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热门赛道,股价却已“腰斩”,困住20家定增机构的数据港,业绩是找到底”了么?

来源: 方元
3月25日的定增解禁看点十足

IDC数据行业的热门股——数据港的股吧最近又有点热闹:一场关于3月25日,数据港定增解禁后会大涨还是大跌的讨论正在进行。

这个事情的背后是,数据港过去近一年的差强人意的股价表现。

自去年7月10日股价摸高114.86元之后,该股反复下挫,近期已跌至40多元,八个月下跌了近六成。

▼附图:数据港过去一阶段股价走势

更加悲催的是21家在去年9月以69.46元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者和个人。彼时看似“蜜糖”的定增价,已成为如今深套三成的高企成本。本月25日定增解禁的决策真是煞费脑筋。

几近单边下跌八个月,数据港究竟发生了什么?

曾经知名IDC公司

数据港创立于2009年,2017年上市,主营业务主要是IDC托管服务、IDC解决方案、云服务销售等。

IDC的英文全称是InternetData Center,即互联网数据中心。说白了,就是替大型企业,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建设、托管大型机房的企业。

在大数据时代,互联网企业和大型企业们需要大量稳定运行的机房,而IDC公司就是这样的“基建承包商”,恰处热门赛道上。

年报股价均露“疲态”

但在2020年大热的赛道之下,数据港近期披露的年报却“疲态”显露。

最新公布的年报显示,数据港的2020年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25.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3.58%,未达到去年四季度一些研究机构的乐观预期。

例如,去年10月30日,东北证券的一份研报曾预测:数据港2020年的收入增长31.19%,归母净利润增速55%。

在几个同板块个股中,数据港的跌幅也明显较大。宝信软件自去年8月最高点以来的下跌约30%。光环新网的同期跌幅约40%左右。而数据港的最大跌幅超过56%。

收入增加,现金流“恶化”

即便是这样的业绩,数据港的年报也并非无懈可击。

仔细看看,2020年报里颇多各种费尽心思的“小细节”,整张报表里“看点”、“疑点”不少。

 比如,2020年数据港的营收这块,从7.266亿增长到9.097亿,净增了1.8亿(见下图)。

但公司这块的现金收入却远远没有跟上。

数据港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比去年前一年还少了2300万。这意味新增的营业收入,并没带来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现金流乾坤悄然揭开

那么这1.8亿“真金白银”究竟去哪儿了?

 答案就在数据港的资产负债表里。

 仔细分析公司年报的数字可以发现,2020年数据港实际“应收未收”的钱款大幅增加。

 但公司处理的非常“聪明”。一方面近2.7亿元的应收账款,被“安排”到了合同资产栏目下。理由是根据新收入准则。(见下图)

 

此外,公司还有约6529万的应收账款继续在原有科目上,粗看之下,公司应收账款还是减少的。

 

如果按原有会计口径,公司2020年末的应收账款额,会从0.653亿“增长”到3.35亿元,相比前一年多约1.7亿元。

这个数字恰好和年内增加的1.8亿营收数字接近。

也就是说,2020年数据港在新增1.8亿收入的同时,旧准则口径下的“应收账款”也同步增加了接近的金额。

这样的年报收入质量显然值得深思。

“煞费苦心”控制费用

公司的另一个关键指标——净利润的增长也很有“道道”。

表面上,净利润和营业收入几乎同步增长,公司业绩表现“无懈可击”。但其实,这其中的“窍门”很大部分在“费用”科目上。

数据港2020年报的费用科目,出现了多个“不寻常”的变化。

比如销售费用,在2020年大比例压缩了64.18%,从600多万一路砍到200万出头、净节省了近400万!(见下图)

公司的解释是“年度内销售活动开展较少所致”。

再比如,财务费用陡然增加,相比前一年增加了65%,明显超过收入的幅度。对此年报的解释是“增加了借款”。

总体上看,公司的几个重要费用科目在2020年变动加剧。

高管班子“大洗牌”

数据港业绩报表的“水很深”,而公司的“人事动荡”显然更早开始。

公开信息显示,自2019年起,数据港已有5名高管离职,两年多前的高管班子几近“换血”。

近两年离职的高管分别是曾任董事兼副总裁的王珺、副总裁王海峰、高级副总裁吴思权、副总裁姜天匀、董事兼监事会主席张永炼。

上述5人多数是从副总裁位置离任,不少还是数据港的资深员工,分管一方业务的“关键人”。但在近两年内先后离职。

简历显示,王珺离任时任公司董事兼副总裁,她本人曾是数据港第一届监事会监事、云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2017年升任副总裁,2019年2月辞职。

王海峰是数据港的“老人”,从职务和经历看,他显然是数据港当年的“技术核心”。他2012年开始加入数据港,离任时任公司副总裁,此前王海峰有过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资深顾问,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数据中心首席架构师的经历,在数据港也曾担任过数据中心首席架构师职务,于2019年6月辞职。

吴思权从2010年加入数据港,离任时任数据港董事兼高级副总裁。他此前曾任数据港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公司副总裁,2019年4月升任高级副总裁,2019年11月辞职。

姜天匀此前是数据港云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2017年升任副总裁,2020年5月辞职。

张永炼之前曾担任过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副总工程师,2019年12月任数据港副总裁,2020年11月辞职。

从离职节奏看,数据港几乎是每隔3~6个月就有高管离职,高管班子动荡一直不休。

尴尬的定增参与者

数据港的持续下跌,还顺带让前期参与数据港定增的机构们“陷入尴尬境地”。而且,他们很快要面临一个重要抉择——定增解禁。

2020年3月,数据港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计划筹资17亿元用于未来三个云计算数据中心的建设和偿还银行借款(见下图)。

这份定增预案最终在当年9月完成,最终的定增价为69.46元,募资金额16.92亿元,发行对象为20名机构和一名个人。

锁定六个月之后,数据港3月18日公告,这批定增会在2021年3月25日上市流通,而按照目前的股价,定增持有人们已经浮亏超30%。

持有了半年,股价下浮了约三成,然后又收到这样一份年报,参与定增的机构们显然面临一个“非常头疼”的决策。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路人
举报

感动哭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