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分化后的三种预期

来源: 信达证券樊继拓
少部分投资者持有悲观预期,认为牛市已经结束;而大部分中性预期投资者认为宏观经济预期很难抬升,也没有快速下行的风险;持乐观预期的投资者则最少,因为慢牛已经成为深入人心。

春节以来,投资者对盈利分歧很小,但对经济分歧很大,降准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分歧,进而导致中证1000和蓝筹价值股走势的极致分化。投资者按照历史经验,衍生出了三种预期:

(1)悲观预期:中证1000的领涨,是类似2007年牛市顶部附近的补涨,茅指数的弱势可能代表着牛市的尾声。

(2)中性预期:成长是类似2010年和2013年的结构性牛市,这种格局持续的时间可能会很长。

(3)乐观预期:价值股跌出了价值,成长股还能持续改善,如果价值股和成长一起涨,结构牛不排除继续发展成全面牛。

悲观预期

中证1000是类似2007年牛市顶部附近的补涨。投资大师利弗莫尔特别推崇对龙头板块和龙头股的研究,并认为研究龙头能够提前预知市场趋势。其背后可能的逻辑是,龙头股在牛市中基本面逻辑最强,代表着大量股票上涨的最多的共性,如果龙头股长时间走弱,可能是共性的逻辑有所破坏,那么只靠个性逻辑是不足以支撑牛市的。

2007年牛市顶部的时候,出现了牛市核心板块银行股提前进入下跌趋势,而以中证1000为代表的边缘个股在随后接近5个月的过程中持续强势,但最终没能改变牛市终结的现实。

2021年春节以来,牛市最核心的食品饮料行业开始走弱,而过去两年一直偏弱的中证1000开始逐渐走强,持续到现在已经长达4个月的时间了。

少部分最悲观的投资者认为,牛市已经结束,对龙头股的感性认识、对牛市已经持续2年半的经验判断都支撑这一悲观预期。我们认为,要排除这一判断,关键是能否排除未来1年内中国经济有较大下行的风险。我们的主观判断是因为经济可能要2022年上半年以后才会出现问题,但这一判断还不主流,要想排除最悲观的预期,需要等待8-9月份,验证下半年经济旺季时的经济强度。

中性预期

成长是类似2010年和2013年的结构性牛市。目前银行股下跌、成长股上涨的分化,在2010年和2013年的震荡市中也长期存在,两次持续的时间都长达一年。2010年最大的宏观背景是信贷紧缩,房地产和基建政策非常紧,所以周期和银行表现较弱。消费和成长性行业,受宏观影响小,也有自下而上的产业逻辑,比如电子行业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消费行业受益于家电下乡等扩大内需的政策。

这种风格的分化持续时间很长,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股市存量博弈,只有局部板块上涨,每一次全A指数涨到前期高点的时候,都会面临至少是月度级别的调整。如果没有太多宏观的风险,调整幅度较小(约10%),而如果有对宏观的较大担心,则调整时间和幅度可能都会被放大(比如2010年5-6月)。

持有这一观点的投资者是最多的,其背后的核心宏观假设是,宏观经济预期很难抬升,也没有快速下行的风险,各行业的盈利兑现很好,而且还会持续。如果这种假设成立,最需要注意的是,全A接近前期高点的时候,会出现阶段性月度的调整。

乐观预期

类似2020年上半年,结构牛发展成全面牛。由于蓝筹价值股的持续下跌,部分投资者认为已经到达绝对低估值的范围。由于降准等变化,结构牛有可能发展成全面牛,2020年6月市场加速之前,也出现过板块的分化。疫情后到6月左右,最强的是消费,银行周期偏弱。但进入6月下旬,指数开始加速上涨。

持有这一乐观预期的投资者最少,因为慢牛已经成为深入人心的主流判断。我们认为,战略上,往上大幅突破,需要同时具备两个条件:盈利持续改善、增量资金进场,未来半年依然有这可能性。不过,从高频数据跟踪来看,盈利预期和增量资金近期马上再次加速的迹象都不是很明显,大概率还要等待。

风险因素:房地产市场超预期下行,美股剧烈波动。

本文作者:樊继拓,来源:信达证券 (ID:Trading_Strategy),华尔街见闻对原文有删减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