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息和QT过程中发生的货币结构的改变

作者: 郭胜北
Taper以后,2014—2016年,美国货币增速变慢,2017年,耶伦明确表示要缩表,但是在加息缩表过程中爆发了新的货币结构的问题。

2.5  在加息和QT过程中发生的货币结构的改变

加入郭胜北大师课《全球央行行动的逻辑》 

本期内容

接下来我主要讲的是公共货币创造,就是QE产生的货币,和私人货币创造,也就是商业银行的信贷扩张所产生的货币,二者之间的潜在冲突;以及货币结构的改变,之前我们提到过IOER和逆回购,但是在加息缩表过程中爆发了新的货币结构的问题。

有一点我觉得比较重要,我们当时提到,Taper以后,2014—2016年,美国货币增速变慢,主要是由于风险溢价下调带来的资产价格上涨的过程停下来了。很多人把2016年后的货币增速上涨归功于特朗普当选,但我认为换任何人当选都会涨,因为2013—2016年,美国经济一直非常好,包括到了2018年出现问题,到了2019年本质上没什么变化,直到2020年。

2017年这个时间点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美国经济的增速大概百分之三四,但是美国的M2,也就是广义货币的增速,是在百分之六七左右,从2014年Taper刚结束的11.5万亿美元,增加到了2017年的13.5万亿美元。......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叮叮咚
举报

真棒,郭老师多开课讲讲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