装的庞氏骗局?

散户VS机构,谁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于Chamath舌战CNBC的这番言论,国内机构也有不同的看法。

Chamath Palihapitiya 鼓吹的散户联合起来逼空,实质是民粹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者主导的极左的、违反自然规律的大跃进行为,是一种用革命口号伪装的庞氏骗局,是一种类似雅各宾派专政的、暴力掠夺社会财富的恐怖专政 —— 其结果最后倒霉的一定是更多的无辜的,被愚弄的羊群。

泷韬全球宏观袁玉玮对Chamath的5个“拷问”一一进行了反击。

对于做空比率140%流通盘,给了散户有机可乘的机会。

袁玉玮称,做空比率140%流通盘只是GME上涨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必要条件。这次逼空中,除了gamma squeeze,还有现货市场上直接在股票上逼空的辅助。

GME做空比率相当于140% 流通盘,是因为裸卖空(naked short)机制 —— 它可以防止大机构凭借资金实力长期控制个股流通盘筹码,从而实现逼空和操纵股价的效果 —— 比如曾经的新疆德隆系股票,和近期的某些抱团股。尤其对于中小盘股,这是必需的做空机制,

凭什么散户不能根据论坛的研究来买卖?

袁玉玮称,在欧洲,论坛上或亲戚之间互相推荐股票,明文规定属于违法从事投资咨询行为。美国的监管比欧洲宽松,所以给Citron, Muddywater这种野鸡研报/做空“博客”钻了漏洞。他们可以一边提前开空,一边发研报,然后在股价受研报影响剧烈波动后,和研报反向操作平仓(=割韭菜)。这种行为,对正规投行和欧洲个人都属于违法行为。

Chamath 和 Musk 在社交媒体煽动群体对GME用期权逼空,性质和Citron, Muddywater类似,有操纵的嫌疑。而且他贴出的期权信息带有明确的价格和时间目标,隐含推荐股票的特征。

关于散户不看基本面就要被指责。

袁玉玮称量化基金,虽然不做完整的基本面分析,但会模拟人类的行为金融,大部分还是会考虑基于基本面的估值和历史交易行为的估值边界,一般很少会故意把股价推向严重偏离内在价值的价格。

大量的量化基金和人工基金同时在市场里博弈,多空互相制衡,自然互相有一个监督作用,防范像主动逼空GME一样把价格推到严重泡沫区的行为。

从特斯拉股价的历史来看,所有的对冲基金都错,所有的散户都对,凭什么对冲基金就一定比散户对?

袁玉玮表示,Tesla股价持续大涨,并不证明它一定值现在的价格。

Tesla的定价:其中既有(成长)基本面驱动,也有逼空效果(甚至占主要成分),还有投资者的情绪。必须拉长时间观测,才能确定Tesla的价格到底是否泡沫,还是价格与价值相符;就好比GME大概率不值300美金,但它触及到300美金就证明多头们估值正确吗?

对于市场中性原则(market neutral)基金靠着10亿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亿美元的杠杆。

袁玉玮表示,不是所有的市场中性基金都可以放10倍杠杆。获得10倍杠杆需要金融机构在Prime Broker那里积累足够的金融信用,需要严格的审查,对管理人背景、资质、策略、风控有非常严格要求。

见闻年度人气商品拜年礼盒  新春诚意出品

戳此了解详情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5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5 条评论
bigplayer
举报

GME总股本才6900万股,相对来讲,做空它的风险太大了。

1
回复
百越蛮人
举报

只要合法交易,都是一样的,别以为自己是啥机构,一样吃喝拉撒。说散户是庞氏的,你亮一下自己的交易看看

0
回复
龙吟琴音
举报

这不是讨论股票估值谁对谁错的问题,这是讨论市场交易规则公平与否的问题,因为机构能放杠杆,而散户不能,所以才会被散户反败为胜

1
回复
wscn3714631560
举报

卖出自己没有的东西 要么买回来,要么拔网线……

1
回复
路在微笑
举报

只要不违法,赢了就赢了。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的无病呻吟而已。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