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万维收购引交易所问询 “非关联化”操作之谜待解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郑敏芳
28亿增资可以烧多久?

今年4月推出对标ChatGPT的大语言模型(LLM)“天工”3.5后,昆仑万维(300418.SZ)再度加码LLM。

6月15日,昆仑万维宣布子公司Star Group Interactive Inc.(下称“Star Group”)拟以股权置换的形式收购LLM开发商Singularity AI Technology Limited(下称“Singularity AI”)全部股权。

交易完成后,Singularity AI的股东或指定关联方将获得Star Group 25%的股权,与此同时,Star Group的股东、昆仑万维子公司昆仑集团有限公司将对Star Group增资28.63亿元用于支持AGI(通用人工智能)的发展。

“未来Singularity AI将以‘成为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为目标,继续致力于技术创新和产品优化,不断推出更加高效、智能的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和支持。”昆仑万维表示。

昆仑万维与Singularity AI渊源颇深。

一方面,Singularity AI的实控人Wang Liwei,与昆仑万维前董事长王立伟拼音拼写一致;另一方面,作为Singularity AI的核心资产,北京奇点智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点智源”)是昆仑万维“天工”3.5的研发合作方。

天眼查显示,奇点智源的监事刘佳、前投资人夏凡均与昆仑万维的核心技术人员(高管)同名。

这都给昆仑万维这笔交易是否应当被认定为关联交易带来重重拷问。

信风(ID:TradeWind01)就潜在的关联关系问题向昆仑万维求证,对方否认了这一可能性。

“Star Group收购Singularity AI的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昆仑万维对信风(ID:TradeWind01)表示。

但“撞名”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仍然需要昆仑万维做出更多解释。

关联之谜

LLM热度不减。

6月15日,昆仑万维宣布子公司Star Group拟以股权置换的形式收购LLM开发商Singularity AI全部股权。

交易完成后,Singularity AI的股东可以获得Star Group 25%的股权。

不过股权置换只是这笔交易的一部分。

作为Star Group的第一大股东、昆仑万维的子公司,昆仑集团还将对Star Group增资28.63亿元用于支持AGI的发展。

该增资的用途之一或用于支持Singularity AI的LLM开发业务。

股权置换以及完成增资后,昆仑集团对Star Group的持股比例将从未交易前的60.65%增加至66.45%;而Singularity AI的股东持股比例则为15.38%。

昆仑集团如此大手笔的背后,Singularity AI究竟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受到了外界的关注。

据评估报告显示,Singularity AI的核心资产是奇点智源,前者通过协议的形式控制了奇点智源。

奇点智源与昆仑万维联系颇深。

2022年11月,昆仑万维与奇点智源就ChatGPT、图像视频生成等AIGC技术领域达成战略合作,并启动ChatGPT的联合开发。

合作不到半年,二者就合力推出了对标ChatGPT的双千亿级LLM——“天工”3.5。

根据昆仑万维的描述,奇点智源的LLM研发确实高效。

“Singularity AI早在2020年10月便已启动中文类GPT-3模型研发,并在2021 年3月完成140亿参数中文类GPT-3模型训练,同年6月便对外发布140亿参数中文类GPT-3 API。”昆仑万维指出。

但二者更为深层的联系,或许也是昆仑万维此番换股收购的主因。

奇点智源成立不到2个月,就变更了主要投资人。

天眼查显示,2022年1月奇点智源原投资人夏凡、赵天娇退出,而昆仑万维实控人周亚辉及其控股的新余灿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新余灿金”)、自然人刘佳和王超群成为了新投资人。

直至去年11月以及今年4月,周亚辉、新余灿金、刘佳才先后退出了奇点智源的股东行列。

不过刘佳目前仍是奇点智源的监事。

刘佳身份或并不简单。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昆仑万维2020年发布的《关于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内幕信息知情人及激励对象买卖公司股票的自查报告》显示,与刘佳同名的人员被认定为昆仑万维的核心技术人员。

名字“撞车”并不止一处。

Singularity AI实控人是Wang Liwei,这一拼写与昆仑万维前董事长王立伟姓名拼音一致;奇点智源原投资人夏凡与昆仑万维子公司Star Group Interactive Inc.现任CEO同名。

因此这起收购是否应当被认定为关联交易颇受外界关注。

信风(ID:TradeWind01)就此求证昆仑万维,其否认了这一可能性。

“Star Group收购Singularity AI的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昆仑万维对信风(ID:TradeWind01)表示。

但这或许也很难打消外界的疑虑。

一方面,奇点智源股东似乎早有计划撇清关系——在此番收购前,与昆仑万维或存在潜在关联关系的人员便在逐步退出奇点智源的股东之列。如今后者的名义股东王超群、王丽梅从履历背景来看,已与昆仑万维不存在关联;

另一方面,昆仑万维并未在公告中详细阐述实控人Wang Liwei的身份,其为何会与前董事长王立伟同名也成为了疑问。

与此同时,目前奇点智源的注册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08号3号楼6层1门602V”,与昆仑万维办公地址“知春路118号B座605E”几乎属于“隔壁关系”。

这是否属于一种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处理”的操作方式,或需昆仑万维做出更多解释。

可行性之问

此次收购交易前,昆仑万维与奇点智源的合作模式是:前者可以分取利润的5成,后者则享有LLM的所有权。

此番昆仑万维完成对奇点智源收购后,二者潜在的收益分成争议或许得到了解决。

但核心问题在于,昆仑万维此番收购是否可以给其业绩提供助力。

深交所对此也发出了“灵魂拷问”。

6月15日,深交所对昆仑万维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

“请你公司用平实的语言说明打造全球领先的AGI平台的可行性,包括但不仅限于新领域的行业竞争情况及门槛、专业的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储备等,进一步说明本次决策是否审慎合理,是否有利于提升公司经营质量,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深交所指出。

昆仑万维的股价确实在AI题材的助力下一路走高。

自昆仑万维今年4月10日发布LLM“天工”3.5,市值就一路高歌——6月15日收盘总市值高达665.72亿元,较4月10日累计上涨了34.07%。

但昆仑万维进行中文版LLM的训练是否具备足够的优势,仍然是外界的困惑。

作为互联网平台出海企业,昆仑万维的核心产品Opera主要为海外用户提供浏览功能。2022年,海外地区为昆仑万维贡献了超7成收入。

如此背景下,昆仑万维中文数据要素是否充沛,显然需要打上问号。相比之下提供中文搜索引擎的百度、三六零的中文语料库则更加庞大。

民生证券分析师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吕伟认为,拥有搜索引擎等高质量数据的公司、掌握音箱等物联网终端数据的公司以及垂直行业有绝佳数据卡位优势的企业,或将在未来AI竞争中掌握主动权。

如此来看,昆仑万维在中文搜索等境内业务的缺失,可能成为其发展中文LLM的短板。

另一方面,LLM的训练成本也是潜在的资金压力。

国盛证券估算,按照今年1月平均每天约有1300万独立访客使用ChatGPT,对应芯片需求为3万多片英伟达A100GPU。

按照目前A100 GPU市场单价已达15万元计算,则一个月就要“烧掉”45亿元。

如此背景下,昆仑万维28.63亿元的增资可以持续多久仍然是疑问。

事实上,昆仑万维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的期末现金余额仅为12.56亿元、流动资产为35.17亿元。

与此同时,昆仑万维的“主业”表现平平——2022年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7.36亿元、11.53亿元,分别同比下滑了2.35%、25.49%。

摆在昆仑万维面前的难题还有很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