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抓住美联储货币体系的深层逻辑?

作者: 郭胜北

1.1课程导言  如何抓住美联储货币体系的深层逻辑?

加入郭胜北大师课《全球央行行动的逻辑》 

本期内容

我进入华尔街非常之早,1992年进入摩根士丹利,大概从1996年做自营到现在,也已经20多年了。在2015年回国之前,我主要就职在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还有对冲基金。我很早就开始管理一个投资部门,当时做了很多量化CTA和宏观的东西,但随着时间推移,我感觉我在宏观方面的追求可能是最多的。

2015年,我受邀加入中信证券,负责对冲基金类的投资。但随后没多久,我就开始管理整个中信证券的自营投资,包括国内和国外的。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因为它把我比较重视的几点融在了一起。一个是我很重视方法论,比如无论是做债、做股、选股或者是量化,每一个方法论我都特别重视,但在此之上,我特别在意的是把宏观的东西融合在各种方法论之间,进行一个综合的交易。因为宏观不光是资产配置,资产配置是宏观必做的,但是有些重要的转折点必须有对应的方法。

2021年3月的时候,大家都意识到整个通胀非常猛,而且美国的利率很快就涨到百分之一点七几了。我之前是对债极度看空的,认为利率会直线高企,会从百分之零点几,一步涨到1.5%~2%之间,我在2020年年底是这个判断。

2021年3月底,我在华尔街见闻做了一个分享。我当时分享的核心点是,未来几个月,利率不仅不会向上继续走,而且会向下走很多。在那个时间点上,我们的判断是,一方面,通胀会持续创新高,而且会非常猛烈地创新高;但同时会出现股、债、大宗同涨。

这个逻辑的深层,跟大家所学到的经济学的很多东西是相矛盾的。在过去的实践中,我们多次遇到推论和主流不相符合的情况,有时候甚至推论内部都有潜在矛盾,但事实验证了我们的推论,前段时间利率一度到了1.1%。

我用这个事情作为一个例子,一是因为时间相对比较接近;二是想把深层的货币的逻辑讲清楚。因为在宏观角度,我比较相信几个观点,我会在课程中逐渐展开说。一个是货币视角的观点,当然狭义的货币视角可能就是影子银行相关的东西,但我说的是广义的货币视角,它讲的是货币传导结构,包括影子银行的内容,这也是今天的主要内容。

另外,我长时间比较推崇的观点是后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因为多数经济学中的东西,包括我们在教科书上学的东西,都可以认为是新古典或者新凯恩斯主义的一个推论。但是这个推论,实际很早以前就已经被证伪了,或者说它只在特殊时间下管用。包括我刚才说的利率和通胀的关系,以及有时候美元的有些关系,经常跟大家的推论是相反的,当然有时候也能推对。所以我的总体感觉是要用新的逻辑框架来分析这个东西。

我今天分享的内容分成几个部分。第一部分讲的是美联储的演变过程,这个演变过程自然就覆盖了2008年以前的传统架构,它的那种利率走廊体系的设计。这里面当然也会简单谈到米尔顿·弗里德曼和货币主义理论及其潜在的问题,以及后来格林斯潘的一些设计。

后来就进入到了2008年的这个独特的系统。现在我们的系统是2008年以后发明的,这个系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我们几乎起步就意识到这个本质的区别了,所以可以推论很多。从那就会进入到第二部分。这部分主要讲的是QE以后有很多独特的现象,包括为什么当时大家预见的通胀在西方世界没有发生、为什么会出现欧债危机、为什么我们能够在Taper之后看到中国出现一个巨大的牛市(Taper之后一般会出现一些市场的震动),以及为什么当时宏观在我看来是有一些潜在的问题的,所以会出现股灾,这个时间正好我也回国了,所以客观来说我们也是救市者,是实际操盘的人。

之后会讲为什么到了2018年会出现很多很独特的现象。比如在2018年,我们一直没有买中国的股,直到10月才第一次买;然后在债连续两年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认为全部资金应该高杠杆、高久期放在债上;而美国正好相反,头9个月是股特别好、债不好。这就是我们当时推论,而且事后大家觉得有很多很奇怪的现象,但这些都是我们在2018年年初的推论。这跟整个货币体系也有很多关系,我想通过时间顺序来讲,因为时间的延续过程正好符合整个货币结构演变的过程。

这里面有很多实战的东西,因为我毕竟始终在管自营。对我来说,理论再重要,它必须落实到实战中。无论在中信还是在天风,我们追求的肯定是收益,就是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下,追求稳健、好的收益。这是第二部分。

2020年的疫情带来了巨大的波折,我当时发过一个朋友圈,我说2020年2月底会出现一个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这种词不是轻易可以用的,因为系统性风险大概很多年才会出现一次。我当时跟很多朋友交流过,我提到会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系统性风险。这个系统性风险的核心是要落实到货币体系这个结构中。其实经济学和金融是密切相关的,很多传统经济学的理论,包括通胀和利率的关系,都需要在有金融的框架下进行分析,在抵押品的转换过程中进行分析,我会在第三部分讲这个过程。

第四部分我会讲一个2021年年初开始的演变逻辑。就是刚才提到的,为什么这个货币体系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美国在设计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它的目标为什么会是高经济增长、相对高但可控的通胀和低利率?这些逻辑看似都有矛盾,但是它们很可能会是未来我们将要持续看到的东西。

最后,我会讲一些思考的点。

- E N D -

加入郭胜北大师课《全球央行行动的逻辑》 

— — 大师课《全球央行行动的逻辑》目录— —

风险提示:大师课为甄选第三方合规机构人士,讲授投研理论课程之平台,所授内容不构成对任何具体产品的买卖或投资建议。平台课程所表述的意见仅供学习与参考,不代表华尔街见闻意见或观点,也不解决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市场具有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平台不对任何与您依赖课程观点或信息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决策。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叮叮咚
举报

月朗星稀,高人出没

0
回复
叮叮咚
举报

不错,清晰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