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4.8 2021年周期品行业展望(二)

作者: 笃慧
字数 2,775
阅读需 7分钟

加入周期品大师课《周期品投研方法》

4.8 2021年周期品行业展望(二)

 

本期内容

各位华尔街见闻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笃慧。

这一课我们再讲房地产,房地产、基建是怎么也绕不过的话题。而且房地产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这轮地产调控比以往要早很多。

2020年7月底,国务院逐步开始新一轮的房价调控,这轮地产调控跟以往地产调控有所不同,不同点在哪里呢?房地产过去几年都是因城施策,中央从来就没有出手过,而这次中央出手了,这是与以往最大的不同点。为什么中央要出手呢?

我们说过去几年房地产市场一直是繁荣状态,根本就没有衰退过。五六年的地产牛市造成的后果是什么呢?它偏离均值的时间和幅度过大,形成了泡沫,而对于泡沫的处置,政府面临两难的抉择。

第一,政府选择“摁”,第二,选择不“摁”。对于“摁”,在2020年6月之前,政府并没有明显表态,大家都知道把地产“摁”下去,经济肯定承受不了,因为在2020年4月之后,中国经济的恢复主要就是靠房地产。虽然我们口头上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但实际上每次地产都成为刺激经济的手段。但是若不“摁”住它,一二季度货币下去之后,钱依然是往地产上流的。因为这轮周期没有过渡到工业企业的资本开支周期,制造业拿到钱之后不扩张产能,钱就从各种渠道依然流向房地产。

所以我说制造业没有投资意愿,与2003年到2005年是完全相反的,这就会造成资产价格泡沫。资产价格泡沫形成之后,钱也往地产上流,如果达到泡沫顶部,进一步膨胀,就意味着中国经济未来软着陆的概率就会越来越小。就像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说的,这是一个灰犀牛。

如果在泡沫顶部,政府希望用时间来换空间,所以在2020年7月底开始房地产调控。这轮地产调控不同点来自哪里?央行一方面非常强硬地推高利率,一方面非常强硬地要求企业去杠杆。两边共同施压,这对中国2021年的房地产市场的压力会相对比较大一些。

但是这轮地产调控依然留了一些口子,口子在哪里呢?

从防风险角度来看,房地产商和银行的风险很大。从去杠杆角度来看,先压的是供应,再压制需求,并不是两边同时压。因为需求就是利率。2020年8月开始三道红线,10月、11月和12月地产销售情况非常好。但是这个四季度地产销售的好,与以往地产销售的好是有所不同的。

以往地产销售的好,往往是量价齐升,价好量也好,就像2020年12月和2021年1月的上海地区一样。但全国却不是这样。从全国的房价数据来看,2020年10月、11月、12月是量好价不行,因为在三道红线的压力下,房地产商最优的选择是加速推盘。加速推盘会导致供应增加,之后价格就会下降。整体来说,从房价环比数据来看,就像前面几年上海跌不代表全国跌,而2021年1月上海涨,也并不代表全国涨,其实全国涨幅是趋缓的。

房地产商以价进行换量,兼压供应,但是没有扩大需求。因为2020年从利率政策来说,短端利率和长端利率都已经往上走了,但是贷款利率到目前来说,传导会相对比较慢一些。2020年这些银行的让利行为导致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上升了,但是贷款利率包括房贷利率的上行幅度相对比较有限。

所以这只是一个传导过程,不能指望银行一辈子都做活雷锋,后面随着利率的传导慢慢起来。现在利率不再往上走,但是之前的贷款利率一直没有传导过来。如果后面利率一旦传导上来,整个房地产销量下降,就只是时间问题了。所以2021年甚至2022年的房地产周期都会面临比较大的压力。

我们再讲讲基建。基建投资有两种统计口径:一种叫含电力的投资,一种叫不含电力的投资。为什么有两个不同的统计口径?其实真正的基建投资有三个子项:交通运输、水利和电力。其中电力不是由政府投的,主要是由国企和央企去投的,像国家电网,而交通运输和水利这两项主要是由政府投资的。

在正常情况下,2020年大家肯定对交通运输和水利抱有最大希望,认为它们应该跑赢整体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因为制造业投资一定会受到疫情对经济预期的影响,制造业投资肯定不太行。而政府投资又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那么交通运输和水利投资应该一枝独秀,跑赢整体的固定资产投资的平均增速。

但实际上到2020年年底,整个交通运输不含电力投资是非常差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意愿。过去几年,地方政府的事权在不断上升到中央,再加上地方政府考核标准的变化,从单一的经济考核指标变成多项KPI的考核指标,经济占比的权重在下降,因此地方政府的动力也并不是很强。2020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也未对整体基建提供很大的驱动。

另外一方面,不是由政府投资的电力投资反而在2020年成为真正拉动基建的因素。电力投资的增速达到18%,这是非常非常高的一个增速。但电力行业在过去几年并不是个被看好的行业。变盘信号发生在2020年7月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4月份政治局会议和7月份政治局会议的基调是完全不一样的。2020年的整个政策是非常易变的。在4月份的时候,政治局会议主要强调当时政府对整个经济的判断是比较谨慎的。前面讲到,政府对整个经济的预期是最关键的,因此在4月份它判断经济比较谨慎,这说明它的工作重心是放在了短期的防疫和稳增长上。而到了7月份的时候它认为经济是超预期的,因此当月的政治局会议又把工作重心从之前的防疫和稳增长中完全跳脱出来,强调稳增长与防风险并重。

防风险是什么时候提的呢?2018年年底,国家把防风险提到一个很高的状态,强调打持久战,强调一些结构性问题,要跨周期调节。结合央行的行为来看,央行已连续五六个月收紧货币了,按照央行自己的说法,危机时候要灵活,危机过去要适度,就是要由松到紧。2020年的货币政策领先于实体经济实现正常化。如果央行的行为已经发生变化,国企、央企包括银行的行为,大概率后面也会逐步正常化,也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所以,从2021年来看,对于基建的投资,第一是没有意愿,第二是政府投资的强度不大,第三,国企和央企在配合中央政策的时候,也难以有很强的持续性。所以2021年,基建和房地产很可能也是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

从需求端总体来说,我对工业品并不是太乐观。从工业品的结构来看,中国需求占比非常高的商品像黑色,2021年可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构,黑色有可能只存在于2021年的二季度,因为钢铁是一个典型的季节性非常强的行业,旺季的时候建筑业需求才往上走。

同时从库存周期角度来说,因为2021年绝对价格很低,贸易商冬储的意愿不足,所以,现在库存低,后面旺季来了后,就会形成偏差,可能会阶段性存在一个上涨的窗口,但是从长周期来说,黑色金属2021年并不太好。

再加上产能周期,2016年到2018年三年盈利改善,资产负债表修复,到2018年,大部分企业没有过渡到工业企业资本开支周期,但是钢铁行业包括一些炼化行业,以及像水泥这些建材行业,是过渡到工业企业资本开支周期的,因此制造业投资局部已经起来了,可以说2018年的投资到2020年的确实现了产能。

2020年到2021年,钢铁行业有大量的新增产能投放,所以库存、产能、需求三个周期合到一起来看,整个钢铁行业可能具有局部的阶段性机会,并不存在一个跨度很长的机会。

第二块是有色金属,有色金属或者说工业金属的外需占比很高,因为全是看中国。但是有色金属的占比仍没有黑色高,比如铜可能内外各占一半,同时有色的金融属性会比较强一些。

美国的经济复苏是方向性的,但斜率很可能比大家想的要低一些,但是至少它是往上恢复的。所以2021年,对于国内需求和海外需求来说,海外占比比较高的商品可能会相对比较好一些,比如能源或者软商品领域。但对于工业金属,我认为有色金属在2021年很可能是一个小涨状态,而黑色金属则从大方向来看应该是往下走的。这是我对2021年的一个大概看法。

这就是今天的所有内容,谢谢大家。

- E N D -

加入周期大师课《周期品投研方法》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