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大类资产框架加餐2: 付鹏 X 大师访谈录——如何把握后疫情时代的宏观变局和投资配置(中)

作者: 付鹏

戳此加入学习付鹏的<黄金投资大师课>

加餐2: 付鹏 X 大师访谈录——如何把握后疫情时代的宏观变局和投资配置(中)

本期内容首发于 黄金大师课 2020年7月9日 链接

本期内容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华尔街见闻出品的大师访谈录,我是主持人周宏。

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付鹏毕业于英国雷丁大学,先后任职于雷曼兄弟、所罗门国际投资集团,拥有10余年的对冲基金工作经验,对全球资本市场大类资产之间的轮动,以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把握有深刻的理解。曾对2008年金融危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并参与了2008年著名对冲基金狙击英镑的全过程。目前他担任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付鹏在华尔街见闻大师课中,从大类资产配置与交易的核心议题出发,系统梳理了大类资产的底层逻辑与投研交易心得,已推出《大类资产框架手册》和《美股投资思维特训》。而黄金被认为是2020年投资者必须看懂的资产,如何把握黄金未来的投资机会、如何搭建最实用的贵金属市场分析体系,见闻大师课再次邀请付总为大家解读。 付总好。

主持人:我们回到黄金这个主题,特别希望付总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现在觉得黄金的分析框架是什么样的。

付鹏:第一,在大部分时间的中观维度,黄金就是一个实际利率对标物,就是接近于货币的一种商品,但本质上反映的是美元的实际利率。实际利率分成两个,名义利率和通胀,所以不是说通胀黄金上涨,通缩黄金下跌,不是这样的。

实际利率实际上是名义利率和通胀之间的速率差,也就是简单讲,通缩的话,如果利率下行更快,它也可以涨;通胀的时候,如果利率上行更快,它也可以跌。所以这里最简单的,就是做两个变量的差值,不是一个绝对性的因素,这是中观。

但实际利率反映的是主权信用的风险,也就是简单讲,你的债务越高,信用风险越大,利率水平越低。但是利率水平是有底的,而债务风险是无上限的。现在我们就需要讨论这个问题了,因为我们的实际利率和名义利率在地板上,也就是如果基于这套中观路径,你会觉得黄金已经没有空间了,因为都趴在地板上了。

但你要考虑的是,利率有底线,而债务和信用无上限,所以当黄金创出历史性新高的时候,它将反映的不是简单的名义利率,而是利率已经无效,并且我们将转向政府信用和债务的风险。这个阶段应该是黄金波动率最高的时候,从这开始我们就应该考虑政府怎么办了。政府默许的是自己信用的坍塌或重塑,如果政府重塑,当然黄金就会跌回来了。

但是你要知道怎么重塑,按照历史上的经验,1970—1985年的重塑是干掉日本,再往前的重塑是替代关系,就相当于把英国替代掉,那就是二战。所以现在看债务和杠杆是像极了1970—1985年的状态,无非就是看用什么方式去解决,是以战争的方式解决,还是以存量中间干掉对手来换取时间。这两种解决方式其实对中国都不是很友好。某种程度上黄金越涨,全世界也是越危急的,这句话是真的。

主持人:您能稍微再讲一下重塑的含义吗?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