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鹏:全球资本避税,引发“财政窘境”,西方国家如何破局?| 见证逆潮解读4

全球都在对资本征税以补偿劳动者,这是通过财政和货币的双向调整来实现内部的结构性调整。

【见证逆潮4】全球资本避税,避出“财政窘境”,西方国家如何破局?

加入「见证逆潮·付鹏读书时间」

《见证逆潮》这本书的意义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1980年左右,处于里根大循环中的美国完成了经济的重要转型,这一点可以通过观察美国的财政数据得出结论。从二战后一直到1970年代,之所以会出现保罗·沃尔克时期的大通胀,除了供应端的因素,包括中东战争对全球能源的影响以外,西方社会自身需求和生产环节的反馈依旧较强。

所以,在1980年代之前,可以说二战后的西方社会和中国早期的经济发展脉络是非常相似的。无论是生产部门、消费部门还是居民部门,都能够形成正向反馈,从固定资产投资到基础设施建设,产出都呈现出相似的状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