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上限”会成黑天鹅吗?下周很关键

作者: 叶桢
野村分析认为,此次债务上限谈判可能会引发2015年以来美国经济面临的最严峻财政边缘政策(Brinksmanship)。这也意味着,此次美国两党谈判将给市场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美国国库即将耗尽,而美国国会在应对潜在的政府关门和债务上限危机方面依然毫无进展,美国市场笼罩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黑天鹅”呼之欲出。

随着众议院于下周结束夏季休会,美国国会两院将重启工作,摆在议员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避免政府在10月1日当天关门,以及如何解决迫在眉睫的债务上限问题。

时间显然已经不多了。10月1日,是美国政府新财年的起始日,如果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未能就政府新财年预算决议达成共识,美国政府将再次陷入关门风波。

目前美国两党在避免政府关门方面有较强的共识,都倾向于通过一项“持续决议”(Continuing Resolution),将政府开支授权延长至9月30日之后,或将延长至12月3日,以为议员们争取时间,以达成一项较长期的2022财年拨款协议。

比较棘手的是债务上限问题,两党之间存在较大分歧。

自2019年起,美国债务上限暂停了两年,并于今年8月初恢复生效。自那以后,财政部一直在使用所谓的特别财务措施继续运营。不过,这些措施预计将在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之间用尽。如果不再次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美国财政部届时将被迫对部分债务违约。

三种路径

野村证券分析指出,美国在解决本次债务上限问题上,可能存在三种路径。

路径一:党派路线(可能性为60%)

即民主党人没能说服10名参议院共和党人加入他们暂停债务上限的行列,被迫在参议院仅靠民主党人的投票来解决这个问题。野村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在技术上面临三个子选项:

  • 在修订2022财年预算决议后,通过预算调节将债务上限提高一个固定数额。根据预算调和规则,民主党人可以将债务上限提高一个固定的数额(最有可能是在中期选举结束后提高2-3万亿美元),而这只能在每个财政年度进行一次。
  • 使用预算和解程序,这样允许暂停债务限额或提高债务限额的决定就只需51票就能在参议院通过,而不是通常需要的60票。
  • 直接将暂停债务上限的决议提交参议院进行投票,并试图说服所有50名共和党人不要阻挠决议通过,从而以简单多数通过议案。

路径二:两党路线(可能性35%)

如果9月底有10名共和党人加入所有50名民主党人的行列,同意在12月3日之前暂停债务上限,作为“持续决议”的一部分,这将是对市场破坏性最小的路径。

野村认为,如果债务上限最终是以这种方式获得解决,那么两党有可能会在今年中期选举后通过一项更长期地暂停债务上限的决定。

路径三:总统路线(可能性5%)

野村称,不能排除美国总统拜登作为最后手段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可能性。

在2011年至2015年的债务限额辩论中,人们曾就总统单方面行动的一些创造性解决方案进行了辩论。

一些人认为《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公共债务条款”——即美国的公共债务“不得质疑”——允许总统单方面增加或忽略了债务上限,或者总统可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通过行政命令单方面提高债务上限。

甚至还有人表示,美国财政部可以简单地铸造一枚“万亿美元硬币”,并将其存入美联储账户,以继续履行义务。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官员都表示,这种选择是行不通的。

下周很关键

野村指出,下周将是判断此次债务上限危机将如何解决的重要窗口。

下周,当众议院结束夏休后,民主党议员将开始制定包括“持续决议”和暂停债务上限在内的立法。野村认为,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情况下,这项立法只需要简单多数就能在众议院通过,通过的可能性很大,尽管时间仍不确定。

关键在于参议院。野村表示,届时温和的参议院共和党人将面临来自民主党人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加入并通过众议院的立法。

因此,温和派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柯林斯和穆尔科斯基的早期评论将是重要的。如果温和派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他们不愿支持众议院的法案,这可能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该法案将在参议院失败。

野村认为,即便如此,民主党人可能仍将对该法案进行投票,迫使共和党人公开拒绝支持,在没有足够票数情况下,该法案将无法推进。到那时,民主党人可能会被迫去掉债务上限的措辞,通过一份独立的“持续决议”以避免政府关闭。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可能会在周末(10月1-3日)发生短暂的政府关闭,因为需要一些时间来清除程序上的障碍,以获得一份独立的“持续决议”。

这次债务上限事件与近年来有何不同?

这是自2011年债务上限辩论以来,民主党首次在参众两院都占据简单多数,并控制了白宫。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共和党人在国会参众两院都占简单多数,民主党人经常加入他们的行列,使得参议院投票获得60票,暂停债务上限,通常为期两年。

因此,民主党人目前主张,共和党人应该在2021年遵循这一先例,特别是考虑到,在2019-21年的上次债务上限暂停期间积累的债务,有很大一部分是特朗普政府在许多共和党人支持下制定的政策结果。

然而,共和党人仍然坚定地认为,既然民主党人正在推进一项基础设施法案,让他们在10年内再增加1.75万亿美元的债务,那么他们就应该在没有共和党人支持的情况下处理债务上限问题。

综上,野村指出,最新的债务上限谈判可能会引发2011-15年以来美国经济面临的最严峻的财政边缘政策。

所谓边缘政策(Brinksmanship)是指在冷战时期用来形容一个近乎要发动战争的情况,也就是到达战争边缘,从而说服对方屈服的一种战略术语。

这也意味着,此次美国两党谈判将给市场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高盛此前预计,即将到来的债务上限谈判开始显得与2011年和2013年一样危险。

早在2011年,在经过一场旷日持久、但最终成功提高债务上限的斗争后,标普下调了美国的信用评级。两年后,在另一场类似的困境中,惠誉将美国列入负面观察名单,2014年惠誉将美国移出清单,然后在2020年7月重新列入。2011年的债务上限之争最终导致美国预算自动减支,2013年的债务上限之争导致了美国政府停摆。

对美联储意味着什么?

野村预计,美联储将在11月2-3日的FOMC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规模。但如果边缘政策和市场不确定性导致金融环境足够紧缩,不能排除美联储将宣布时间推迟到12月的可能性。

在债务上限问题方面,美联储将基本上不参与其中,只是与财政部就如何优先支付进行协调。

但在2011年和2013年的债务上限事件中,一些美联储工作人员承认,尽管美联储需要设法避免显得为政府支出提供资金,或卷入债务上限政治,然而,债务上限的违约将带来巨大的市场压力,最终可能威胁到美联储最大就业和价格稳定的双重使命。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9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9 条评论
右拳
举报

拜登、耶倫、鮑威爾不可能讓股市大跌,而且手中還有單方能解決的殺手劍,這將是股市抄底良機

0
回复
MobileUser6586
举报

不会

0
回复
Charles
举报

自己印钱 装装样子而已 没有美元 用什么替代

0
回复
congbaobao
举报

是挺哥写的么?

0
回复
pierde
举报

除非拜登不想做了 否则就以民主党目前的两院优势 不增加上限是不可能的

0
回复
猎豹
举报
回复 pierde:

要是你是美联储主席,增不增加都是你拿主意。可惜你帅不过两周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